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有笑聲可聽

 勞家怡 靈實寧養院院牧 

flowerpot親愛的劉老師:

能陪伴你走人生最後一程的日子,是我的榮幸。當中陪伴你一起掙扎、一起無助,一起帶著盼望的面向死亡,叫我對生死有更深的反思與學習。故此,我稱呼你為老師,不只是因為你本身就是一位老師,更重要是從你身上,我學到了很多。

記得你初入靈實寧養院時,同事告訴我,你很兇,把他們罵得很厲害。因此,我很怕你,但我又不能不去探訪你,於是便鼓起勇氣,跟你打招呼,問候兩句,但很快便離開你的病房。直到有一天和你有更深的交談後,我明白你只是對自己的病憤怒,因為未能接受病情已到了無法醫治的地步,更加不想死,面對種種的矛盾,才令你感到沮喪和煩躁。其實,你是一個溫文有禮的人,記得同事幫你抽痰時,你很辛苦,但仍有禮地說:「唔該,不用再抽了!」然後,用微弱聲線說:「謝謝!」從反省中,你使我明白到要接受病人的感受,亦不要把病人的情緒投射於個人身上,要勇敢地進入病人的負面情緒中,陪他走出幽谷。

記得有一次,我問你一生中最難忘的學生是誰。你告訴我有一個頑劣的學生,你對她特別嚴厲,起初她不喜歡你,後來她改變了,結果她成了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並回來探訪你。而你,也曾嚴厲的勸告我不要冒打大風之險到台灣去。那時,你對我說:「不要用性命去搏,日後也有機會去。」雖然最後我仍堅持去了。但回來後,第一時間向你報平安。你那份喜悅的心情,我至今仍記在腦海中。我送上豆腐乾作手信,你用力地吃那硬硬的豆腐乾,還聲聲說:「好吃!好吃!」老師,謝謝你對我的關心,又教導我對人要真誠,是就要說是,不是就說不是。這經歷使我反省:院牧和病人要用真誠去建立愛的關係,令病人不只接受關懷和愛,更有機會付出關懷和愛。

你最喜愛種花,一天,我和你在寧養院陽台乘涼,你看見我們那些像雜草般的植物,就主動的教導我修剪那些根。你一邊教,我和活動統籌員一邊剪,修剪後,你露出滿意的笑容。又有一天,你和我提起陽台上還有其他未修剪的花,你計劃如何將它們種好,但一直沒有空。一天,你突然興緻勃勃想起那些花,便說要去種花,你冒著冷風,堅持要種好那些花後才回房休息。可惜自此以後,你再不能到陽台看花了。老師,你提醒了我,主所愛的,祂必修剪,使它結果子更多。在教導我種花的過程中,最令我和同事深刻的是,有一次你看到枯黃了的花,我們問你:「它仍可救活嗎?」你就像一位智者一樣,笑著說:「無可能了!如果仍有綠枝,仍可救活,但現在救不回了。」你更告訴我,要在病人離開前,完成他未圓的心願。從這句話中,你提醒了我要趁白日多作主的工,到黑夜就不能作了。

在臨終前,你表示耶穌在你心中,心中有平安。但在你彌留期間,你卻有很大的心靈掙扎,幻覺的出現令你心緒不寧。我在旁邊陪著你,你告訴我:「要回家陪伴太太。」那時,我想起你必定是記掛著你的太太,於是便通知護士,請你太太來陪伴你,有太太在旁,就比一切都滿足。這溫馨的一幕,提醒我作為關懷者,要接受自己的限制,在關懷他人時,亦不能忽略家中的親人。在你離世前,你仍記掛著寧養院的花,叮囑我要換盆,要剪根。你的責任心,是我所敬佩的,我只能告訴你:「我學會了,家雯也學會了,你放心吧!」那時,你露出了滿意的樣子。

在你感到驚慌之時,你告訴醫護人員想見院牧,你坦白的告訴我:「我知道我快要死了,但我不想!」我勇敢地問:「你怕嗎?」你說:「怕﹗」我道出了你的怕是因為不知死是如何,於是向你解釋聖經的道理,亦給你在聖經裏的確據,你聽後,像鬆了一口氣,然後你跟我一句一句地說出一些經文後,心就安定了。最後,我說:「老師,我也捨不得你,他日我也會到天堂,雖然你會先到天堂去,到時,我要找你,我們在天堂再見!」那時,你睜大了眼睛,用肯定及雄壯的語氣告訴我:「好!天堂再見!」

離別在即,寧養院內,仍有笑聲可聽。

也是你的學生
家怡
  1. 基督教靈實協會新設的服務單位,設有50張病床以自負盈虧方式營運,為生命晚期病人提供全人醫療護理和心靈關顧
  2. 靈實寧養院負責病人及義工活動的活動統籌員
  3. 院牧帶領病人讀約3:16、約14:1-4,6、約1:12,並作決志禱告

chap_lo.jpg勞家怡院牧與丈夫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