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救的豈止是一些人

 羅杰才 香港醫院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四川汶川發生了八級大地震,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即日趕赴災區,指揮搶險救災行動,並馬上調動總數達十多萬的解放軍參與救援。但根據國務院抗震救災指揮部截至5月21日中午12時發佈的消息,災難發生後的黃金搶險時間,十多萬的解放軍,再加上不少的志願人員、當地區民,卻只能在倒塌房屋下救出生還者6,452人。

僥倖被救的,其中不少最終仍因傷過重而死,一些則要截肢才可以存活,一些則要面對不同程度的傷殘。投入如此大的人力物力,並且要救援人員冒上如此大的危險,卻只能得到這樣的結果,可能會有人感到失望。但相信不會有人覺得不值。

毫無疑問,從肉身生命和有形財產而言,災難只會造成傷害和破壞;但從精神或靈性生命和無形的財富而言,災難卻恰好是焠煉和提昇。因為災難促使我們重新注意甚麼才是最重要和最有價值的。

就以災後的救援行動來看,十多萬人冒上生命危險,不分晝夜的在廢堆中挖掘被埋的死傷者。他們並不是事後才知道結果是那麼教人沮喪,而是在事前已經知道成功的機會是十分渺茫。但他們卻依然是一往無前的趕赴災場,參與這危險和沒有勝算的救援行動,為甚麼呢?

如果按慣常的商業考慮,用投資與回報的比率作行動的指引,這趟的救援行動肯定是不可能啟動的了。因為當八級地震發生後,災場所見,一切有價值的東西都差不多被埋了,跑不動的,不死亦重傷了;即使救活,也不大可能對社會有甚麼貢獻,相反更會成為社會的負累。如果我們把這次救援所花上的人力物力,放在建設上,肯定會有更多的效果。

然而,除非我們是冷血得很或無知十分,否則,即是明知這樣的救援,不單不會有「合理回報」,而且甚至會造成日後更重的負擔,但我們還是會照去不誤,為甚麼呢?

因為在災難中要救的,豈止是一些人?而更是人與人共同生活的一份依存感;還有人肉身之外的價值。因此,無論是大災,還是小難,如果當有人陷於險境,在安全的人,唯一能考慮的就是如何施予全力的救援,而不是去評估行動的結果的得失,否則我們的社會就會支解崩離了。

救災的行動,固然有些悲劇性和戲劇性,並且不常遇上,也不希望遇上。但在我們平常的生活中,一些陷於困厄待援的人,卻無處不在。如果我們認同人與人共同生活,要有一份依存感;人肉身以外,還有不朽的價值。那麼,我們其實不必等到災難發生,也不是必要到達災場才能行動。因為,我們的「鄰舍」就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