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生命的小組學習

 梁燕雯 香港浸信會醫院CPE受訓督導 
引言:

根據美國臨床牧關教育協會 (ACPE) 最新之課程標準,一個400小時的臨床牧關教育 (CPE) 單元,必須要有不少於100小時之小組及個人教學活動1。減去個別督導時間,學員的學習活動約有百分之九十是以小組進行。由此可見,小組互動學習是CPE課程其中一種相當重視的學習模式。

CPE的小組學習:

根據課程標準,一個CPE小組,學員數目不少於3個2,一般會在6至10人不等。在課程內,常見以小組形式進行的環節計有:生命故事分享、專題講座、個案研討、人際關係小組、期中及期末評估等。學員在小組裏,會就著個人的學習目標,包括專業牧養、個人成長及人際關係等各方面,學習開放和分享自己。小組進行期間,督導及其他同儕給予回饋,幫助學員個人成長。

學員美珍(化名),透過CPE小組互動的學習,幫助她改善了在事奉團隊裏的人際關係。她初期較被動和沉默,曾表示:「在小組中,組員發出的問題,使我回憶起過去的情景,心中感到不好受,像昔日同工會面對同工的對話,原來內心仍隱藏著一點不舒服的感受……」3然而,到了單元的中期,美珍開始對小組有正面的經驗,她這樣描述:「起初對小組的交談不習慣,不懂得如何回應同儕的問題,自己也不想回應別人的提問,又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感受和意見;不過,經過了數周的小組,同儕的坦誠分享、回應和給予我的意見,使自己開始較前開放,敢於講出自己的感受……」。單元結束前,美珍分享在同工會議時,她突破過往的沉默,開始分享自己的意見和感受。正如林孟平博士說:「小組是一個社會的縮影」4,組員平常的人際關係,包括不良的人際交往行為,也會在小組互動時表現出來。CPE小組其一功能,可幫助組員改善和發展人際溝通技巧,並應用於小組以外相類似的人際關係中。

CPE督導須在小組不同的發展階段,因應小組當時的需要,而作出適切的介入。

小組發展階段:

小組發展階段的理論,有很多不同闡述。筆者現階段是以加州大學心理學家傑拉爾德˙柯瑞 (Gerald Corey) 的小組理論5作為基礎,將CPE小組發展分為四個階段,計有:

(一) 初始階段:定向和探索

此階段,學員希望清晰小組結構,確定小組內的各項程序和規範。由於學員彼此間是不熟落,會焦慮是否被接納,也在探索是否要相信小組,各人是處於一個試探心態,嘗試尋找自己的定位和角式。Corey認為「信任」是小組的基礎,缺乏信任,小組互動會很表面化,組員會隱藏真我、很難進行自我探索和提出建設性意見。此階段,督導的首要任務是創建信任、接納、體諒、安全和支持氣氛。在CPE的開課首周,把醫院新環境、人事、課程內容等作清晰簡介,有助減低學員的焦慮,督導亦需鼓勵學員表達他們的疑慮、問題、擔心和期望。對於組內會出現的沉默和不協調是預料之內和正常的,督導要避免過快及過大反應。以日營方式進行「生命故事分享」,相信有助督導與學員,以及學員與學員之間的認識。

(二) 過渡階段:應對阻抗

這階段,組員焦慮很大,防衛性強,會容易發生衝突。組員會因為差異而容易產生分歧,基於種種因素,會對其他組員甚至組長表達負面批評和感受,這是權力爭取的時期。面對此過渡階段,Corey認為督導必須正確面對衝突,因為若不正視,會令產生衝突的因素惡化,破壞組員之間真誠的溝通。督導可引導和鼓勵學員公開地和正面地處理矛盾衝突,並協助他們認知其重要性。這時,督導的主要任務,既要給予組員支持,又要給予適度的挑戰。至於面對組員的批評,督導須坦然和誠實面對,並須有開放胸懷,容讓和尊重組員有適度的阻抗行為,亦可與組員分享自己的感受和處理方法。若此階段能順利過渡,組員就會對督導和小組增強信任,有助下一階段的學習。

(三) 工作階段:凝聚力和創造性

各組員彼此的凝聚力和認同感增強。組員對小組作出委身,主動參與,願意分享、接受和向別人回饋,也願意作出嘗試和改變。此階段,CPE學員因感受到督導和同儕的支持,會善用小組資源,努力去完成在單元開始時所訂立的專業牧養、個人成長及人際關係學習目標。此階段,督導的介入,主要是刺激和催化學員的互動,肯定他們的進步,鼓勵和促進他們更進深的自我探索和自我反省,並有勇氣和信心作出突破和嘗試新行為。

(四) 最後階段:鞏固和結束

小組預備解散和完結,組員會回顧整個歷程和展望將來可延續做的事,有些組員會為到即將分離而感到傷感和失落。透過期末評估的分享,CPE學員彼此總結在整個單元的學習心得和領受,督導除了幫助學員有系統地整合和鞏固所學到的,並會幫助他們訂立具體的持續學習目標。在最後一次的人際關係互動小組,學員有機會向督導和組員表達面臨分離的情感、思想和祝福。
總結:

總結:

CPE小組學習是深具意義的,透過小組,營造了一個安全而富挑戰性的學習環境,讓學員感到被尊重、被接納和被挑戰;同時,因著上帝的恩典、督導的引導、同儕的支持和自身的努力,學員的生命得以更新和成長!

註1:參閱ACPE Standards of the Association for Clinical Pastoral Education, Inc. 2005,第8頁,308.1項
註2:參閱ACPE Standards of the Association for Clinical Pastoral Education, Inc. 2005,第24頁
註3:摘錄自美珍 (化名) 之周記反省,蒙當事人允許使用,為行文流順,內容略經修改。
註4:林孟平著,輔導與心理治療,商務印書館,香港,1987,p.278-279
註5:傑拉爾德˙柯瑞著,團體諮詢的理論與實踐,劉鐸、張玲、鄭佩英、張信勇、方豪譯,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p.72-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