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寧願不要這個第一

 劉振強 

我出身平凡,是家中的老二,但卻是「中國與香港地區第一(全球第三)個」病人患上TENS (toxic epidermal necrolysis) with gastrointestinal tract involvement-一種罕有的腸病,加上Stevens-Johnson Syndrome,一日腹瀉肚痛三十多次,在威爾斯親王醫院住了七個多月。感謝主!祂保守看顧帶領我經過死蔭幽谷!

去年三月一日晚,肚子忽然痛得很,全身發熱,彷彿被萬針拮。忍痛直至三月二日晨曦終於入私家醫院求醫,醫生幫我打了枝針後,接下來全身出紅疹、腫脹、不停肚瀉,醫生當時懷疑是一種失去自我免疫力的長期病(但不肯定);考慮到病因未能確定及未知住院需時多久,和家人及醫生商議後,轉來威院時為三月九日,我身體的情況已經很差,只記得在急症室的醫生說「為甚麼這麼遲才進院?」我當時心裏很擔憂,我會死嗎?我有甚麼事未做,要交待的呢?我妻子女兒怎麼辦?跟著入手術室,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被轉送到外科病房,期間經過一條又長又黑的走廊,我感到很恐怖。在病房裏,我經歷人生第一次最屈辱,最難忍受又無能為力的一趟,就是護士為我套上尿袋,我感到失去了自尊。

之後轉到內科病房,醫護皆對我很好,可是我的心情仍未能釋懷。七個多月的病房生活是苦悶的,看盡人間百態,悲歡離合,更有一種很強烈的被遺棄在醫院的感覺!我也不斷自責,對不起太太和媽媽,她們輪流來照顧我,很頻撲。我身體軟弱,有時會神智不清,也試過語無倫次,她們一定很憂心!可是她們又假裝沒甚麼,看似冷靜的為我打點一切,悉心照顧我。我曾許諾要令太太一生幸福的,現在卻要她為我擔憂,我的心碎了!看著媽媽她老人家一天天地瘦下去,實在心感內疚。

我自小在基督教學校唸書,相信有一位造物主,可惜,長大後,因為工作,貪玩及愛自由的我返了半年團契便遠離了神!記得入威院那一晚,我向上帝認罪,求祂憐憫,若我罪不致死,給我醫治;若我罪以致死,叫我少受苦楚之下離開人世,免除我肉體的痛苦。今天,我知道上帝已經把我的性命留下來,賜恩給我及家人。

我每天都不停的肚痛及瀉肚,每當我痛楚難當的時候,我總為自己的過錯,求神赦免,然後求祂降低或消除我的痛楚,不知怎的,總在禱告後得到回應,神把我的痛楚消除或減退:在這些事情上,我深信是神的力量及慈愛。五月初,我瀉肚的次數已下降到十數次,身體仍是虛弱,仍要進行很多測試。我求神憐憫我,差派天使照顧我!

那時,我的主診換了一位女醫生,初時我很不高興,及後當我知道她是基督徒,我便明白神再次聽我的禱告。同期間,高院牧、潘院牧、浸信會的輝傳道和禮賢會的陳牧師先後來探訪我,他們常用神的話語和我分享,安慰我,為我禱告,感謝主!亦由那時開始,我的心情平靜下來,醫療過程雖有很多試探,我也一一跨過。有一趟,潘院牧問我是否已決志,我說還未曾,因為我不清楚自己是否已有足夠準備,要守一些規則呢?他帶領我清楚的決志相信主耶穌,成為神的兒女。翌日,平時躺在床上所看到的方格天花板,竟然變成多個十字架,不但令我喜悅,更令我驚嘆神的力量,原來神一直在我身邊,只是我們常常被其他事物分散心思意念罷了。

感謝主!祂保守看顧我,用了七個月的時間使我歸回祂那裏,給我更新的機會!我重新反思我的人生意義、信仰、健康、家庭、工作。我對主的愛加深了,對太太的愛加深了,而最令我感到驚喜的是太太亦開始禱告了!我現在盼望在未來的日子能為神作見證,使更多人認識主及信靠主。

原文曾刊於沙田區醫院院牧通訊2008年2月號,蒙允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