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外院內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自從03 年發生SARS之後,又出現禽流感、日本腦炎,醫院為了防止傳染病的入侵,設立了「警示措施」,並因應不同級別的警示,作出不同程度的限制。最近,因為越南方面發現禽流感個案而亮起黃色警示。醫管局更發出指令,停止所有醫院的義工服務。才恢復不久的院牧義工的探訪和聚會,又要再停頓下來。

按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 的警告,禽流感不但不會在短期內消失,而且有可能成為比SARS更厲害的傳染病。香港作為世界都會,跨國樞紐,全世界任何地方若發生傳染病,即使沒有直接影響香港,香港也必然要響起警號。換言之,醫院又要限制探訪。因此,我們可以預見日後的院牧服務,必因此而大受影響。面對傳染病的威脅,各醫院都在設施、管理、運作各方面花上大量的人力物力,作出改善。影響所及,院牧服務難道仍可以像SARS發生以前一樣嗎?

瞭解院牧服務的都知道,院牧服務主要就是透過院牧和院牧義工進入醫院向住院病人提供心靈關顧。現時,院牧在醫院已得到相當尊重,即使在警示下,仍可繼續在醫院中照常提供服務。但院牧義工方面,因為主要都是受過一些短期訓練的基督徒,而他們的「服務」,從院方的角度來看,和其他的義工是差不多的。因此,當出現警示的時候,這些院牧義工和其他的義工,也一同被禁止進入醫院。

在這一 期的〈與HCE對話〉,我們已率直的把這個問題向馮康醫生反映,並提出可否容許一些受過充份訓練,又會長時間參與探訪的院牧義工,讓他們可以得到准許,在醫院出現警示時,仍然可以入院為病人提供服務。我們非常高興馮康醫生答允可以考慮,但相信若要真正落實,我們必需在院牧義工方面,做大量的工作,才可能符合院方的要求。因為這既關係院牧義工的安全,亦涉及病人和醫院的安全。若然我們不能保證院牧義工具有足夠的訓練和能力,根本不可能謬言要求院牧義工在警示下進入醫院。

在上一期的〈特稿〉,新界東醫院聯網心靈關顧服務的主 席葉衛忠醫生,曾坦言希望院牧能夠由「義工」,轉變為「名譽僱員」(Honorary Staff),使院牧就可以由一個院外人士的身份,成為一個「院內人士」,這樣院牧可以進一步參與醫療過程,從而提高院牧服務的形象和水平。

葉醫生的期望,是出於他對院牧服務的欣賞,希望院牧們更上一層樓;而我對馮醫生的請求,則是希望可以使院牧義工不至因為「警示」頻頻而停頓。這兩者是並行不悖,相輔相承。而最關鍵的是不論是院牧,或是院牧義工,都要由院外參與,轉為由院內認可。唯有這樣,院牧服務才可以持續性的發展。否則,院牧服務不單難以發展,甚至繼續下去也會出現困難。

然而,由院外轉為院內,又談何容易? 涉及的有訓練、管理、參與者的質素、委身的程度,要改善當中每一項,除了要向上帝求恩之外,還需要人力、物力、心力、智力,當中每一項對院牧室都是挑戰。但現實已經擺在面前,我們亦必需努力以赴,希望每一位關心醫院病人的弟兄姊妹,給我們和各院牧室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