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等多久……

沒有過不去的事情,只有過不去的心情。~戲劇對白~

連月來社會上發生的事,無論意見如何、回應如何,甚或最後結果如何,都會成為歷史,都會過去,但在我們心裡留下的傷痕卻不易揮去。這段歷史帶來的影響已遠超政事;所付上的代價亦無法輕易計算。有人說:「可能醫院內比起教堂裡會有更多的禱告。」今天,無論在大街小巷、室內室外,我們需要更多禱告,繼續為這城市及眾人的心靈求平安

為配合《慈聲》的出版,每期「給關心者的信」都需要在出版前個半月截稿。為免耽誤製作,我會盡力提前交稿。所以這些有感而發的文字,從寫下到讀者手上,差不多已經過個多兩個月的時間。

九月份的一個主日,應邀到教會講道,聚會前還是天朗氣清、陽光普照;聚會完畢,與太太會合午膳,正準備結賬之時,從餐廳看出去,天色變暗,已知不妙,果然驟雨瞬間傾盆而下,仍感恩還可選擇留在室內暫避片刻。過一陣子,雨勢還沒減退,卻明白要為別人設想,騰出位置給其他有需要的顧客,於是離開了餐廳。手上雖有一把小傘,心知於事無補,唯有躲在簷下避雨,同時想起經常聽到的天氣報告「間中有局部地區性驟雨及雷暴」。看著天空的烏雲、滂沱的雨勢,心中忽然泛起一點頓悟:忍耐、等候,切勿衝動、不自量力、螳臂擋車。起初以為只是過雲雨,不消片時便會雨過天晴。也許我對持續了十多分鐘的「片時」已按捺不住,心中自嘆:「這豈不正是我這段日子對自身、事奉及整個社會的心情!還要等多久?」

其實自知那天沒有急事要辦,只是那光著忍耐等候的感覺總不是味兒。隨後,想起盧永亨弟兄的作品:「我的天,為何總下著雨……」感謝聖靈適時的提醒:「雨過總會天晴,雲上仍有太陽。」原來一件小事,已顯出了我的小信,自問又怎能擔當大事!回家途中,陽光已熾熱地射進車廂內。人生長路漫漫,總是「間中有局部地區性驟雨及雷暴」。

笑於暴風的修養真不容易。眼看院牧聯會的累計不敷於下半年已急促升逾百多萬,雖知這非我一人所能改變的事,但難免心中問責,為著現在與未來的經濟狀況感到憂心。況且,今年原定的院牧事工聯合步行籌款,也因應近日社會上經常出現大型群眾活動,經合辦團隊謹慎評估後,基於公眾安全考慮而逼不得已決定取消,也是歷年來的首次。求主教我們仰望祂的供應,深盼仍然有你這位關心者與我們在逆境中一起同行,一起經歷。

您的弟兄
盧惠銓
2019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