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那麼豐富地得到

 蔣月明 伯特利神學院CPE學員 

在計劃報讀臨床牧關教育(CPE)時,心裡很忐忑不安,因為曾經修讀過的同學都對我說,這個課程需要花很多的時間。例如:需要寫逐字報告、上課時間要朝九晚五、更要有很多的時間「整理自己」等,使一向膽小的我有點感到難以應付。所以在第一次課堂的前一晚,徹夜難眠,非常擔心。

既然這麼多的困惑及難處,為甚麼我還要報讀呢?原因是我確實是對課程有所期望,因為在伯特利神學院的一些個人成長輔導課程中,我開始認識到自己的成長影響著我今天的行為及思考模式。我極之希望有機會透過CPE幫助我去處理,去改變和更新自己。由於CPE是一個課程而不是輔導過程,所以我心裡想著,以參加課程的名義去達到輔導的效果,同時學習探訪病人的技巧,不是可以「一箭雙雕」麼!

開課後確實感到有點的意外,據我所知CPE是需要到病房探望病人的,因此意識裡覺得這課程是會教導一些探訪病人的技巧。誰知第一課的課程介紹,第二課的「醫院潔手」及「消防講座」,以及第三課的學員「生命故事」之後,隨即便要我們個別單獨的進入病房探望病人。那種不安實在叫我吃不消,在步入病房之前,心跳加速得特別厲害,內心不斷的籌算著怎樣跟病人打開話匣子、怎樣接觸病人、跟病人談些甚麼話題等等不停的在腦海中徘徊。我戰戰兢兢地帶著恐懼、焦慮、迷惘進入病房。老實說,我真有點覺得自己的「問題」比病人的更要多呢!

經過兩三星期的探訪之後,才開始對病房熟悉起來,不安和焦慮都減輕了。雖然探訪技巧在課程中依然沒有著重地提及,但我卻感受到一種另類的教授方式,就是「實務式的學習」,透過訪談的過程,慢慢地汲取和累積經驗,相比講授理論更為適切和實際。而事實上,與病人交談時,他們的人生經歷,確實讓我得到鼓舞,而且體會到一份堅毅不撓的精神、與及生命的能耐。此外,我亦漸漸明白到病人實際所面對和擔心的事情,未必是我可以想像的。我可以誠實地說病房裡每一位跟我談過的病人,都是幫助我累積寶貴的經驗,他們都不是我的「白老鼠」,而是我課程內可恭可敬的老師。

我回想自己到底與八個月前的我有甚麼不同呢?以往的我除了不會接納自己之外,做事往往完美主義、對自己過份的苛刻,要求極高,為的都是要證明自己的價值與能力,要讓他人知道我的重要和存在。今天的我就像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一般,開始認知自己的存在,是重要的和有價值的。因為在CPE課程的當中,讓我體驗到我在這世界上是「被歡迎、被接納、被肯定、被關顧、被重視…..」,這些正面的事情,我可以說在過去的幾十年間,從未那麼豐富地得到。

在課程中的督導、同學、院牧部的同工、病房醫護人員和病人身上,我都有所獲益。從督導與同學的相處中,我看到一份真摯的友誼,大家彼此扶持和鼓勵,彼此欣賞和流淚,共同進退的景況不斷發生。他們都在陪伴著我成長,同走生命之路,發生在他們生命中的事情,同樣都是每一個人都可能遇到和經歷的。由於在課程中集合了不同的處境和因素,加速了自己面對生命歷程的瞭解,增強了我對別人的明白和體諒,有助我在教會中牧養弟兄姊妹,明白他們所面對的困難,無形中多了一份同理,同時亦豐富了我在講壇上的分享,更生活化的教導真理的原則,做到情理兼備。

從院牧部同工的身上,我學習到認真地關心病者、醫院同事和探訪義工們的心靈需要,同時亦學習到院牧部的工作是需要彼此的配合,相互體諒和合作的,體現聖經所說的,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在病房與病人的相遇,使我深深體驗生命主權並不是自己所能掌握的,箇中的生命過程也不是自己預料所能及的,任何的事在任何時間處於任何的地點都有發生的可能,而且每個生命的遭遇,都只有相似,卻沒有絕對的相同,生命就是如何矛盾和可愛,也是上帝給與的獨特。

最後,在課程結束時,確實是捨不得,因為在我的生命中出現了很多「出現片時便消失」的同行者。他們都只不過是在我的生命時間線出現過,給我人生添上色彩,隨後就因著各式各樣的忙碌而改變。這份情誼、關係、知心的形態便慢慢地消逝,因為各人其後所遇到的又是新的事情,新的人生教練。話雖如此,我仍慶幸在我生命中,曾經認識CPE課程的每一位,其中所有的歡樂、笑聲都刻劃在我的腦海裡,我的生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