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妳走完人生路

 楊佩君院牧 律敦治醫院
 

那天,院牧往紓緩科病房探望病人,行經走廊望向第一間病房,看到一位年輕的女孩子,或許因她這年紀而住在紓緩病房,吸引院牧上前探訪她。這位女孩雖然看來面容憔悴,但仍帶著笑容,院牧先主動向她介紹自己,她也告訴院牧可以叫她小雨點(化名)。小雨點於兩天前由另一間醫院轉來,她於三年多前確診腦癌,服食標靶藥後雖然有所好轉,但去年又發現在腦內另一個位置長出腫瘤,令小雨點的病情再次告急。小雨點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女孩子,她有一位姐姐,由於早年父母意外離世,自小就由舅父母撫養她們,舅父母非常疼愛兩姊妹,因著他們的悉心照顧,小雨點仍可在溫暖的家庭環境長大。所以坐在院牧面前的小雨點,給院牧的感覺是活潑開朗、非常堅強的女孩子,相信這也是來自她及家人的基督信仰。

起初,小雨點的身體不至太差,她能夠坐在病房的大廳與家人相聚及共膳,院牧也是在這場合第一次與小雨點的舅父母互相認識。舅父母是彬彬有禮的中年夫婦,舅母平易近人,多會與院牧分享小雨點的病况以及生活點滴。至於舅父,他卻很少說話,即使院牧關心他,也會借意迴避,院牧心想:舅父面對心愛的外甥女被病患所折騰卻又無能為力,心裡確是難受。所以當院牧走近病床探訪小雨點時,他大多數只點個頭就離開;亦有些時候,院牧關心小雨點時,即使他在其中,也會靜默不語。院牧心裡有著疑問:為何舅父會有這樣的行為表達?這看似對院牧的探訪不太歡迎。但院牧未有因此影響對小雨點的關懷,相反探訪的時間比之前更長。

有一次,小雨點再次注射標靶藥後產生副作用,她多次嘔吐,皮膚出現紅疹,非常辛苦,院牧站在小雨點的床邊陪伴她,舅父亦站在床邊無奈地看著小雨點……在這時候,舅父突然輕輕拍一拍院牧的肩膊,多謝院牧對小雨點的關愛。院牧回應他表示,明白他看到至親的家人受苦而產生內心的痛,因為院牧看出舅父的內心是非常難受,他不忍看到小雨點的痛及無助;同時因著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士,心中的情感不容易為家人所理解,更不想令太太擔心。就在這一次簡單對話裡,他開始向院牧道出內心的矛盾:一方面,心痛小雨點受標靶藥的副作用不斷的折騰;另一方面,若標靶藥能讓小雨點好轉過來,這又是他們一家的盼望。在這兩難的矛盾中,最後他們也是選擇停止了標靶治療,讓小雨點安舒地度過她人生餘下的日子。

接著,小雨點的情況每況愈下,已不能太多的對話,院牧回想與她回顧人生以及遺憾時,她只表達感恩,她感謝天父給她短短的二十多年的人生中,遇到很多愛她的人:她感謝舅父母對她及姐姐如同己出的照顧及愛錫,還有院內醫護的照顧。她再沒有遺憾,只求在餘下的日子可以為她所認識的人禱告及感謝,願天父賜福給他們,尤其是最愛錫她的家人。因著她有這樣的心願,院牧鼓勵她在心裡禱告記念他們,而在每次探訪時,院牧都會手握著手為她掛心記念的人禱告。記得其中一次院牧正握著她的手,準備開始禱告時,她卻請院牧稍等一下,原來她也想握著姐姐的手一同禱告。在同心禱告中,院牧聽到自己的名字,原來在她心中院牧也是她所想念的人,心裡深被感動。同時,院牧亦趁著她精神狀態較好的一個早上,讓她與舅父母及姐姐以「道謝、道愛、道歉、道諒及道別」的方式作彼此告別。感謝神讓院牧能陪伴這家庭,特別是陪伴小雨點行完人生的路。她留院約有一個多月,一直努力的堅持面對病患帶給她的痛苦,但她並未有想過放棄;雖然身體因病患逐漸衰壞,但院牧看到她的內心卻是很美,是一位活出美好見證的女孩,這都是因著她堅固的信仰基礎以及家人對她的愛,即使面對病患,她心裡仍是滿有盼望,知道將來的方向。

在一個週六的早上,剛好院牧正在院內當值,收到病房的電話,告知小雨點已回到天家。院牧隨即前往病房,看見家人及一些親友平靜地陪伴著小雨點,亦播放著她最愛的詩歌陪伴她,院牧與家人一同為小雨點作了告別的禱告。同時院牧亦關心舅父的情緒,當院牧拍拍他的肩膊時,他再也忍不住淚水,抱著小雨點哭了出來,將這段日子所壓抑的情感都釋放出來。

小雨點的離開,院牧感到婉惜及不捨,但能夠與小雨點及她的家人同行,實是感恩。在這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看見小雨點那份對主耶穌堅定不移的信心,這不但在她家人及親友中作了很美的見證,醫護們也同樣受到她的感染。作為院牧,在小雨點將要離世前,可以引導她與家人有真情的分享道別、完成心願,亦讓家人得以釋懷,預備面對小雨點的離世。院牧在這次牧養小雨點中體會到:人生不在乎長短,唯獨我們在其中是否願意為主作鹽作光,好讓自己和眾人看到主在我們身上所賜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