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人員應該有赤子之心

專訪港島西醫院聯網總監—陸志聰醫生

□:陸志聰醫生 ■:羅杰才牧師    整理:梁婉琴

陸志聰醫生簡歷:

  • 86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隨後當臨床醫生4年
  • 90年起轉從行政工作,於醫管局總部任職約有10年
  • 99年出任廣華醫院行政總監,01年兼任東華三院黃大仙醫院的行政總監
  • 05年8月調升為九龍東醫院聯網總監,並為基督教聯合醫院行政總監
  • 06年兼任靈實醫院的醫院行政總監
  • 10年3月出任港島西醫院聯網總監及瑪麗醫院/贊育醫院行政總監

■ 港島西聯網轄下有七間醫院,作為聯網總監,要處理的人和事都相對上更多和更複雜。陸醫生是否有一套「管理哲學」,或是「管理原則」?近來醫療事故和病人的投訴似乎都多了,醫院如何作出改善?

□ 今早閱讀報章,一位年僅四歲的小朋友,因為一個單純的動機,要為挽救枯樹而呼籲,實在令我感動。其實照顧病人豈不也應該有一顆赤子之心嗎?我相信醫護同事都希望以誠與真照顧病人,但他們每天面對著沉重的工作壓力,要常做到以病人為本也確實不容易。作為管理層,我認為最首要的是肯定同事們的付出,明白他們的處境,並盡量按他們的需要提供支援。

其實我沒有甚麼「管理哲學」,我會按兩個原則處事,一是鼓勵透明度,二是推動參與性。我會盡量鼓勵大家先表達意見,經過充份溝通和討論,然後作出集體決定。聯網內的醫療團隊雖有各自的文化,合作的模式也不盡相同,但所作的決定都需有統一性,並要符合最核心的服務宗旨,更要以大眾的利益為依歸。因為全港百份之九十以上的住院服務都是由醫管局的醫院負責,我們更加必須公平、一致、合理。

與此同時,我也鼓勵同事要有創意和進步,包括醫療技術和病人服務,因為改進必然由改變開始。但許多改變都會牽一髮動全身,所以要涵蓋多方面去考慮,包括科學的層面、道德的層面,還有病人的層面。作為管理層,我們更要在創意與規範之間取得平衡,把改變所帶來的風險減到最少。但任何改變,也必然會增加風險,若社會能給予醫護人員更多信任、尊重、包容和鼓勵,我們必會有更多正能量去作出改善。

■ 陸醫生當年擔任聯合醫院行政總監時,已經就醫院的擴建花上不少心機,如今在瑪麗醫院,擴建的挑戰似乎比聯合醫院更快更大。你是怎樣處理這個重任,面對這個挑戰?

□ 瑪麗醫院已有70年歷史,隨著硬件(醫院建築)設施的老化,很多方面已經不能配合實際的需要。現時在繁忙時段輪候電梯可能需要半個小時,對醫療服務的影響可想而知。

再以癌症病人為例,他們可能需要分別到六至七個不同的地點,甚至跨座才可以得到所需的全部服務。為了改善現時的情況,醫院要安排義工作「嚮導」,讓病人能夠知悉有關樓層,從而節省穿梭的時間,但這當然不是最理想的解決方法。

瑪麗是一間教學醫院,但因地方是嚴重不足,在病房醫科生連儲物櫃也沒有,更遑論想騰出房間作個案研討。瑪麗又是港島區最大的急症全科醫院,更往往是全港公立醫院的最後安全網(任何其他醫院不能處理的,瑪麗醫院是最後一站),更要負責診治複雜和需要高科技治理的病例,包括器官及骨髓移植等,因此醫院的重建確實有必需性和急切性。重建雖然仍在規劃階段,但已經得到政府的同意,若一切順利,明年將會正式動工。值得一提的是,原來醫院有三個地方已被列為古蹟,這些都會增加工程的難度。

■ 擴建的壓力和挑戰當然大,但都是長遠的事。但如何應付最近換錯心的醫療事故,肯定是當前急務。請問陸醫生如何處理?

事件發生之後,我們立即了解情況商議怎樣對應。既然這是一個清楚和嚴重的錯誤,我們認為最直接和負責任的做法便是向公眾交代所有既知的事實和承認出錯。我十分佩服兩位醫生勇於承擔的勇氣。事實上,整個治療過程有份參與的同事不少於數十人,現階段我們不可以推斷責任全部在兩位醫生身上,但兩位醫生的承擔,正是表現出我剛才說的赤子之心。

■ 在港島區七間醫院中,瑪麗作為「龍頭」醫院,但同時要照顧其他六間醫院。作為聯網總監,你是如何分配醫院的資源?

□ 就資源分配來說,雖然最終也是由聯網總監決定,但常規的做法是會邀請六間醫院的行政總監直接參與,這就是之前所提的「透明」和「參與」的原則。在討論過程中更能準確掌握每間醫院的需要和緩急程度,從而作出公平合理的分配。有人會以為瑪麗是「龍頭」醫院,必定佔盡優勢,事實上並非所有「好處」都歸瑪麗,相反瑪麗不時要付出和承擔更多,總而言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分別在總部和三個聯網服務過,十分明白資源分配是一個「棘手」的議題,所以聯網內的醫院彼此更多體諒、信任和包容。

■ 陸醫生給人的感覺是舉重若輕,在繁重的工作中如何為自己減壓?對於院牧為病人所提供的心靈關顧服務,又有甚麼意見和提點?

□ 我其實沒有甚麼減壓良方,不過我會善待自己和從工作中有適當的抽離。現今的電子通訊方便,可以隨時接觸其他醫院同事或朋友,讓我不會只聚焦於一間醫院或一個聯網。有時候,朋友給我一個有意思的訊息或故事,也可啟發我,甚至有助解決自己面對的困局。無論如何忙碌,我會盡量每週或每兩週騰出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晚上,因為若不先約好自己,別人就會把我的時間表填得滿滿。若沒有公務午餐,我間中會到華富邨的茶餐廳,享受一個簡單午餐,雖然只是短短的時間,也要把自己從工作環境中抽離一下,這也能夠幫助減壓。

對於院牧為病人提供的心靈關顧服務,醫院是絕對欣賞和肯定的,由於地方的限制,瑪麗醫院暫未能提供更多空間發展心靈關顧服務,寄望醫院重建後可以得到改善。其實個別專科如腫瘤科病人對院牧服務的需求是越來越明顯的,醫護同事也更多主動轉介個案,相信院牧的角色和功能在醫院裡會不斷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