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會成為院牧

 樊麗蓮  浸信會醫院院牧 

小時候,經常在收音機及電視台聽到《為甚麼》這首歌。那時只是人唱我又唱,偶爾哼哼,並不太明白歌詞的意思。直到我投身社會工作後,一天親眼目睹交通意外,那是我第一次接觸死亡,當時腦海立刻浮現了一個思想—生命竟是這麼脆弱,不受我們控制!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天真及無知的我每天只顧營營役役的工作。有一天,我再次聽到這首歌,歌詞中提到「為甚麼生世間上,此間許多哀與傷;為甚麼雙鬚斑白,光彩消失面容上;為甚麼竟會生病,輾轉反側在床上;為甚麼淒冷孤寂,輕飄飄像無力等等」。這些歌詞提醒我,生、老、病、死,原來是每一個人都不能逃避的。但那時我安慰自己說,既是人人必須面對的課題,那倒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1982年,我信了主,之後便一直返教會。在牧師及弟兄姊妹眼中我是一名乖姊妹,但其實只是表面熱心順服,真實的是對信仰馬虎隨便。後來經歷神的管教和導引才重新悔改,認真追求成長。三年之後,我決定受浸加入九龍城浸信會,並且在教會及工作生活中不斷學習。當時覺得自己簡直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教會生活充實;事業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感情又一帆風順,並且在1992年與所愛的共偕連理,是多麼幸福快樂啊!

但好境不常,婚後半年丈夫便確診患上癌症。這個惡耗令我們很難過、傷心,腦海裏浮現許多不明白。然而,冷靜過後,想到人總要活下去,我們便決定倚靠主一起面對這個挑戰。開始的時候,由於未能掌握療程的安排,產生了許多恐懼和負面的情緒,感到很辛苦。此外,丈夫每天還要回應許多關心我們的家人和朋友,因為他們都好像醫生、護士、營養師、社工似的,給我們許多許多的建議。

我們覺得好像變成一部錄音機,不斷向關心我們的人重複又重複丈夫的病程。當時真的感到很煩厭,但今日回想起來,實在感激他們的關心。其實那時我們並不覺得悽慘,丈夫在接受治療期間,我也照常上班,生活每天都感到神的保守。直至丈夫完成療程後,不到半年他的癌細胞又擴散到頸部,那挑戰才是改變了我人生的下半場。由婚後到丈夫患病,以及走過那段殘酷的療程,我都沒有為丈夫流淚。說起來真是奇怪,像我這樣愛哭的女子,為何當時一滴眼淚也沒有流下?這只能歸因於神的恩典。

直到丈夫要面對手術,我終於在手術室門口哭成淚人。因為我經歷了人生第一次「分離」的感覺。他會否死呢?死了我怎樣?經過從日出到日落的漫長等候,他從手術室出來便直入ICU病房,然後醫院又成了我們另一個「家」,照顧丈夫的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沒想到卻激發了我想做院牧的念頭。夢想就是這樣發生—有一天我在醫院,看見許多患病的人,我問自己,應該怎樣回應他們的需要?內心頓時感到很想每天服侍他們。所以,當我探望丈夫的時候,總不放過每個可以關心病人的機會。當丈夫的身體已經漸漸好了,我就經常關心病房其他的病人,甚至忘記了自己丈夫。所以丈夫有時會問我:「你來探我,還是探其他人?」我當然會說:「首選探你,次選探其他人。」丈夫就會一臉體貼的對我說:「坐下來吧,不要太辛苦。」相信我院牧的呼召就是這樣孕育出來。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過去,丈夫終於可出院了!那一天,我刻意為他預備了一件企領的衣服,因為怕他會因為身體的「傷痕」而難受。沒想到他竟然對我說:「上帝今天要我做這樣子的人,我就做這個樣子的人。」如今我們快將踏進婚姻的20週年了,但這個片段仍然是記憶猶新。就是這樣,2000年我毅然放下在警隊中的文職工作,踏上了唸神學的路。其實讀書是我一生的最怕的事,因為我怕用文字表達,又怕考試,要我讀書簡直等於是判我「死刑」。要一個從小不愛讀書,既自卑又無學識的人讀神學,真的是一個「大笑話」。但從神而來的感召卻一直沒有改變,因此經過十年的掙扎,我才終於順服了,為的只是要完成我做院牧的夢想。

起初,我以為讀完神學便立即可以當院牧,後來才知道做院牧要修讀CPE課程,真的叫人氣餒,也不知道自己怎樣捱過了一個又一個單元的CPE,才終於達到了當院牧的要求。期間令我體會最深的,是神給我的一個提醒,叫我明白到人的籌算真的比不上神的安排。因為由始至終,我根本不知道浸信會醫院有CPE課程,只是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便入讀了,而2006年,我竟然成為浸信會醫院的院牧。這幾年許多有血有肉的事奉經歷,讓我體會人生百態,也切身經歷別人的生、老、病、死。在病室裡,病人成了我生命的老師。

今天回首,像我這樣普通的人也能夠成為院牧,可以陪伴病人面對生與死,真的是神的恩典。我越投入地事奉,就越加深了我對臨終病人牧養的負擔。如今相信已經沒有任何的艱難能夠阻隔我要服侍病人了。我時常禱告求神,求祂讓我的人生下半場能夠與病人同行,無論時間長或短,我都會珍惜與病人共處的時間,更會把握每一個可以分享上帝恩典的機會。

如果今日再聽《為甚麼》這首歌,我仍會說生、老、病、死是每一個人的必經之路。只是院牧的事奉已經讓我學會了如何放手,但我會珍惜眼前的每一個人和所有有價值的東西。每一天,能夠把一份親切的關懷和屬靈的福氣帶給病人及家人,實在是我的感恩。所以我想向曾服侍過的院友、家人、還有支持我、包容我,接納我的良師益友說聲多謝,我的人生無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