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後的一段話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六月底,接連出席三場回應沙士十年的聚會,其中兩次有高永文醫生參與,不由憶起十年前沙士期間與高醫生相識共話的片段。其中一次是沙士結束後不久,場合是再生會舉辦每年一度的「再生勇士」頒獎禮。那時高醫生仍未辭去醫管局的職務,他是當日的頒獎嘉賓,我亦有幸適逢其會。

頒獎禮未曾開始,大家就閒聊。由於沙士剛過,話題很自然就談到醫院。話說間,我一時口快直言「醫院是醫不好人的,人最終都是會死在醫院!」大家聽見我對著高醫生如此說,都有點愕然。但在高醫生未曾回應之先,我馬上補上一句「其實,耶穌也沒有醫好人。因為耶穌醫好的人,最終也都死了,包括拉撒路。」

之後,我分享了我的觀點:醫院的目標是醫治病人,但醫院的目的卻不是醫治病人,而是要維護病人生命的權益與尊嚴。正如成績和升學是學校的目標,但讓學生掌握知識,明辨對錯,才是學校目的。沒有目標,醫院和學校會被淘汰;沒有目的,醫院和學校會失去價值。因此,醫院除了給病人適切治療之外,讓病人感受到尊嚴、愛護,珍惜,更加重要。如果按死亡率來看,好醫院和不好的醫院,分別其實並不明顯。因此醫院的好壞不能從死亡的數字看出來,而是要看醫院是否讓病人有尊嚴、愛護、珍惜,所以醫院應該更加注重對病人的關心。達到目標,固然需要;堅持目的,更加重要。正如耶穌醫治病人,祂施行的不只是權能,更是慈心。

在其中一次沙士十年的聚會之中,高永文醫生再次提到;「沙士讓醫護人員感受到醫療系統無論多麼完善,但它亦有限制;醫護人員無論多麼專業,但它亦有脆弱的一面。如果問沙士除了帶來傷害之外,它還帶來甚麼?或許就是讓我們知道珍惜,知道人與人之間需要包容和互相扶持和幫助,而且無論病人或是醫護人員都是一樣。」沈祖堯教授在沙士之後多番反覆強調醫護人員要看見的不只是病徵,而是一個個有血有肉,有感受有尊嚴有關係的人,他在我們製作的《愛心不改 祝福常在》短片,也是重複這句話。

沙士十年,我們提出「愛心不改 祝福常在」。不但是藉此表達對醫護人員的感謝支持;更希望在沙士中經歷萬千艱難才明白的——包容、尊重,互相扶持幫助的精神,在我們的醫院和社會有更多的肯定和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