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零開始 信神帶領院牧事工

律敦治醫院院牧事工委員會委員陳漢威醫生

盧:盧惠銓牧師  陳:陳漢威醫生  整理:余靄明

盧:可否先與我們分享一下,你是怎樣接觸院牧事工?可有一些較深刻的個人經歷促使你參與這事工,並成為事委會委員?

陳:記得約三十年前,我在外國完成老人科的專科訓練回港。當時律敦治醫院正在轉型及重建,由一間主責胸肺科的醫院轉型為全科醫院,其中更特別在港島開拓發展老人科。於是我主動約見醫院院長詢問有關情況,最後他們願意聘請我在律敦治醫院成為老人科醫生。當我工作了幾個月後,遇上陳一華牧師,他知道我是基督徒,就向我和幾位基督徒同事介紹院牧事工,就這樣開始了律敦治醫院的基督徒醫護小組。

同時,在工作期間,深深體會病人有其身心靈需要,於是跟陳牧師及醫護弟兄姊妹分享,認為醫院內需要成立院牧事工以關心病人的心靈需要。律敦治醫院原是一間具天主教背景的醫院,並早已設有由天主教修女負責的牧靈部。陳牧師與我向當年作為醫院院長的葉小宜醫生反映。過程中,我們也為此懇切禱告,其後陳牧師和身為醫護小組團長的我有機會跟院長見面商討,感恩院長樂意批准,於1992年成立基督徒團契,1993年獲地區教會支持,正式開始律敦治醫院院牧服務,我從開始已參與在事委會之中。1995年,因著工作晉升至港島西聯網而離開律敦治醫院,但我仍然繼續參與事委會,直到現在。

盧:作為事委,你怎樣看院牧事工?過去參與院牧事工的日子,你有哪些感受和體會?

陳:我參與律敦治醫院院牧事工委員會超過25年,由最初作為院內前線員工,到後來任職聯網管理層繼續參與,我可以透過不同角度去就事工給予意見,首先要思想神的旨意如何,也從醫管局或聯網管理的角度去看院牧事工的推行情況。例如2003年沙士後,院方更加嚴謹推行人事體制,以「榮譽委任」方式讓院牧在醫院裡服侍,並設有義工登記制度、提供防感染控制訓練等。院牧事工在醫院也必須遵守及配合醫院內的政策與整體運作。

盧:你如何看「事委」這角色與功能?你會如何形容「事委」與「院牧」彼此間的關係?

陳:我看自己參與事委會的轉變,由從前在「前線」幫忙安排病人福音聚會,到後來較多「後勤」的參與。昔日在律敦治醫院工作時,每星期會在醫院見到院牧,知悉有福音聚會時,就會幫手將病人從病房推輪椅到聚會地點去參與聚會。後來除了從行政方面參與事委會、出席事委會議外,也有其他形式參與院牧事工,包括行動和經濟上支持步行籌款、參與報佳音、義工訓練及其他院牧事工活動等。另外,因著我當年在港島西聯網的工作位置,我也有機會與其他院牧團隊商討院牧事工的情況。透過自己的工作崗位,為院牧事工在多個角度給予意見。

盧:你曾是前線醫護人員,也曾擔任醫院聯網心靈關顧服務委員會主席,你如何看院牧事工與醫護的關係?如何鼓勵醫護人員與院牧事工有更好的連繫?

陳:在行政管理層面,作為醫院聯網心靈關顧服務委員會主席,我對於三大宗教(基督教、天主教和佛教)都以公平公正的態度、按醫院的規矩對待及分配資源,並以醫院代表的身分出席支持各宗教的聚會。另一方面,作為老人科醫生,我會與同事和病人分享基督教信仰方面對生死的看法。我們老人科外展隊,不論基督徒與非基督徒同事,大家都重視晚晴照顧,其中我們推動「晚晴照顧計劃」更於2018年獲醫管局頒發傑出團隊服務獎項。在工作中,我亦有機會引進院牧參與跨專業團隊個案會議,讓醫護人員也認識到院牧對病人的心靈關顧服侍,對病人帶來關愛與幫助。

盧:可否給院牧團隊欣賞和勉勵的話?對未來的院牧事工又有甚麼期許?

陳:回望當年,能夠由零開始在醫院開設基督教院牧事工,看見神的帶領和供應;今時今日,堅信神對院牧事工仍然必有預備。隨著時日過去,現今醫院對基督教院牧事工是肯定的,重視在公立醫院裡有需要提供心靈關顧的服侍。因著醫院的重視,在推動院牧事工時更需要有智慧,尤其在新冠病毒疫情肆虐的環境,更需留意及依從醫院的程序和指引,因為醫院管理層也需要有多方平衡考慮來制定各項政策及按實際情況執行不同措施。院牧既遵守醫院的規則,又在適時提供所需的服務,醫院定會更加配合和支持院牧事工。

至於律敦治醫院院牧事工,到了2023年就是30周年了;近年看見院牧人手增加,更加感受到我們是憑著信心、靠著神去推動院牧事工。我的夢想就是院牧事工能夠推展至老人外展服務的安老院舍,成為院牧事工的一部分,藉此將心靈關顧及愛心帶入地區老人院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