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守妳身旁

 陳惠芬 

明:

個多月沒有見妳了,妳好嗎?因為工作調動關係,我少了時間來探望妳,但仍掛念著妳,知道現在的妳有更多人關心,我很開心。在眾多的院友中,我最放心不下的是妳和另一位院友,因為與妳同行了一段日子,知道妳的痛苦實在不是容易面對的。

從初認識妳到現在,看著妳身體的機能不斷衰退。從可以用腳拉動輪椅向前到只能靠人推動輪椅;從可以抬起頭到要用頸箍支撐頭部;從可以吃牛腩飯到要插胃喉;從可以書寫到只能豎起大拇指作表示。每一個階段的轉變都令妳痛苦不已。妳樣貌娟好、身材纖瘦、眼睛大大的,本是一個可人兒,但一個病卻弄得妳如斯地步,妳的忿怒、不甘,又豈能用任何的言語來表達呢?

明,過去的日子,我從不敢對妳說:耶穌愛妳!因我知道妳恨神。如果神愛妳的話,妳為何會弄得如此呢?每次看見妳眼淚連連,用妳微弱的聲音哭泣,我是無比的心痛。我真的不敢輕言對妳說安慰的話,因我覺得這些話對妳太空洞,只能默默的守在妳身旁為妳送上紙巾,輕拍妳的肩頭,我們就這樣建立了一種關係。妳知道我明白妳,妳的表達不用費力,單從妳的面部表情、眼神,我們就可以溝通。明,我珍惜這份情誼。

去年那次轉院,妳是千萬個不情願,卻又好似妳的病一樣,無法改變。記得妳在新院舍的飯堂,控制不了久經壓抑的情緒,從心底的深處,將一切的冤屈都哭叫出來。妳竭嘶底裡的大叫了好一段時間,一時間我真的有點不知所措,只用手抬著妳的頭,因妳太用力,差點要從輪椅上跌下來了。當時我的心痛極了,我很少在病人面前哭,但那次我的眼淚差點要流下來。明,我想妳在我面前可以盡情哭訴表達,彷彿妳向造物者道出不能言喻的忿怒、不甘和痛苦。

但自那次後,妳卻對神的感覺變了,妳願意祈禱,又從祈禱中經歷神的安慰,妳比以前開心。妳生命出現這個轉捩點,而我竟是你的同行者,妳知道我的心情是多麼的欣慰!那天妳願意接受耶穌,決志信主,妳知道我是何等開心!明,妳雖然接受了耶穌的救恩,卻不等於困難會變得容易行,但以後的日子,有神與妳一起面對困難,並且今天妳是存著盼望,這病已經不能轄制妳的心靈,使妳活在黑暗裏,這正是信主和不信主最大的分別。

明,多謝妳讓我這段日子與妳同行,從妳的身上讓我看見生命的掙扎,也看見生命的光輝。我欣賞妳,願未來的日子,妳的生命活得更光輝。願主祝福妳!

陳院牧
14/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