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並不是苦難

 吳冰清 

去年,我的姨甥女腎臟突然患上了怪毛病,腎臟組織與腎膜之間出現了積水,那些積水不斷增加把腎臟壓住,導致腎功能下降,經過一輪診斷,由於醫生們都無法找出真正原因,在緊急的情況下只好替她立刻動手術,把積水先行抽出。手術後暫時解除了對這小生命的威脅,可是醫生還未找到根治的方法,看到她的痛苦狀況,真叫我痛心和擔心。

我禱告的日子

七月二十四日,星期天,我和丈夫到醫院去探過姨甥女後,我如此祈禱,「主啊!求禰賜給我的姨甥女平安、健康、幸福,請主禰不要讓一個小女孩去受這麼多肉體上的痛苦,請禰不要讓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給病魔折磨。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她,實在叫我這個把她當成自己女兒的阿姨痛心非常。主啊!如果可能的話,就讓我們這些可以承受得起的成人去承受這一切痛苦,讓我去承受。請主禰一定要應允我這個禱告,一定要應允。感謝主,啊們!」

這是我第一次真真正正懇切的、咬牙切齒的、熱淚滿面的向上主的祈禱,但當時我並非一個基督徒,也不懂得如何才是真正的祈禱,心裏只知,到了這個甚麼也做不到的時候,只可以把這一切解決不了的事情交託給主,希望依靠著主能得到平安。

探過姨甥女之後,便和丈夫駕著電單車回到大嶼山去,我的丈夫在那裏開設了一間小店舖。誰料在途中遇上了交通意外,車子在下坡的時候剎車失靈撞向路旁的石壆,我和丈夫雙雙跌進山坡裏去,可能因為我是乘客,所以傷勢比丈夫嚴重很多。幸運的是我的丈夫只是受了輕傷,而我的頭部也沒有嚴重受創,還能保持清醒的頭腦回應丈夫,好讓丈夫在黑暗的樹叢中找到我,然後報警求救。在這次意外中,我的腰椎、盆骨等多處碎裂,腹腔和頭部受傷積血,傷勢頗為嚴重。經過兩次手術後,在醫院接受了三個月的治療。這個意外的日子,也正是我懇切的向主禱告的日子。

像嬰孩一樣

手術後我不能坐起來,一直躺在病床上差不多六個星期,也有很多原來覺得很簡單的事情,在這個時候都做不來,整個人就像初生嬰兒一樣,要學怎樣在床上吃、喝,就連大小二便也要學。怎麼學?首先是學用尿片,原來躺在床上大解是很困難的一件事,記得第一次在用過通便丸後,我也得花了將近兩小時,肚子痛之餘還要用盡全身氣力,而且滿身大汗的才完成大事,護士形容我像人家生小孩一樣,最後還要讓別人替你清潔。

躺了五個多星期,最令我雀躍的一天來臨了,我終於可以離開病床學站立、學走路了,感覺就像小孩學走路一樣興奮。現在想起來,不禁使我想起聖經中哥林多後書五章十七節:「無論誰,一旦有了基督的生命就是新造的人;舊的已經過去,新的已經來臨。」我真的像嬰兒一樣,經歷重新做人。

主奇妙的安排和預備

我感謝神聽到我的禱告,賜給了我心靈的平安,使我從黑暗的樹叢中睜開的第一眼直至整個治療過程,心裏一直都出奇的平靜,沒有半點驚慌,沒有半點擔心,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失去生命或會有任何傷殘。

主沒有讓我跌墮在堅硬的鐵欄或石頭上,衪讓樹叢接過我後再讓我落地。替我做手術的是醫院骨科中最有經驗的顧問醫生,他成功地在我體內植入金屬支撐架,使我能重新站起來繼續人生。

在我最難受的日子裏(神經開始復原時,雙腿像被火燒一樣的灼痛兩個多星期,很是難受),主讓我認識了院牧,透過她,我對神加深了認識,在神的引領下,我決志信主,讓神帶領我走過這段艱辛的路。神更巧妙的安排姨甥女轉到我住的醫院接受治療,讓我倆更接近的一起奮鬥,也減輕了家人的負擔,尤其是我偉大的單腎老爸,每天不辭勞苦的為我們送湯送飯,還有五位姐妹和她們的丈夫及男友,丈夫的哥哥、嫂嫂和姊姊,他們幾乎每天都在下班後帶著疲乏的身軀來醫院探望我們,從不間斷,丈夫和女士們更沒有半點怨言和半點嫌棄的每天為我清洗,為我按摩,就像照顧初生嬰兒一樣,無微不至。家人、朋友、上司、同事們,還有妹妹帶來教會中的一些弟兄姊妹給我支持、鼓勵、禱告和服侍,這所有人就像是主派遣來的天使一樣,陪我走過這段死陰幽谷。

所有事情,總有它的原因

很多身旁的朋友和同事都認為,我是倒楣才遇上這次意外,真是不幸、痛苦和可怕,但我卻認為這是上主給我美意的安排。雖然在肉體上我確實受了點苦頭,但我相信每一樣痛楚都不是無緣無故的,今天的我仍能站起來,肢體上沒有半點殘缺,容貌沒半點改變,仍能活在這世上去感受、去接受身邊許多人的愛,這豈不是主賜給我最大的恩典嗎?因為這次意外,我和丈夫、家人更緊緊的維繫起來,大家學會了體會和諒解,互相更加關心,感情更加深厚。所以應該說,我得的比失的還要多,我失去的只是某程度上的活動能力,但我得到的是無限的愛、無限的關懷和支持。

雖然我尚未完全康復,還待第三次手術,但我仍然感謝上主為我安排的一切。姨甥女的病雖也未能找出病因,但情況尚算穩定,願她終有一天也會明白,這並不是苦難,這或許是一種磨練。


* 本文作者經由瑪葵院牧室邀請撰稿,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