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牧團隊:樂在醫院

 編輯室 
律敦治及鄧肇堅醫院院牧

律敦治及鄧肇堅院牧團隊的三位成員在未投身院牧行列前都有各自的職業或事奉,但無獨有偶地,他們三位都與醫院有著不少的淵源。

主任院牧陸迺定牧師自中學時期已有志當護士,畢業後在靈實醫院接受護士訓練,而當年他其中一間要實習的醫院正好是律敦治醫院。由於陸牧師和太太都當護士,婚後他們為了配合家庭的計劃,陸牧師決定離開護士崗位。之後轉從西藥行業,負責向醫院推銷藥品。期間,陸牧師參與經緯線使團,透過音樂服侍醫院病人。在醫院佈道過程中,他對病人的負擔越來越大,最後回應了神的呼召,並接受神學裝備。當他快要完成神學課程,適值律敦治醫院成立院牧事工委員會,在聯會的穿針引線之下,九三年六月加入了事工委員會成為院牧同工。

由九三年起到現在,陸牧師一直都在律敦治帶領著團隊的發展,他形容十多年來的服侍都是充滿喜樂的。「我本身很喜歡在醫院工作,也熟悉醫院的文化,這些都有助當年在院內開展病人的牧關工作。雖然團隊的人數不多,有幾年更只得我一個院牧,但多年來的默默耕耘,令院牧服務得到醫院的認同,實在十分感恩。此外,院牧室與事委會也有良好的合作,多年來事委對我們都給予很大的信任和支持。能夠與事委會有互信和默契實在很難得,所以這麼多年來我都事奉得很喜樂。」

吳美玲院牧(Candy)於二○○○年加入律敦治團隊,她有多年的會計經驗,而且工作的地方也是醫院。「我早期在聯合醫院工作,亦曾任職於麥理浩復康院,九五年進到律敦治醫院,因著參與醫院團契認識了陸牧師和院牧部。後來應團契的邀請,更成為了事委委員。」Candy在事委會有兩年的時間,她一直協助財政的工作,因此對事委會的運作和院牧服務也十分熟悉。後來她因個人理由離開了醫院的工作崗位,但由於當時院牧部只有陸牧師一位同工,她便擔當義務院牧,協助探訪和關顧病人。但她離開律院的工作前已一直修讀神學課程,當她在擔任義務院牧時更認定自己要走上院牧服侍的道路。

對於從行政工作轉為關顧病人,Candy有這樣的分享。「兩者當然是大不相同,而在這六年的院牧服侍中,最大的體會就是神要我學習忍耐。特別是關顧年長的病人,更要份外有耐性,並且要學習細心聆聽,從而知道他們心靈的需要。神就是這樣不斷的塑造我,讓我成為更合用、服侍病人的器皿。」

至於梁煥能院牧,他當院牧前跟醫院是沒有甚麼直接的關係。但九八年當他接受肝癌切除手術之後,便經常出入醫院覆診和接受跟進治療。患病期間,他一直擔任義工,用自己的經歷去安慰癌症病人。○一年他清楚知道神要使用他去服侍病人,便修讀遙距神學課程和完成臨床牧關訓練,○二年畢業後他加入了院牧團隊,成為其中一員。「我由一個病人的身份,一個被醫治、被關懷的角色,轉變為一個病人的關顧者,實在有神很大的恩典。能夠與不同的病人相遇,成為他們的同路人,分享他們的生命故事,並且看到他們由憂鬱、絕望,變成被愛和得著盼望,這就是我在服侍中最大的滿足。」梁院牧面帶微笑地道出了對事奉的感受。

由於Candy 和煥能兩位都是部份時間上班的,所以院牧室平均每天只能有兩位同工,但星期四則例外,因為有院內基督徒午間聚會,所以三位同工才會同時出現。由於團隊的人數不多,個別同工可隨時溝通,所以沒有特定的同工會議,但較重要的事情,則會安排在週四一起討論。

至於工作分配,由於院牧室沒有幹事,所以每位同工除了探病外,更要兼顧部份的文職工作。Candy主要負責會計文書和電腦,梁院牧則專注出版通訊,而陸牧師就主力處理事委會的發展和醫院行政的事宜。「我們都是按著大家的恩賜和擅長來分工,務求能發揮最佳的效果。Candy的行政很強,且心思細密;而煥能則擅於文字的表達,這豈不是一個很好的配搭!」陸牧師補充說。能夠在團隊中彼此瞭解、互相欣賞、互補長短,實在是最好不過的。至於在兩位同工的心目中,陸牧師正是一位謹慎且有智慧的屬靈牧者,對病人和同工都有很重的牧養情懷,可以說是亦師亦友。

除了在工作上發揮著不同的恩賜,三位同工也有發展個人的興趣。陸牧師於中學時期已熱愛音樂,至今仍是樂團的成員之一,參與詩歌和音樂的服侍。他很喜歡彈結他,所以在院牧室裏也放著常用的結他,因為這結他在院內基督徒聚會時也會大派用場。Candy愛吹口琴,雖然她謙虛地說自己只懂皮毛,但她間中也會在員工祈禱會中吹奏。至於梁院牧,他對茶道甚有研究,並且透過茗茶,不但帶出健康之道,更讓人明白永生之道,他也曾與律院的紓緩治療病人分享茶中之道。三位同工,各有所長,各有所好,但都能融於服侍病人之中,如此事奉豈不是樂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