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畢生難忘的11個星期

 袁穎純 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 2016年暑期密集CPE課程學員 安息年報讀CPE 

全職牧會六年後,去年我趁著安息年進修假,安排修讀臨床牧關教育(CPE)暑期密集課程。因著過去牧職事奉中,曾與多位年輕卻身患重病的人同行,也陪伴他們走完人生路,包括教會肢體、親戚和相識二十多年的好友,其中有長期與病患掙扎的,也有中風突然離世的。他們大多沒預備好面對自己的死亡,因而帶給自己和摯親遺憾。我一方面感到自己有負擔與他們同行,另外一方面卻感到身心靈都極之沈重。因此,報讀這個課程主要的目的,是想得到啟發和重整,讓自己更能與病患者及喪親的家屬同行。

原本暑期密集課程主要是為神學生而設的。還記得面試當日,督導一開始便問我一連串尖銳而埋身的問題:「你是否不容易接受別人意見?是否自信心不夠?若獲取錄但置身於一班神學生當中,能夠有何貢獻?」等等。我現在還深刻地記得,面試後那份強烈的失落感,讓我反思自己生命中需要正視的問題。過程就像接受了一節嚴肅的輔導約談。後來我真正獲得取錄,以一份期待、珍惜和喜悅的心情開始這十一個星期既密集且嚴謹的CPE學習之旅,以醫院為牧區,接觸正面對病患挑戰的人。

走進醫院病室

以臨床真實個案中作神學反省,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學習。督導和同儕在小組當中建立了一個彼此信任的關係,像多面鏡子把自己的盲點照出來,讓我加深對自己的認識和了解。過程中我學習敞開自己的生命,謙卑放下自己,讓督導和同儕向自己的生命發出挑戰。

透過周記反省及逐字報告,不斷提升自我反省的能力。在人際關係小組互動中,當每人都專注聆聽各人的難題時,就從中得著一股更新的力量。此外,這種交流與互動經驗,也提升我的聆聽和同理能力,不但有助我日後與同工及弟兄姊妹相處,更能改善我的牧養技巧。

個別督導除了適切地在學習目標上給予度身訂造的建議,還成為自己生命更新的資源,而透過同儕互相督導,因著各人不同性格特質所帶來不同的回饋,能開闊視野,從多個角度去面對自己的困難。還有緊急召喚(on call)的臨床經驗,裝備我對臨終牧養有更深刻的學習。記得有次當值,從晚上至零晨連續三次面對死亡的個案,心中很沈重。幸好在督導的陪同和指導下與家人同行,能給他們帶來安慰。我學習到不要介意付出多一點,讓離世者的家屬能夠透過院牧的陪伴,得著多一點的安慰。

從「心意更新」到「出死入生」

透過臨終關懷的學習,我體會到付出真誠是最關鍵的牧養態度。藉著個案交流和個別督導,我發現若自己未真正好好處理和轉化過往失去家人和朋友的傷痛,便會阻礙著自己走進別人身患重病及至來到人生盡頭的處境中,遑論有效聆聽、關顧和牧養,反而更自感無力,不知不覺間用了很多外力勉強支撐下去。惟有經過反省及轉化,除去個人的阻礙,才能進入對方的心靈裡,以同在和同理與人同行。

「出死入生」是我這次CPE學習的深刻體會。死亡不能將「愛」從生命中奪走,也是我最大的領受!我期望得著力量與身患重病的人同行。然而,同行者必須先處理好自己對死亡的恐懼。昔日失去摯友曾使我極為哀痛,感到永遠失去一個明白我和無條件接納自己的知心友。原來這份未經處理的哀傷一直阻礙著我關懷末期病患者,直至當我領受朋友的生命就像一粒麥子死了,卻在我的心田裡結出許多子粒來。她面對病患和死亡那份堅毅不屈的態度,仍然在教導我如何真誠地關懷病人並與他們同行。耶穌基督和已故的弟兄姊妹的愛常存在我心裡,成為我今天生活的動力和盼望。

經歷心靈大翻身

想起這十一個星期,每天長途跋涉從愉景灣往返大埔,到病室探訪,與督導、同儕一起敞開生命,並且在緊急召喚當值時看見生離死別的場景,實在十分艱難,加上那些做不完的反省功課,真是非常吃力,簡直使人身心俱疲。但我發現原來當中能夠讓我維持下去的動力,乃源自我對教會弟兄姊妹的愛。這個發現何等寶貴。

回看入學時定下的學習目標,我為自己所經歷的更新感到雀躍。尤其是在個人成長方面,雖然身體感到勞累,但心靈卻經歷了大翻身。督導和同儕真誠無私的付出,更讓我經歷了真實的團契生活。原先阻礙著自己靈命成長的包袱不知不覺間變得輕省了,讓我帶著一顆更新了的心回到所服侍的群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