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翠梅—要作更合用的器皿

 採寫:梁婉琴 

約周翠梅院牧做訪談,她一口便答允,更即時落實日期。她爽直的性格、處事明快的氣質貫徹如一。訪談時問到她的近況,才知道原來她在五月初入院做了「通波仔」手術。她連聲感恩的分享神如何透過一個平常的健康講座喚醒她,讓她及早發現。她更說不論對待身體,或是面對自己,都不可諱疾忌醫。雖然只是輕輕一提,卻感受到她的認真。

超齡的小學生

周院牧有六兄弟姊妹,排行第四。由於家境貧窮,長兄一早就當學徒,對上兩位姊姊和她都沒有機會讀幼稚園。眼見鄰家的小朋友都可以上學去,她們只能羡慕。直到10歲左右,終於有機會入讀天台學校,但已經是個超齡的小學生。不過能夠有機會讀書總算心願得償,所以她沒有理會同學們的眼光,只知用功學習。結果在小學的成績不但名列前茅,老師也喜愛有加。

由於爸爸在上環工作的地方留宿,媽媽和他們住在深水埗,並且常要外出工作,一家人相聚的時間很少,所以她自小已學懂獨立生活。「這只是環境使然,其實我心裡十分缺乏安全感,因感受不到父母的愛,幸好學校裡的老師讓我嘗到被愛的滋味。」周院牧就讀的基督教小學,老師們對學生都愛護有加。「記得因為超齡,不能和其他同學一起參加升中試,老師就特別安排我回校協助一些事務,其實是幫我打發時間,不想我難過呢!」基督的愛就這樣透過老師們讓她感受到,因此她在小學畢業禮的佈道會中,以單純的信心決志信主,並祈求慈愛的天父帶領她走人生的道路。

因為沒有升中試的成績,她只能報考私立學校。升中以後,在屬靈的道路上,她更加熱心追求,並有穩定的教會生活。中六預科畢業後,她便踏足社會。在當時發展得十分蓬勃的電子行業由低做起,憑著努力不斷得到晉升的機會。8年之後,已成部門主管,而且收入也算是理想,更受老闆賞識。當工作好像已經成了人生的滿足時,聖靈卻給她提醒。「金錢和事業就是我所要追求的人生目標嗎?生命的真正意義是甚麼?生命豈不應該是可以影響生命的嗎!?」

在聖靈的感動下,最後她毅然辭職,並求神帶領她應走的方向。在等候的日子,她除了在教會事奉,更在神學院修讀旁聽課程。雖然教會的牧者和弟兄姊妹都鼓勵她讀神學,她也感到有不同的印證,只是心裡仍有猶疑。直至一次靈修後,她清楚是神的呼召,才完全向神降服。

逃避卻沒有放棄

86年周院牧入讀浸信會神學院,89年畢業後就在實習教會事奉。期間再用兩年部份時間完成基督教教育碩士課程。「以我的學歷當年其實只能修讀文憑課程,但適逢神學院轉制,我才有機會入讀學士班。更要感激課程主任鼓勵我繼續修讀碩士科,讓我可以更好裝備自己服侍神。」周院牧的學習過程真是充滿恩典,也表現了她的努力。

牧會四年之後,周院牧感到事奉的壓力令她需要停下來,於是辭了傳道一職。休息期間,在舊同學的鼓勵下,她嘗試應徵浸會醫院院牧一職。「93年我加入院牧團隊,對我來說是嶄新的事奉,由於沒有接受過相關的訓練,最初接觸病人時其實碰了不少釘子。感恩院牧部有開設CPE課程,我入職當年,便修讀了首個單元的CPE,但從沒有想過CPE是如此「埋身」的。」

周院牧形容自己當年是一個「逃避型」學員。「因為我沒有打算要開放那些埋藏多年的童年經歷,所以我把自己收藏起來。」雖然逃避開放,卻沒有放棄學習。周院牧在94年再次修讀第二個單元,發現自己有了進步。之後她更在96及02年完成第三及第四個CPE單元。「我發現在整個成長過程中,自己心裡有很多『懼怕』,CPE讓我學習面對,並幫助我明白自己、接受自己,也是改變的開始。在浸會醫院事奉了12年,有受傷及被醫治的時間,我體會神是同行和安慰的主,以致我能夠去安慰病人,並與他們同行。」經歷過拆毀與重整,服侍當然更美。

發現自己才能不斷成長

06年周院牧轉到播道醫院,雖然同樣是一所基督教私家醫院,但服侍的重點和體會卻有很大分別。「浸會醫院的規模相對大很多,播道醫院則是一間小小的醫院,同事們都十分熟絡,人情味濃厚,很有『家』的感覺」。由於病人數目較少,周院牧就用更多時間關心院內員工。「關心醫護同事需要持續去做,感恩這些年來能夠和他們建立關係,他們都視我為朋友,也願意和我分享。」

牧養的空間大了,創意的空間便出現。「我在這裡發現,原來自己也是一個有創意,喜歡『搞搞新意思』的人,偶爾會為病人和同事帶來驚喜。院牧服務往往給人一種靜態的感覺,但其實我們也可以為醫院注入活潑的能量。有一次和醫院同事到澳門短宣,我特意讓參加者嘗試不用自己最擅長的恩賜服侍,從而學習跳出固有的框框,他們的反應都很好。」周院牧不單把同事帶離熟悉的處境,更使他們放下熟練的技能和經驗,讓他們在服侍之中可以發現自己更多,並且有所成長。

除了投身醫院,周院牧也參與基督教的聯合組織,今年更擔任華人基督教聯會的慈惠部部員。「在其他機構服侍,一方面可以開濶自己的視野,同時讓我看到醫院以外的需要,更可與其他牧者同心事奉,這都是給自己繼續學習和成長的機會。」要先發現自己,開放自己,才能讓生命不斷成長,不斷改進,是周院牧的信念。她說,只是要作合神所用的器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