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闖癌關,活出新命

 勞念慈 

2003年對於香港大部份人來說是驚惶失措的一年,因為非典型肺炎(SARS)一役,讓我們意識到原來人是無法掌管生命,亦無法控制命運。然而對於我來說,我不但像其他人一樣面對SARS帶來的威脅,更在同年七月,赫然發現自己罹患乳癌,癌細胞已擴散至十多個淋巴結,及至肝臟亦已發現兩個腫瘤,醫生診斷為第四期,即末期癌症。根據醫學報告,末期癌病的存活率幾乎是零,基本上它是無法根治。

那時我的第一個感覺是─死亡,而它竟是那樣的接近。我頓時感受到生命是如斯短暫,瞬息間可以消逝。我像是其他癌病患者一般,仿如驚弓之鳥,徬徨絕望。不明白為何上天叫我來到這世界,又叫我匆匆而走。我還有很多事情等待去做,我的雙親需要我侍奉,我的丈夫需要我相陪,而我的兩位幼兒(當年四歲及七歲)更需要我照顧。想到這些,我的眼淚洶湧而出,我應該如何面對這次噩運呢?

我腦海裏第一時間想起了主耶穌,我滿眶熱淚向祂呼求禱告,求祂與我同在,帶我走過這個死蔭幽谷。禱告之後,我的心滿有平安,對死亡彷彿沒有那麼大的恐懼,而對於前面崎嶇的路添了一份信心和盼望,我感受到神已垂聽我的禱告,聖靈有說不盡的歎息為我祈求和作出安慰。

就這樣我開始了一連串的治療。首先做手術,把五厘米大的腫瘤和腋窩內的大部份淋巴結切除,然後開始了連續十八星期,共十八次的化療,接著做了一年八個月,達三十一次的輔助性化療,兩年化療期間另外完成二十五次電療,每天更要吃抗癌藥物去控制病情。

化療電療對於癌病患者肯定是人生最幽暗的旅程,我猶似監禁在煉獄中,療程中的副作用:嘔心、腹瀉、禿頭、口腔潰爛、關節疼痛、神經麻痺,站著時足底如履針氈,有些時候就連拿起水杯喝水的氣力也沒有,至今那份自憐、孤單和失落的形像仍舊歷歷在目,我想經歷過的人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然而靠著神的恩典,我的肉體奇蹟地一天比一天強壯起來,祂更派了很多「天使」幫助我,不論是醫生、教會的弟兄姊妹,甚至是一些不認識的人到我面前安慰我、鼓勵我,沒有祂的慈愛和應許,相信我不會重新得力站起來。祂不但在肉體上醫治了我,更重要的是心靈的醫治。

昔日的我,雖然信主快三十年了,但從來只局限在頭腦上的認知,很多時候更加是有事去求,無事就忘記得一乾二淨。發病前的七年,更為了家庭和事業等藉口停止了返教會,終日只是營營役役的為準備自以為美好的將來而活,忘記了地上的一切終歸塵土,我們的生命只是客旅。當自己患病時才實實在在體會到生命的無常,明白到縱使昔日在工作中賺取過無數的掌聲,到頭來只不過是徒然和空虛呢!神藉著這病微聲的呼喚我:「我的孩子,回轉吧!」原來人在苦難中願意將自己的生命交回神掌管,仍會經歷到祂的豐盛和慈愛,即使路途崎嶇,依然可以擁有一份屬天的平安和喜樂。

2004年12月,我的癌細胞開始受控制,病情亦已穩定下來。一天,我望著遠處蔚藍的天空,主彷似在天邊的盡頭向我微笑,我向祂禱告說:「禰對我的愛何等偉大,我能做些甚麼回應禰的愛呢!」此時,有一把溫柔的聲音對我說:「把你的經歷寫下來吧!」我立時的反應是:「沒有可能!」因為當時的我不論體力和心力都是在交瘁的景況中,我怎可能做這樣的事呢?自此以後的一個星期,每次禱告中,神卻多次呼喚我。我知道這是祂的旨意,我知道若然祂說我可以,我深信必定能成,神就是要在軟弱的人身上彰顯祂的大能。

我在2005年至2006年間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把病患時與主相遇和祂如何愛我們到底的心路歷程寫下來結集成書,並於2006年12月中出版了。這本書的名字是《勇闖癌關.活出新命》。我禱告希望它能幫助癌病患者,尤其那些未信主的病人,成為他們的祝福。書名的意義是每一位病人都希望能闖過癌病的關口,但這並不是我們人生終極目標,癌病的來臨是要我們重新反思生命,再次找回起初屬於神的身份,回歸神的身邊,活出「新」的生命和「新」的使命來!

* 本文作者經由深水埠區醫院院牧事工邀請撰稿,謹此致謝。又上一期〈原來生命不是在我手裏〉余德泰醫生的見證,原載仁濟醫院院牧事工委員會十五週年感恩見證集《永生情緣》,承蒙允准轉載,在此一併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