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顧臨終者

 謝達明 廣華及黃大仙醫院主任院牧/香港伯特利神學院臨床牧關教育(CPE)副督導 

一般來說,人在臨終階段,他們的生理狀況都是十分差,身體機能多會出現衰竭,需用各種儀器輔助,不少人更是神智不清或陷入昏迷狀態。他們的認知能力(consciousness)會較低,但潛意識(sub-consciousness)卻很高;雖然他們可能不能對外在的人或物作出認知和回應,但他們仍能感受人的關心,聽覺亦沒消失,而且有著很大的心靈需要。這正是關顧者必須留意和掌握的,以便能在有限的時間裏切適地關懷將要離世的人。

臨終者的心靈狀態及關顧需要
1) 感慨良多

差不多每一位臨終者都會對自己的一生作回顧,其中有不少會表白自己種種的內疚和遺憾,特別有一些人可能過往與親人的關係惡劣,更是耿耿於懷。曾見過不少臨終者帶著鬱結,無法釋放;在這情況下,需要一個合適的中間人,鼓勵家屬主動與臨終者說話,並向他表示原諒和接納。家中有身份的長輩,或被認同的成員、教牧人員、院牧,都會是這個合適的中間人。當臨終者能從親人口中聽到肯定的說話,將會得著莫大的安慰和釋懷。

若臨終者神智不清,未能直接表達內心的感受,我們也可以透過與家人的談話,掌握他的心靈需要,並給予最佳的關顧。除了修補和復和關係,亦可引導家人對臨終者表達讚許和感謝,讓臨終者得到親人的肯定和祝福。

2) 恐懼不安

面對死亡這個未知的經驗,絕大部份的臨終者都會感到恐懼,他們可能會有許多想像,有些人更會表示自己見到黑暗的使者或地獄的景象;亦有些人會表示自己見到天使或天堂的景象等。不論這些經驗是否真實,臨終者對於「靈界」的事物確實會特別敏感。所以我們要先瞭解他的經歷和原因,不可一概的否定或肯定,但這方面的判斷和處理,則需要一些有經驗的人,院牧在這方面或許能幫得上忙。

曾有一位彌留的婆婆表示,她看見有黑暗使者捆綁她,她便掙脫奔跑,後來看見一個發光的十字架,她呼求主救她,頃刻之間,所有的黑暗使者都消失了。當她與我分享後,我鼓勵她全心信主,最後她也決心歸主,安然離世。在院牧服侍中,間中也會遇上這一類的個案。

3) 擔心牽掛

臨終者往往都有一種捨不得的情懷,特別是一些還未到壽終的人,他們有很多牽掛著的人和事。我們要鼓勵他們把這些未了的事情和心願說出來,甚至找人代他寫下來,使他感到放心。更可以鼓勵他們為這些牽掛的事禱告,將一切的重擔憂慮交託慈愛的天父。禱告時要帶領臨終者仔細的將每一樣事情交代,即使他或許不能開聲,卻要他在心裏跟著說。因為當臨終者能夠把心裏的包袱一個一個的卸下來,他在離世時才不會仍然牽慮重重。

有一位曾經在黑社會浮沈的臨終者,他臨終前渴望能一見以前與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和幫助他改邪歸正的社工,與及分離多年的女友,我們輾轉地終於都找到他們,他們也趕及到醫院見他,更陪伴他度過最後的日子。我很感恩見到這位臨終者心願得嘗。雖然未必每一個人都能無憾而終,但若能為一個臨終者多走一步,他們必定更能無憾而終。

4) 信心軟弱

對於已信主的人,也有在面對死亡時會顯得信心不足,我們可以從聖經或別人的經歷給他們鼓勵和堅固。若是他在臨終前信主,則宜用淺白的說話,握要地將主耶穌的救恩講述,若有需要,甚至可以重複的講。好讓他知道主會與他同在,會賜他永恆的生命,將來亦可與親人重聚。

對於臨終禱告或洗禮,這些並不僅是一個禮儀,更是要讓臨終者得著平安與祝福。因為禮儀是一種強而有力的方式,能幫助臨終者的信心更加堅定。在每一次為臨終者禱告,我們都要把臨終者的心情表達出來,包括他們要感恩的、要交託的或祈求的事情,讓他感受到「我的事情和需要,上帝已經知道。」若然臨終者有機會得到臨終的祈禱和祝福,不論是對病人或病人家屬,都是一份寶貴的禮物。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賽42:3)誠然,生命的盡頭也許並不好受,但主的恩典和憐愛,卻是足夠。在人生最後的一程,祂能夠觸摸我們心靈的最深處,但願每一個病人都能帶著尊嚴、祝福、安慰與盼望而離開。


謝達明院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