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不單行

 分享:黃胡麗萍  整理:思澄 

十一年前,麗萍和天賜攜手踏上紅地毯,在自己的母會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九龍堂,許下了「無論富貴、貧窮;健康、疾病;順境、逆境;也不離棄你……」的終生盟約。十一年後的同一日,麗萍在同一個地方,向著全教會的弟兄姊妹,分享關於她和天賜的蒙恩故事。但在這個特別的時刻,特別的場合,當日與麗萍攜手步入教堂的天賜,卻沒有與她同來,因為他仍在東華東院。

「○四年的三月,天賜的耳朵有點聽不清楚,檢查之下,發現原來是有了鼻咽癌。噩耗傳來,使我們十分愕然,但我們依然積極面對。我們馬上把消息告訴教會,請求弟兄姊妹代禱。天賜經過了三次化療,四十次的電療,面部的組織大部份都因電療灼傷了,人瘦了幾十磅。但他心裏真的滿有平安,三個多月的辛苦,他一句埋怨的說話也沒有。」麗萍沒有講自己的辛苦,只欣賞丈夫的堅強忍耐。平靜的語調,更使人難以猜想到,往後還有更驚心動魄的遭遇。

「當我們正期待還有兩次治療,天賜就『醫好』了。六月八日的早上,我發覺天賜全身僵硬,發高燒,於是馬上叫十字車。到了醫院,天賜每三小時抽筋一次,醫生初步診斷是腦膜炎,並為他用了十分重劑量的鎮定劑。但天賜的情況不但沒有好轉,第三天,抽筋的情況更惡化到每十五分鐘一次。這時醫生判斷他是腦炎,這時天賜已完全陷於昏迷,只靠呼吸器維持。直至二十多天之後,院方才證實天賜染上的是罕見的日本腦炎。」群醫束手,藥石無靈之際,人還能倚靠甚麼呢?

「自從天賜患上鼻咽癌,教會的弟兄姊妹一直有關心和代禱。六月八日,當他昏迷入院之後,我們團契的弟兄姊妹,就組成兩人一隊,每天到醫院探望天賜和我,又發動通宵代禱,他們成為了我和天賜最好的幫助。因為天賜完全昏迷的時間太久了,醫生甚至判斷他已經不可能有轉機,但我們仍沒有放棄。直到天賜昏迷的第三十九天,當日正掛著八號風球,醫院給我電話,表示天賜可能唔得了,要我立即去。當晚,天賜又再送入ICU,我們就不住的禱告。第二天,是天賜昏迷了整整的四十天。我們發現他的指頭動了,大家歡喜若狂,不住的叫他,他開始了一些有意識的反應,於是我們叫醫生護士過來,證明天賜甦醒了。」神並沒有叫這些長期守望的人失望,他們終於熬過黑暗的盡頭,等到了曙光的出現。

「之後,天賜每天也有一些進展,但長期的昏迷、臥床,之前又因治療鼻咽癌,身體的抵抗力變得很弱。所以,不單身上長了褥瘡,更染上肺炎。但最難的路我們都走過了,這一點的崎嶇算不得甚麼。由天賜甦醒到如今,已有百多日了,他由只能動一根指頭,到今日可以坐,甚至輕輕推動輪椅,能聽、能講,有味覺、嗅覺,這一切都是神蹟,是神的恩典。回望這一段日子,其實我的心情也有起有跌,幸好有很多的弟兄姊妹支持我們,甚至不在香港的也會打長途電話給我安慰鼓勵。」麗萍和天賜走過了這段人生苦路,更體會到禍不單行──遭遇禍患的時候,不可單獨自行,必需倚靠神,並與弟兄姊妹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