不是以前那個爛的

 孫群娣口述 梁婉君整理 

一九九八年,我在大陸已感到身體不適,全身腫脹無力。二○○二年五月身體不單疲累,更出現嚴重貧血,便決定來港就醫,也期望與丈夫重聚。豈料,丈夫見我有病,便棄我而去。後來社工提議我往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接受檢查。經過檢查後,醫生不但給我輸了六包血,更證實我患上腎病。但為了方便我住上水的表姊來探望我,醫生便把我轉往大埔那打素醫院。由於我表姐和表姐夫恐怕我的病會傳染給他們,不准我住在他們家裏。姑娘只得把我轉介到仁愛之家,我在深水埗那邊住了個多月,因為當時已是無處容身。

當醫生證實我患上腎病後,我不但心情沉重,人亦開始變得很暴躁,而且常大罵醫生說:「你做醫生識唔識醫人的,我已經有病,你還抽我這麼多血!」醫生見我的態度無理,不太願意理我。後來我要接受手術,因為醫生說:「如果你不接受手術就會有生命危險,分分鐘都會死。」當時我真的無法接受這殘酷的事實。心裏想:「我那麼年輕,我真不甘心就這樣死去。」但我又很懼怕,若然我的手術失敗了,又有誰來照顧我在鄉間的兒子呢?

這時,認識了醫院的湯院牧,她很關懷我,並介紹我認識中華完備救恩會大埔堂的石師母,她們把主耶穌介紹給我,並幫助我去面對手術和洗腎的日子。雖然現今仍要接受洗腎,但心裏感到很開心,因為不但有弟兄姊妹的支持,更有主耶穌的愛,祂更改變了我。現在,每當醫生看見我都會奇怪地問:「你現在改變了很多,為何你現在可以這樣開心呀?」我回答他們說:「因為神愛我。」我亦會問醫生們有無返教會,有些醫生說有返教會,有些說沒有。 我向他們說:「醫生你一定要返教會,因為神好愛你。神不是愛我一個人,醫生,神都愛你啊!

當我返到大陸探望我的爺爺奶奶,對他們說:「以前你們對我很惡,所以我很想殺你們。當時甚至連自己兒子我都想殺。但現在我信了耶穌,承認過去所犯的錯。現在我不單不想殺你們,甚至願意原諒你們,因為耶穌愛我。」他們很希奇我的改變。還有那把我拋棄的丈夫,過去我曾這樣對他說:「我總有一日都會殺你的。」所以他很懼怕我,在我信耶穌後亦有致電給他,並對他說:「我現在信了耶穌,唔會再殺人放火了,你放心啦。」現在我不但饒恕了他們,關係也因著主耶穌得復和了。

石師母協助我申請公屋,教會的一位姊妹又陪同我們返大陸,把居於內地的兒子接來香港生活。以前初到香港,我甚麼都沒有。但現在我們很豐富,更被分派居住於兩房一廳的廣福村。許多人問我:「為甚麼你們可以分配得這麼大的公屋?」我說:「是神給我的。」更有人對我說:「你真不像患有腎病,又食得、又講得、又笑得。」我說:「是神給我又食得又講得又笑得,神愛我。」因為這全是神給我的恩典。

神不僅讓我得著豐富,祂更給了我一個很懂事的兒子。我的兒子曾對我說:「媽咪,我現在很開心,你改變了。」我回答他說:「因為神改變我,如果不是祂改變了我,你無命,我都無命。」雖然他只有十一歲,但他自己返學,讀書成績不錯,只是英文差一點,他亦很懂事,不用我擔心他,所以我可以做自己的事。我除了可以參加團契,更能夠參加禮拜二、四教會的祈禱會,並與傳道人探訪教友,神的愛真的很豐富。

早前我有一位住在大陸的叔伯來香港旅行三個月,一個鄉里的姊妹對他說:「叫群娣出來飲茶啦。」他說:「邊個群娣呀?」她就講我鄉下的名字,他說:「群娣不是死了嗎?」當我聽後,回應說:「我未死,我感謝主,我現在很開心,有神愛我。」因為現在我才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群娣,是新的,不是以前那個爛的,他們個個都好開心見到我有神愛我。他以為我死了,我未死呀!而且生活得很開心。

現在我雖仍要接受覆診及在家洗腎,但可以適應,也沒有妨礙我的生活,像正常人一樣,只是我膚色較為黃,身體較為瘦一些。我初時也害怕見自己是這樣的,亦很擔心不能煮飯、又驚死、又驚這樣驚那樣。但現在我不懼怕了,因為有神看顧著我。

* 本文作者經由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院牧室邀請撰稿,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