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天國的信

 鄧秀光 

親愛的金伯伯︰

從同事們的口中,知道你已經離世,回到主的身邊了。這對於你並非憾事,因為你已息去世上的勞苦,不再有疼痛、悲哀、哭號,而且得享永生。當東半球是日落,黑暗籠罩大地時;西半球卻是黎明,旭日初昇。就如一首詩歌所描述,「日落之那邊,賜福之早晨,在天堂樂境,與主相親。勞碌盡完畢,榮耀之黎明,日落的那邊,永遠歡欣。」

金伯伯,記得我第一次探訪你時,你安靜地坐在靠近窗邊的床上,神情落漠。我們用普通話交談,你感到被關懷,彼此談得投契。那個經驗使我更體會到共同語言的溝通,才能打開人的心扉。你心境悲涼,患了肺癌,說話氣喘,你自行掀開蓋著下半身的被,展露你一條腿是切斷的,因此自覺是廢人,悲觀消極。但當我與你分享福音時,你卻非常專注地聽,很動容。
我邀請你相信主耶穌,你虔誠地閉上眼睛,隨著我作決志信主禱告,之後你內心有平安,面露笑容。我為你有寶貴的信心,承受神豐盛的救恩而欣喜。你的改變,又教我這個時常口講福音的人,再一次經驗到福音的大能。金太在你追思禮拜後寫信告訴我說,你是一個只相信自己,不信別人的人,能順服於主耶穌面前,真是一個神蹟。你患有末期肺癌及糖尿病,因長期受疾病的折磨變得徬徨、無助、無奈、情緒低落。因聽信福音,走出了人生的低谷,把自己的生命交託給主,以致能坦然面對死亡。

雖然你的「日子短少,多有患難」,但你在療養病房時,很用心地學習聖經,閱讀屬靈書,心中充滿對主的感恩。主也實在藉著一群醫護人員和基督徒關懷你,陪伴你有尊嚴地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我仍記得你很喜歡聽「這世界非我家」和「親愛主,牽我手」,這些詩歌成為你心靈的綠洲,給你鼓勵和安慰。你所表現的勇氣、平安,還有不竭的追求,已成為我們疲憊時的一股清泉,也給我們鼓勵與安慰。

由於你熱切的追求,我們於是開設了靈友組,你每次都坐輪椅出席,教會牧師和女傳道不時來探你,為你禱告、施聖餐,專科護士很關切你的身體和情緒,醫務社工到你床邊彈結他一同唱詩讚美。金太一日兩次陪伴你,給你預備美食及無限的支持,這一切似乎都是我們對你的關愛,但實在卻是你給我們服侍的機會。你的經歷,變成激勵金太的力量,也鼓勵我們沿著你的路走下去,繼續懷著主的使命,傳福音,服侍主。

別了,金伯伯,我常想念你。後會有期。讓我們在天家再相會吧!

鄧院牧敬上
2005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