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再一次成長

 朱美玉 伯特利神學院CPE學員 

日子過得飛快,唸CPE第一、二單元都是十多年前的事,第一單元只是為了興趣而讀,但唸得很愉快,也未有想過日後會擔任院牧事奉一職。後來,剛踏上院牧事奉之路不久,又可以邊事奉邊再修讀第二單元的密集課程。

再次入職院牧後,發覺必須重新再學習,因而再修讀第三個單元CPE。再一次背起使命學習,初時都有些沉重的感覺,但很快就適應下來了。因為這課程是學習生命成長功課,並非全部是學術性的,也不會覺得陌生,讀起來也較易投入,打個比喻好像弓箭和箭靶一樣,只要向著紅心拉弓,不斷練習,直至達到目標為止。

透過在小組之間的互動學習,及個別督導時間,察覺到自己生命有很多需要被神修剪之處。這次CPE小組最大的特色是除了督導是男性外,全部組員都是清一色全女班。起初我覺得有些愕然,但又覺得很珍貴,因為我們在組內可以暢所欲言。透過小組的互動,覺得自己得著很多,因為從小到大,習慣做任何事情都是獨行獨斷,不懂得原來在人際關係之內,有著那麼多美妙珍貴的寶藏。修讀課程一個學期之後,發覺自己在人與人之間相處時思維敏捷多了,因此越來越喜悅與人溝通及相處。

以前的我,覺得適合就說多兩句,否則不談也沒有所謂,完全不需要與人拉上任何關係。今日的我,卻很重視與人溝通及建立關係,透過事奉經驗, 與人分享,造就對方。最重要是瞭解到在人生事奉中,神是我們的目標,以神的國及神的義為念,就會覺得神所創造的人類是可愛及活潑,事奉起來便會越覺得輕省。

每一次我都會珍惜上病房關懷院友的機會。雖然我有不足之處,但因著重視聆聽院友的需要,往往能使對方得著平安及釋放。最後福音之門是否打開,當然是聖靈的工作。這次實習的醫院也是我事奉的地方,是首次有CPE督導及學員在醫院上課及實習,所以很多時候我都要接待實習的同學。我並非資深院牧,起初會害怕被學員問及靈性關顧的需要及技巧等等的問題。感恩學員們懂得體諒我們,又謙厚地學習,我不好意思也要勉力回答(撐住)。因學員的原故,我也要做得更好。回憶神學生時代,我與學員們也差不多,今天因著她們我也得到造就,許多「沉睡」了的理論及實踐自自然然地再「甦醒」起來。

透過逐字報告,可以觀察同學在探訪過程運用的同理心,慰問技巧等方法是否合宜,當自己留意及理解其他同學在報告中所觀察及分析的對話,發覺原來自己也有很多不足之處,在實踐方面仍須時間操練及學習。

聆聽病人的生命故事,會感覺自己是有傷痛悲哀、眼淚及喜悅的人。有一個很深刻的例子。一位80多歲的婆婆訴說她一生的閱歷,她從8歲左右無親無故地隻身來港生活,一生坎坷。感恩是她的兒女們至今仍很孝順,由開始聆聽及關懷過程中的一個半小時,我眼淚不斷往心裡流,但中途忍耐不住,淚珠如流水湧流而出。婆婆自己用紙巾抹眼淚之餘,也同時拿張紙巾給我抹眼淚。這經歷仍歷歷在目,不易忘記。自此經歷之後,我更進一步明白如何用心去聆聽及適切的回應。

經過這學期的CPE,我的思維能力好像一條管子,裡面原被一些無用東西塞住,突然間感到堵塞物被除去,管道就變得非常暢通,心中的煩惱被突然解開了。透過小組的互動關係,對人的心敏感多了,也學會用自己的心去感受院友的需要,從而去進入對方的內心世界,並看到人生的經歷與信仰的實在。發現自己的生命再一次成長,發覺自己真是一個幸福者。

要成為一位合適的心靈關顧者,最重要是仰望神的心意,按祂心意而行。耶穌是我們的先行者,跟從衪所行的路絕對是蒙福的。在現階段,生命仍在被神雕琢,過程是會傷痛的,但知道傷口被神包紮後得痊癒,便能成為流通的管子,祝福普及天下的萬民。

這一切學習也再次奠定日後要向帶領中國同胞歸向耶穌的心志。當然這不是我的力量,而是與神同工,才能彰顯神的榮耀。我不知何時會回中國事奉,因曾有六年時間全家回祖國作自由傳道一職。回港已有三年時間,並任職院牧至今,或許這次學習是為我日後再踏上前路的預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