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生命 整合服侍

2020年檢證院牧分享

院牧聯會專業發展委員會自從2012年至今,持續為本地院牧同工提供專業院牧檢證服務。2020年共有四位院牧申請專業院牧檢證,經檢證委員小組面談及評審後,其中三位的檢證申請獲通過。九年來,先後有29位本地院牧完成申請及評審,獲通過的比率約90%。以下是應屆檢證院牧的經驗分享:

梁婉珊院牧(牧群關愛會院牧事工部)

在醫院作院牧服侍已五年多,希望在這階段透過「檢證」對自己院牧服侍的專業作一次客觀的評估,並嘗試了解自己在服侍中的個人成長、牧關技巧等有甚麼可以更進一步和需要改善的地方。在預備「檢證」過程中,自己的心情頗為緊張,因資料不斷需要修改,擔心未能達標和完成。要重新整理和更新那篇早於七年前寫下的個人自傳,確實需要花上時間和精神。至於個案研究方面,需要在有限篇幅內整理許多個案資料,過程中也曾感到苦惱和難於取捨。在預備院牧專業知能專文時,要閱讀書籍和整合牧關理論,亦感到有點吃力和不足。在面談前看見引介報告中嚴謹的提問,曾令我感到沮喪,擔心自己面談時「一片空白」未能回答。最終在面談過程中體會到委員提問的用心,是希望幫助自己反思和成長。

雖然預備的過程並不容易,但是回顧我在「檢證」過程中,亦有許多學習和得著。我在整理個人自傳時重新發現一些成長盲點,並能以較成熟和正面的角度詮釋過往成長的經歷。同時,透過個案研究有助檢視自己現階段的臨床牧關能力,例如對牧關需要的評估和掌握,與關懷對象在牧養關係上的建立,對個人成長及院牧身分和角色的反思等。我更發現牧關理論對臨床服侍的重要性,需要繼續學習如何將牧關理論在探訪中應用出來。我欣賞自己能在面談過程中,盡量克服內心的焦慮並真誠地回答,我為此突破而感恩。透過檢證委員的提醒,讓我更了解窒礙自己成長和成為專業院牧的因素。盼望日後能抱持這種自我反省和檢討的精神,在院牧服侍中繼續學習、成長和保持專業。

羅慧敏院牧 (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

我覺得作為一位專業院牧,累積了幾年的臨床經驗之後,最好就是去參與檢證,藉此發現自己目前的狀況,作為我回應召命、繼續成長的動力。除了前輩一次又一次的鼓勵,再加上院牧聯會提供檢證指導小組服務,推動我今次下定決心要申請檢證。

檢證指導小組提供了很大的幫助。由於申請檢證需要預備其中三份重要文件,當中涉及四大範疇,包括16個院牧專業知能,對於平時很少撰寫這類文章的我,實在有很大挑戰,如何聚焦地回應每個專業知能,幫助我清楚掌握每個要求,指導委員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我的檢證指導小組只有我和另一位同工參加,除了我們所屬的醫院性質很不相同,我們的性格、表達方式也各有不同,在小組中我們討論、交流,大家取長補短,也擴闊了自己的眼光,最後我們的材料才得以完成。

由於疫情肆虐,院牧實體探訪工作受阻,很多時候需要在家工作,讓我更有彈性去準備檢證材料。當我重整自己的成長過程,從蒙召直到開始院牧事奉,當中看到上主一步一步的開路,以及自己不斷經歷從主而來的更新改變,感謝身邊出現了不同的督導、同儕、同工,他們對我的影響不少,也塑造了今天的我,回望這一切都是感恩的。另一方面,我覺得較難執筆的是如何整合自己的神學與牧養關顧理論,這部分是我較陌生的,平時我也不太為意,直到在檢證過程中才有機會整理,對我來說是很寶貴的發現。

面對評審面談,我以一個學習者的心態去參與,當中我坦誠地分享自己的狀況,檢證委員鍥而不捨的提問,然後給我由衷的提醒與回饋,深深感到委員對我的著緊,她們推動我去面對自己生命中的某些課題,好讓我能真正做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記得當日,我是帶著感激的淚水完成檢證面談。之後,我會繼續尋求專業的幫助,期望生命和服侍上有所突破。

張麗碧院牧 (沙田區醫院院牧事工)

記得若干年前,我在中文大學進修輔導。其中一課,老師請我們拿出銀包,查看裡面有些甚麼,我才發現銀包內除了鈔票,還有好幾張購物收據、銀行入數紙、信用卡收據,有些甚至已褪色,難怪我的銀包總是脹脹的。之後,我把沒用的廢紙丟掉,銀包立時「修身」了。
誠然,在人生路上,我們背負著很多故事,有令人振奮的,也有不少會纏累我們,叫人裹足不前,無法走得輕鬆自在。因此,到了合適時候,就要好好檢視自己走過的路,留下寶貴的,丟掉沒用的。

當院牧已有十年多,亦剛完成了臨床牧關訓練(CPE)第四個單元,心想是時候作一個檢視和整合:我是個怎麼樣的院牧?我的生命故事、神學思想,如何影響我成為一個院牧?若有不足的地方,需要撇棄嗎?有可取之處,值得保留嗎?申請檢證就是一個檢視和整合的過程。感謝檢證指導小組的督導,陪我探索我的生命故事、檢視我的神學理念,讓我再次肯定我的「生命銀包」內彌足珍貴的東西,例如上帝給予的恩賜、祂對我早年生命的模造;也讓我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例如傾向討好的性格,這傾向難以真正牧養病人,正是我該撇棄的東西。

在面談過程中,三位檢證委員耐心誘導,特別在生命的意義上,讓我明白人存在的意義,不在乎他能做的,只在乎他的存有,這有助我往後接觸嚴重殘障的院友,更新我對他們的看法。

這次檢證,讓我理解自己更深,正因這理解與覺察,我能作出選擇,選擇放棄覊絆自己的過去,存留從上帝而來的恩賜,輕鬆自在地繼續我的「院牧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