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倒數的日記

 劉灝洋 

stopwatch

1月8日星期二晚上十一時,一向不喜歡早睡的我如常上網。突然,右邊腰感到劇烈的痛楚,這種閃電般的痛苦我從來沒有試過。我痛到不能轉身,甚至連上床睡覺的能力也沒有。我只好坐在椅子上忍住痛楚直至天亮。

1月9日,在媽媽的陪同下去看家庭醫生,醫生轉介我去播道醫院照ultra sound,懷疑我可能生膽石。中午十二時到達醫院,不用半小時就完事,回家休息。右邊身的痛楚亦減輕很多,我自信可能是身體有小毛病。沒有太大擔心。

1 月10日,我照常上班,晚上和媽媽見醫生取報告。一入房間,醫生用嚴肅沉重的語氣對我說:「劉先生,報告發現你右邊肝發大,而且有一個10cm的腫瘤,看情形好可能是cancer,我建議你馬上去做一個詳細的肝化驗。」我一聽心裏覺得很意外,有少少不敢相信事實,但仍保持冷靜。可能事出太突然,所以沒有驚慌的感覺,而我媽媽亦很冷靜,她問醫生最快入院檢驗的方法。最後我經醫生轉介晚上即時入院,當晚是我二十多年第一次住醫院,思想很混亂,根本不能入睡。想不到平時健壯如牛,很少生病,自信體能極佳的我竟然患上癌症。我開始回想以前的我實在太放蹤任性。雖然自少就洗禮,但經常因貪玩貪睡沒有返教會,心中只想趁有時間就應盡興人生,完全沒有想過與神建立任何關係。返教會當 shopping,沒有讀經靈修,牧師講道聽不入耳,經常發夢遊魂,只做一個掛名的基督徒。

當晚心情很難過,我開始記得應該要禱告:「神啊,求禰赦免我的罪,我是罪人,我願意誠心悔改,重生做一個敬畏耶和華的新人。」認罪立志悔改後我心裏很平安,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1 月11日,早上做完磁力共振和電腦掃瞄,下午已經有報告,證實右邊肝生了一個10cm腫瘤,肝甲胎蛋白指數比正常人高11萬倍(醫生都沒見過這麼高),肯定是肝癌。不幸中的大幸就是癌細胞沒有擴散,左邊肝運作正常,醫生說應該可以做切除手術。當媽媽和家人證實知道我患了肝癌之後,大家都很震驚和難過。自從昨晚和神的關係和好如初之後,我心情反而很平靜和鎮定,知道神會帶領我要走的路。

1月12日,以為自己會很快入住醫院,所以趕快見一些舊朋友和親人。 他們得知我患了癌症之後都很難過和傷心,很多親人和教友都為我傷心流淚。原來這個世界有很多人關心我和愛我,我以前真的沒有想到,我真的很後悔沒有好好珍惜與他們相處的機會。

1 日13日,期待的主日祟拜終於來到,我以前崇拜只是馬馬虎虎聽了便算,但是現在心裏有聖靈的感動,敬拜的每一句詩歌都觸動我的心靈,令我想起神無條件的愛,祂赦免我以往的過犯,令我心裏得著真正的平安。其實今次患病也許是一件好事,神藉此讓我找到人生真正的目標,鼓勵我要親身作見證,用我的生命去事奉主,我要立志「無論在地上或天上,事奉神是我最大目標。」

1月15日,午飯時返回公司參加團契,分享我今次患病所帶來的生命改變。同事們都很關心我,我希望趁我還有時間可以將今次「重生」的經歷帶給公司初信的基督徒,鼓勵他們要與神保持親密的關係,因為若基督徒不返教會、不禱告、不靈修,是沒有可能真實地經歷神。要經歷神的恩典和帶領,必須親身投入,把所求的事交託祂,憑信心依靠祂,祂必幫我們渡過難關。

1月17日,我在媽媽和姑姐陪同下返回伊利沙伯醫院覆診。原本以為只是見一見醫生瞭解病情就可以出院,怎知醫生說明天手術室有空位,可以做肝動脈化學藥物栓塞手術。我在完全沒有準備下當日即時留院,幸得做護士的姨媽幫我帶備日用品,媽媽和姑姐幫我辦手續,一切都很順利。我最少有二十年沒有住過公立醫院,感覺很陌生和擠擁,幸好我適應能力還算強,勉勉強強過了第一晚。

1月19日,神的恩典真是足夠我用,我傷口沒有痛,血壓也很正常,醫生說中午就可以出院,兩天在醫院都睡得不好,終於可以回家睡一覺。

1 月20日,終於可以返回基道第三堂主日崇拜,心情熱切期待。自從患了癌症之後,真的不知道尚有多少時日,我要好好把握機會去事奉神,在聖靈的感動下,雖然沒有任何準備,決定即時上台作見證。神的恩典很奇妙,上台之後我心情很鎮定,說話很流暢和自然,竟然一口氣說了二十多分鐘,我自己都覺得很神奇。以前造夢都沒有想到有機會上台為主作見證,現在我做到了,心情真的很興奮。

2月11日,農曆新年假期後第一個工作天,照常上班。今天工作很順利,不知不覺已到下班的時間,我照常沿著海防道往尖沙咀地鐵站方向行。突然,右邊胸口劇痛,我感覺自己不能向前行,但周圍的人步伐實在太快,又多人,我根本不能停下來,只好忍痛慢慢向前行。

休息了大約四十五分鐘,感覺自己可以慢慢行,雖然右邊胸口仍忍忍作痛,但勉強還可以回家。晚飯過後,右邊胸口神經線又開始劇痛,今次比上一次痛得更厲害,我簡直動也不能動,滿頭冷汗,臉色清白,媽媽察覺我極度不妥,要送我去急症室。

