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天使

 賴淑嫻 

我有一個幸福的家,丈夫和女兒也愛護我。

○一年的一個早上,我在工作中訓練一位半身痙攣的小男孩學習走路,被他不自主的動作拉傷了,引致頸、肩和手都出現疼痛,開始了漫長痛的生涯。

初期,我持著年紀輕,充滿信心將快痊癒。可是,痛蔓延至左邊頭、臉和背部,使我不能安睡,甚至醫生也無奈地表明不能幫助我。我感到被遺棄,卻又無可奈何,同時,醫生更證實我患上抑鬱症。每當發痛時,我的心想:痛啊!你何時才會厭棄我呢?

有一夜,我與痛糾纏不休,才剛睡著了,卻被連綿不斷的惡夢所驚醒,我把心中的不安告知物理治療師,他就鼓勵我多做些運動,還鼓勵我讀詩篇廿三篇「我雖然行過死蔭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並尋求神的幫助。

痛是一種切身的感覺,只有自己才能真正體驗痛帶來的傷害。但當我知道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受苦了,衪認同我的感受,我不再孤單,後來,我決志信主了。

信主後,病情並沒有好轉,痛症科醫生邀請我入院做脊椎插喉手術,因著風險太高,後果可能導致永久傷殘,所以我拒絕了。骨科醫生卻鼓勵我再三考慮,丈夫卻認為是神的心意。禱告後,想起神的應許:「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我決定接受手術。無論手術成果是好是壞,神必為我預備了最好的,我帶著平安的心入手術室,將我的生命全然交託給神。結果,手術過程順利,但痛卻沒有因而消失,當痛再次蔓延至左邊腰及腳,醫生無奈給我服食嗎啡。

雖然我的痛沒有消失,但心裏的感覺卻有所不同。從前,我討厭醫院的氣味,冷漠的氣氛,每次覆診面對醫生的嘆息,一盒盒的止痛藥,還有那永不止息的痛,都在折磨我的生命。

在別人的眼中,我的生命是一個咒詛,但我卻肯定生命是神的祝福。痛讓我與病友們的距離接近了,使我關心他們,常常為他們祈禱。我甚至愛上醫院,覺得有一種家的感覺,因此常帶著笑容面對每一個面孔。難怪有些醫護人員疑惑我是哪一個部門的同事呢!其實,我是一個「如假包換的病人」。

我感到這幽谷的日子裏,是神差眾天使們來拖拉著我的身軀,朝向那點微弱的曙光前行。偶爾我倦了,不能再走下去,神就容讓我停下來歇息。一直保護我的丈夫是一位大天使,他從神而來的信心,帶我跨越許多的困境;女兒彤彤卻是我所愛的小天使。以往,我不能擁抱她,不能拖著她的小手學走路,因而深感內疚。小天使今年三歲多了,每當我大痛時,她會緊張地拉著爸爸的手來到我面前,為我向天父求幫助,她每一個禱告也讓我心裏甘甜。這些全是神的恩典呢!

物理治療師林姑娘也是一位天使,她不斷鼓勵我,從不放棄我,縱使我已成為物理治療部的「元老」。有一位天使是王院牧,他不斷提醒我要以正面態度面對彤彤的成長,常常給我值得反思的提問,讓我更瞭解自己。他也教導我怎樣可以痛而不苦,有時我還以為他是「說笑」,但想深一層就知道他說的是真。

有一天,我頭痛欲裂,痛至嘔吐大作,當痛過後我躺在床上休息。在睡夢中,我處身在一個幽谷中,那裏充滿了翠綠的小樹和紫色的小花,我在路上狂奔。但心裏不禁疑惑地想:「很久沒有跑了,為何我還能跑呢?不久,我在空中飛,心中充滿恐懼,我為何會懂得飛呢?」這時心裏隨即回應:「神與我同在,我又何需懼怕呢!」在那個夢中,醒後,心裏仍然充滿了釋放和平安,在空中自由地飛翔。感謝神,祂讓我活出了「痛而不苦」的生命。雖然今日痛仍在我的身上,但「苦」卻離開了我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