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覺人生

 姚佩靈 

我坐在寧靜幽暗的一角,再次思考人生。

每個人背後也有不同的經歷,而我的經歷是從翻開約伯記開始的。約伯是一位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他是一位義人,但亦遭遇試煉,而且神是容許事情的發生。那時,我感到疑惑,為甚麼這位正直愛神的人會遭受這些試煉呢?當我不斷翻閱約伯記時,神開我的眼睛,讓我看見第四十二章五節所說的「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

○三年二月三日得知自己患上急性淋巴血癌,感到十分無助和難過。

二月四日神的大能彰顯,祂安排傳道人來家探我,為我的病況禱告。並在她的安排下,我得以跟一位腫瘤科醫生會面,使我可盡快入院接受治療──若不是認識了這位醫生,我與一般病人無異,需要排期接受觀察,入院可能是數月後的事了,醫生跟我說:「你知道嗎?只要拖多一星期,你的小命可能不在。」

在治療期間,我得到醫護人員的悉心照料和關懷,這給了我不少的支持和鼓勵。期間爆發了非典型肺炎,醫院嚴禁探病。這時父母不辭勞苦、風雨不改地為我帶來美味的湯水和膳食。窗外,一邊揮手離去,一邊跟我通電話的,是我年老的雙親,他們如斯體貼和關懷,使我感到親情可貴。神透過湯藥和各人的真摯問候,為我苦悶的住院生涯添上了一絲溫暖。神的大能和實在,何其高深!

一個月後,我的癌細胞在我身上徹退了,感謝主!為使它們「全軍覆沒」,醫生建議我半年後接受骨髓移植,因此我的姊姊和弟弟到醫院驗血。最後,我弟弟的骨髓跟我完全吻合,而且報告顯示他的血液非常健康。等待換骨髓的日子有好一段時間,這段期間裡,弟弟的健康良好,而且很健碩。從弟弟身上我體察到神的作為是何等高深。年紀輕輕,年僅十四歲的他知道要捐骨髓給姊姊,全沒懼怕和膽怯。而且還十分勇敢地面對抽血和抽骨髓的過程,他的勇氣鼓舞著我。彼得前書五章十節說:「那賜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裏召你們,得享他永遠的榮耀,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堅固你們,賜力量給你們。」

○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入院準備接受骨髓移植。

十二月十三日至十五日需要接受連續三天高劑量的化療,這段期間,身體並沒任何反應,仍然大吃大喝,感謝神的保守和眷顧。

十二月十六日至十七日需要接受電療,這段期間,我肚瀉了兩次,仍然感恩的是身體狀況尚可。這時候,鄰房經常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哭泣聲,有時半夜醒來,依稀也聽到她在嗚咽抽涕,我的心已經倦了,很想跟她一起隔牆痛哭。有一天,我對照顧我的護士說:「我常常聽到鄰房的女孩在哭,可否把我的電話號碼給她呢?沒有甚麼,只是想跟她聊聊。」過了一會兒,她真的打電話給我!就是這樣,神讓我認識了她──明珍,從那天開始,我們便常常隔房通電,可能她費了很多時間和我傾電話,弄得沒有空吧,漸漸地,我聽不到她的哭聲了。明珍是一位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對基督教也很陌生。有一次,她為將要面對的「抽骨髓」感到非常憂慮和害怕。這時,我便與她一起禱告,求神賜她一顆平安的心,減輕她的痛楚。事後,她的回應是「今天沒有哭,妳為我祈禱,妳的神幫了我」感謝主!神是聽禱告的。

十二月十九日是我接受骨髓移植的大喜日子,手術進行時,我感受到弟弟的骨髓在我的體內運行,這是非常溫暖的,感謝主!

十二月二十八日白血球指數跌至零點二時,我的口腔牙肉兩側出現紅腫,而且很痛。神垂聽孩子的禱告,我祈求祂的醫治,就是祂的保護,使我縱然感到痛楚,但仍能進食和說話。而且食量沒有減退,聲線還非常清晰,有如往常。可是,我的味覺癲倒了──牛奶糖是茶味、水是帶有腥氣的鐵銹味、雞蓉麵是辛辣的、罐頭雜果的鮮甜也不知到了那裏去了,但那時我每天也進食飽飽,然後睡覺。

十二月二十九日,我的痛楚漸漸減退,味覺也恢復了。那時,有一位沒有宗教信仰的護士對我說:「妳的神幫助了妳。」這一刻,我想起詩篇的一節金句:「無言無語,無聲音可聽,神的大能卻在世上知曉。」感謝神!讓我在患難中經歷她的大能,祂的醫治使我感受到祂的實在,亦因此把信心堅固了。

有一天晚上,心中寂寞得很,煞是難受,過了一會,有一把聲音在我耳邊擦過:「佩靈,定晴仰望神!」他的聲音慈祥,可滿有威嚴,使我肅然起敬,從這天開始,我決定一生定晴仰望神。

醫治過程確實辛苦,神容我有此經歷,為讓我體會祂的大能,這些一切也使我的生命增添了色彩,因我每天也滿有喜樂,主耶穌每天也居於我心,使我得享豐盛的人生。

最後以詩篇一百二十一篇一至八節作結:「我要向高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