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險之旅 ─ 一個弔詭的學習課程

 林偉廉 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主任院牧/臨床牧關教育課程督導    許美恩 美國夏威夷臨床牧關教育中心學員  
cliff生命的開始是在母腹之中,胎兒是在這裏被孕育直至出生,我們知道這個過程是充滿危機的。然而,我們都會相信和認同,母腹始終是孕育胎兒成長最安全的地方。筆者曾有機會親睹女兒的出生,第一次接觸她的並不是父母,而是醫生一雙陌生的手,當然,即使是父母的手,仍然是陌生的。我們都有一個印象,當嬰兒出生,所謂呱呱落地,是誰令她哭呢?是醫生拍打她的「pat pat」嗎?我想,當胎兒出生離開母腹的一刻,最先失去的可能是安全感吧!(sense of security)。嬰兒一進入世界,似乎便要在恐懼(Fear)與安全(Security)中翻來覆去,展開冒險的人生旅程。

臨床牧關教育課程強調學員是在督導之下學習,其含意是在一個安全的環境讓學員有足夠的空間去冒險,嘗試體驗從未試過的事情,尤其是接觸苦難與死亡;接觸陌生人,包括陌生的自己;接觸恐懼、孤單、失落、絕望種種人生的課題。從反省中找回真正的自己,從錯誤中找到正確的牧養方法,也從省覺中找到事奉的路向。

美恩2005年跟筆者完成一期CPE課程,她有意繼續進修CPE,筆者鼓勵她到外國接受訓練,她選擇了夏威夷:一個多元文化的地方,也是筆者接受 CPE督導訓練的地方。所以,她將要面對的挑戰與衝擊,是我可以明白的,只是我不能給她太多意見,以免打擾她的學習。我給她的祝福和叮嚀是:「信任學習的過程,信任你的督導,信任自己,並且繼續嘗試去冒險,從而找到你的安全地方。」事實上,離開自己的家,到陌生的地方生活和學習,不再受到保護,不能倚賴別人,是一個很好的成長機會。美恩07年9月開始了她的一年制CPE課程,以下是她首次傳來的分享:

我的實習生涯

我主要負責三個部門:NICU(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Lani booth IV(這是走廊名,是女性疾病有關的病房)、Wilcox(這也是走廊名,是約6至17歲兒童的病房)。因此,我會參與這三至四部門每週的跨部門專職醫療會議(multi-disciplinary round meetings),並每隔兩週便有一週當值(on-call)。當值時要同時負責來自另一間醫院的call。因此當值時要隨身帶著兩部傳呼機。

巡房(rounds meeting)是由醫生帶領整隊醫療隊去探討每個病人的個案。醫療隊成員包括:醫生、護士、社工、個案經理、院牧、心理學家、物理治療師,有些會議(如癌症有關的會議)還會包括藥劑師、兒童遊戲治療師等。探討內容包括病人的病情進展、病人及家屬的情緒態度、評估心理學家及院牧的介入程度、輔導介入後對病人及家屬的觀察及評估、醫療保險及轉院事項。目標是要讓病人有整全的身心靈照顧,並讓家屬有適切的輔導和關懷。

實習內容豐富,是一次很好的體驗,讓我更瞭解自己作為院牧的角式,在醫療隊中的位份。午膳就是最輕鬆的時間,多是與社工們談天說地開玩笑。但我仍然是那麼的安靜,聆聽多於說話。

第一次進行Baby Blessing

9月17-23日是我CPE 課程的首個當值週。要負責兩間醫院的call。慶幸過了最忙的星期,所以收到的call並不多。首晚夜半接到call,要為一個胎死腹中的嬰兒做祝福。雖然有充足的指引,但仍然有點手忙腳亂。在香港,即使簡單的「祝福」也必然是牧師的工作嘛!怎麼會由我這小小的女傳道處理?現在還要執行整個禮儀!是我小看自己嗎?不得而知。亦讓我記得某次在香港應邀講道時,我還要進行祝禱部份,感到有點不知所措。

我對自己承諾,下次要處理得更好。雖然禮儀歸禮儀,但一個好的儀式本身,便足已成為家屬的心靈安慰和醫治。這是我從崇拜設計科中體會出來的道理。

「奪命追魂」CALL

這是我在當值對收到的call的稱呼。夜半起床,開燈(要盡快清醒別賴床)、覆call、刷牙(別口臭嚇倒病人和家屬)、穿得professional(院牧沒有制服),帶備聖經和紙筆。預備好心情,便出發咯!

每次收到call時,心情也帶點緊張,因為不知道面對的將會是甚麼場景。當然,事先會詢問護士有關病人的資料,但病人及家屬的情緒,卻始終是一個未知之數。故此,我稱之為「奪命追魂」call。

從來不知道,
在陪伴死亡者家屬的過程中,那裏傳來了陣陣的氣味。
唯一可肯定的是--氣味是從已死者傳來的。
是消毒藥水味嗎?
是急救時一些穢物的氣味嗎?……
直至最近,
家中一棵兆菜,因為存放過久而開始腐爛
當中發出了陣陣濃烈而似曾相識的惡臭
忽然發現……
那不就是「腐爛」的味道嗎?
那麼,從已死者傳來的氣味,豈不是……
Oh!NO!

*  *  *  *  * *  *  *

醫院是一個弔詭的地方(註一),在此我們經驗人生各種的矛盾與兩難。臨床牧關教育課程弔詭的地方也在此,你想關心苦難中的人,你必須自己先經歷苦難;你想學習牧養他人,你必先學習牧養自己;你想找得安全,你必先願意把自己放在驚恐之中。督導有如一個助產士,幫助你離開母腹,與此同時,幫助你從恐懼中重尋安全。

註1: Martin E. Marty and Lawrence E. Holst , “Hospital Ministry: The Role of the Chaplain Today” , Crossroad, New York. 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