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的涼水

在剛過去的復活節期間,參加了一個在沙田慈氏護養院的「表演」節目。節目是由我的一些朋友策劃,以一個國際義工團的名義演出。成員有中外人士,表演有歌唱、武術、舞蹈等。當日差不多全院能夠出席的院友都出來了。

小小的活動室擠滿了一張一張的輪椅,坐著的都是非常嚴重程度傷殘的院友,他們的身體和表情,都是大部份演出者從未遇見過。一刻間,竟是如此接近,並且要親自將他們從病房推出來,很多都有一種震慄的感覺。然而,很快大家就平伏下來。因為院友們的身體雖然帶著嚴重的傷殘,但他們所流露的,卻是友善的微笑。

當中有一位因為雙手雙足都有殘障,並且不能坐也不能立的男子,他只能俯臥在一張輪床(不是輪椅)。但卻仍然用那沒有指頭和手掌的雙手,推動輪子,把自己帶到不同的地方。我蹲下和他交談,他告訴我已經49歲了。從他的言語和對答,我知道他除了身體之外,思維能力一點也不遜於正常人。正因如此,我為他感到更加難過,當想到他這樣的日子還要繼續過下去,心裏甚是感觸。

疾病和不幸,能夠影響人的一生,有一些甚至是不可能醫治,也不能逆轉的。這樣遭遇的人,我們可以為他們做些甚麼呢?面對這樣的情景,卻又意識到自己的限制,心裏有一陣陣的歉疚與無奈。

從慈氏護養院的山上下來,我想起主耶穌說:「當一個人病了,就當去探他;他渴了,就要給他一杯涼水。」忽然間,心裏似乎明白過來,主耶穌不單對那些病者和不幸的人充滿憐憫,並且祂對我們也一樣充滿恩慈。祂知道我們付不出,做不來,祂只要求我們去探望他們,給他們一杯涼水,這豈不是我們都能做得到的嗎?

雖然當日我們只是逗留了大約三個小時,相對他們每天二十四小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子,這片刻的歡愉和關心,也只不過是一杯涼水。但從他們所表達的感謝,這杯涼水,似乎亦使他們感到溫暖和滿足。我想,甚麼時候我們可以再為他們送上另一杯涼水?並且不單是為慈氏的院友,更是為所有住在醫院裏的人。

                                                                你的弟兄
羅杰才
2007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