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院牧是蠻不錯

 龍雁玲 基督教聯合醫院院牧 

親愛的笑芬:

全時間的神學院生涯,習慣嗎?功課一定很繁重吧!我這位過來人,十分明白。

上次會面,你說很羨慕我當院牧這個職事,還說希望畢業時步我後塵。我聽了十分欣喜。一方面我的工作得到肯定,另一方面院牧行列的確需要新力軍。院牧是一種甚麼樣的事奉,讓我向你道來。

眾所週知,醫院是一個多種專業集結的地方,在一個有限的時間、空間去救命治病。在醫院中,每一個專業都在解決問題、完成工作、都在「做」(doing)。唯獨院牧是一個「不做」的專業(non doing)。我們的專注是「同在」(being there),是與全神傾注有關,與過程有關,與臨在(presence)有關;但與目標、事工、結果卻無直接關係。院牧的「在」(being),很多時候叫病人感到溫暖、親切,如果說得不清楚,我抱歉。在此,就讓我分享一個個人在院牧事奉的經驗說明一下吧。

昨日,我探了一個婆婆,九十多歲,四天前剛完成手術。我聽她用自己的鄉下話分享心聲。我感到她的無奈、迫切。事實上,我聽懂她的言語少過八成。之後,我聽到個「黑」字,又望到櫃面有一樽黑色的飲品。「婆婆,你是否想喝這個?」我將那樽飲品送到她的面前。「係呀!姑娘。」她接過飲品,繼續談話。我又聽到個「女」字。「婆婆,你個女整俾你飲,是嗎?」婆婆點頭。「多謝你呀!姑娘。你識聽我講,其他好多人唔識聽我講。」

婆婆好開心,終於有人明白自己,那怕只是「飲飲食食」。這次探訪,最重要不是我對鄉下話掌握幾多,因為說話只是一種溝通媒介,婆婆卻是我整個人的溝通對像。「在」(being)幫助了我與她連繫;感通之中,就算是隻字片語,也能協助我瞭解老人家的心意,並表達出來。

你現在可能領略多一點我對你所說:「牧養(pastoral care)本身就是一個靈性的鍛鍊(spiritual practice)。」我知你對靈修學(spirituality)很有興趣,所以我認為你將來當院牧是蠻不錯的。
 
以馬內利!

雁玲
2006年4月

 

*龍雁玲院牧已赴美進修CPE督導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