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福音 開展院牧

香港的院牧服務,以1984年在港島區葛量洪醫院開始有駐院院牧為分水嶺。因為這是基督教院牧進到公立醫院的起點,「院牧服務銀禧情」亦是由那時開始計算。特以一連六期〈銀禧倒影〉,回顧過去的歷史,作為前進的指南。

戰後的香港,百物貧乏,但卻有大量人口由北方移居,及後隨著工商業發展,社會急劇變化,因而政府在房屋、教育、醫療各方面都進行建設。至七十年代,香港藉工業的發展,已躍升為亞洲小龍;與此同時,在戰後出生的新一代,亦已投入社會各行各業,他們是越過了農業和手工業,亦是和西方接軌的新年代。在眾多有機會受教育的年輕人中,其中不少是受到基督教的學校和教會所薰陶。他們在投入教育或醫療工作之後,仍茲茲不忘如何作光作鹽。當年訓練護士的主要基地為那打素醫院和聯合醫院,這兩間都是基督教醫院,其中一些在醫院工作的基督徒組織起團契,在醫院中傳福音,院內的基督徒便一呼百應起來。他們下班後就進行床邊佈道,或舉辦午間崇拜、福音聚會等,今天常說的職場服侍,其實40年前他們已經實踐了。

到了七十年代的後期,香港社會漸趨富裕,而且對海外的瞭解亦越加清楚,所以在各方面的要求亦不斷提高。其中關於醫療方面,一些教會領袖和基督徒醫療人員就提出「全人醫治」的訴求,並且列舉出在外國的醫院設有院牧,關顧病人的靈性需要。他們在1979年舉行了「香港醫院福音事工研討會」,並在會後發表了《全人的醫治報告書》,為日後院牧服務的開展,吹響了號角。

當日的大會雖然仍然以「醫院福音事工」為主題,但內容已觸及「全人醫治」和「心靈關顧」,為日後院牧的出現,開了出路。現任靈實護養院行政總監的林祟智醫生,當日就以「醫院福音工作之聖經基礎與全人醫治」分享,而李炳光牧師作為大會主席,一開始就指出「醫療不再單指向身體的疾病;而是『全人的醫治』,這種觀念絕非標奇立異,故意創新……。」

而大會的執行委員會主席,現任大學會堂主任的謝任生牧師,當時他是將軍澳醫援會的院牧,他在編輯《全人的醫治報告書》中指出:「從表面上看,香港的醫院福音工作似乎是相當活躍。在全港44間醫院中,已有17間成立了護士團契或醫院基督徒團契。在醫生的行列中,也組織了香港基督醫學團契,擁有會員80多名。在教會的參與上,有些醫院已有不少教會或教會團契作經常性的探訪、個人佈道、佈道聚會等工作。這的確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可是從整體性及長遠的推展角度來看,我們正感受到一些隱憂。在資料與組織上,長期以來,我們都缺乏本色化的工具與研究工作:目前仍未有一套專為醫院撰寫的福音單張,病人個人佈道手冊,醫院專用的錄音視聽節目,以及決志信主的病人栽培資料等等。在組織上,香港基督徒護士團契的確費了很大的努力,可是,迄今仍然缺乏一個專門機構充作全時間的推動和聯絡各醫院團契的工作,溝通醫院團契與教會的關係。提倡及教導醫院福音事工的課程。」

感謝神,這次研討會的圓滿舉行,促使香港的醫療福音事工接上轉軌的機會,連上了日後出現的醫療改革和迎上醫院「全人醫治」的大方向。這次研討會蒙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及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贊助,出席者又是護理界的弟兄姊妹與非護理界的弟兄姊妹參半,足見教會對醫院「禾場」的重視。及至時候滿足,當各樣條件都漸趨成熟,再加上有使命感和擔當的人起來行動,院牧服務在1984年出現了歷史性的突破-首次有公立醫院接受基督教院牧駐院提供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