2 月12日,休息一晚再加上打了止痛針,腫瘤痛楚減輕了,可以自己下床慢慢行。大約十時多,我的主診醫生終於來了,他問我不如提前下星期做手術。我當然說最好不過,其實我心內實在是又驚又喜。驚是因為終於要面對手術,不知道手術後自己會變成怎樣;喜是因為提前了一個月做手術,終於可以切除身上的炸彈。下午至晚上,護士仍然很努力每三十分鐘幫我探體溫,量度血壓,開始覺得止痛針不能減輕右邊腫瘤痛楚,再沒有要求打針,半夢半醒的又睡了一晚。

2月13日,血壓正常,抽血報告也沒有問題,只是我右邊胸口仍然感到痛楚。我雖然可以自己慢慢行,但速度比老人家還要慢,就算下床我也需要十分鐘,很多我平時覺得習以為常既簡單的動作,對我來說也是十分困難,我連拿住水壺倒水也感到十分吃力。身體健康時以為所有事都是必然,原來每一件事都是出於神的恩典。早上睡醒可以張開眼睛是神的恩典,可以呼吸,喝水吃東西也是神的恩典。

路加福音十二章7節「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經過兩晚的觀察,醫生說可能是右邊腫瘤擴大壓住了神經線所以感到痛,他准許我回家休息,直至下星期才回醫院做手術。終於可以出院了,我還有四天的時間可以平伏心情預備做手術,感謝主。

續記 賀頌菌

{xtypo_dropcap}灝{/xtypo_dropcap}洋的日記就止於手術前,但他的見證卻一天比一天精彩。作為表妹的我,不得不得把所知的事記下來,願表哥的見證可繼續榮神益人,完成他「無論在天上地下都要事奉神」的心願。

2 月18日,灝洋入院預備做手術。2月19日四時半,醫生向灝洋和家人講解病情。醫生都是報憂不報喜的,把最壞的情況說得很清楚:假如腫瘤佔肝臟的大部份或已擴散開去,便不能進行任何手術。灝洋和家人聽到這惡耗後,都感到非常難受!人面對疾病和死亡,始終都會恐懼。當李傳道夫婦和灝洋禱告時,他終於灑下男兒淚。可是不願讓其他人看見,尤其是他媽媽,免得他們擔心。這天剛好是藝人「肥肥」沈殿霞肝癌病逝的日子,整個氣氛使人更消沉。手術前一夜,過得特別漫長。

2月20日早上七時,手術室前已擠滿親朋戚友。灝洋勇敢地進手術室,他信天父已賜下最好的給他。無論門外有多少人支持著他,但做手術的過程也只有天父和他。孤單、害怕也起不了作用,因他心裡有平安,感受到天父與他同在。

經過約8小時的手術,醫生把一個20cm及另邊肝新發現的腫瘤割除,宣佈手術成功。手術期間灝洋流失人體內一半的血,危險期維持了約兩天。但灝洋離開ICU後,康復神速,精神非常好,在醫院住了約一星期多便出院。

灝洋回到家中休息,每天都積極地生活,做個正面的抗癌戰士。他在網上查看肝癌的有關資料,又看基督徒如何面對癌症的書籍。他從不逃避,更勇敢地面對。灝洋靠著天父加給他的平安和盼望,向每位來探望的朋友分享見證,再次和親友有更深層的交流和接觸。

在家休養的時間,天父給灝洋和他的媽媽特別的恩典,讓他母子二人關係更親密和同心,互相支持鼓勵,珍惜更多相處的時間。灝洋媽媽細心的照顧,叫灝洋很快就康復起來,他很自信地認為自己四月尾便可重新投入工作。果然,天父已賜下最好的給我們每一位。這個「最好」,更是無比的溫柔體貼。

3月21日,受苦節聚會前,灝洋、他媽媽和舅父一家到茶餐廳共晉晚餐。在家鬱悶已久,再加上身體不適,灝洋這晚有點煩躁。自受苦節起,灝洋的腸胃開始感到不適,腰骨也時常痛。

之後三天,灝洋接受了很多檢查。他不太清楚報告的內容,但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灝洋關掉手提電話,斷絕了和外界聯絡。大慨這幾天是他自發現病以來情緒最低落的日子。

究竟灝洋此刻在想什麼?他感到無助嗎?對天父失去信心嗎?五舅母忍不住問以上的問題,灝洋卻充滿信心的回一句:「不會啦!」。這幾天他都無精神理會來探望的人,但每當一起禱告,他就會立刻精神起來!唯有天父的同在,才令他的心得到安慰。

3 月29日早上,灝洋內部出血,臉發黃,皮膚枯槁,呼吸急促,醫院請親屬到醫院。醫生表示如果灝洋仍不斷內出血,就無辦法救治,大家已有心理準備。盧牧師也直接問灝洋和他媽媽有無甚麼放不下,他們也平靜地接受,並無甚麼放不下。盧牧師經過問信後,紅著眼說:「劉灝洋的信心很堅定,沒有甚麼可動搖他對天父的信心!」灝洋面對死亡,仍對天父滿有順服,他雖有著軟弱的身軀,卻同時有著比常人更健壯的靈命!

之後兩天,ICU聚集了逾百親友來探望灝洋。有親人、教會朋友、波友和公司同事。人雖然多,但秩序井然。每位親友都穿好保護衣,戴上口罩進ICU見他。灝洋有時清醒,有時模糊,也有時表現激動,但每當和他禱告時,他總立即平靜過來。約晚上十時,當探病的人逐漸離開,只剩下親屬時,灝洋的血壓也越降越低。終於在4月1日凌晨三時五十二分,在平靜的氣氛下,天父把我們親愛的灝洋接回祂的懷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