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夢者-我怎會成為督導

 莫蕙芬 臨床牧關教育副督導 

我曾在2004年11月號《慈聲》的〈CPE探真〉一欄,以「在本土受訓作為CPE督導的體會」為題執筆,至今已有六載,去年我在上帝的帶領下取得副督導資格,如今正預備接受督導資格的檢證。在這裏我與大家分享「自己成為督導的歷程」,是數算上帝恩典的時刻,也是見證上帝在我及本港CPE督導訓練的作為。

作為一位本土受訓督導,及於本地取得副督導資格的督導,可說是感慨良多。起初領受上帝的感動,從裝備以至進入受訓過程,轉眼之間已有十年多。這「白老鼠」從開始至今都甘願作「白老鼠」,心裏只單純相信這是召命。然而,對我來說承擔召命可說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有時也懷疑自己是否誤會了上帝的心意,但此刻回顧過去、展望未來,讓我更認識上帝的帶領而已。讓我藉以下幾個階段,與大家分享我的心路歷程,盼望將來有更多人蒙上帝呼召參與這事奉。

發芽時期

我不善於造夢,也沒有大志,奇怪的是當我第一次接觸CPE課程,便感到這是神學教育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在那次學習過程中,我體會到從「我是」到「我作」的重要,醒悟牧者的生命如何影響牧養。自那刻開始,我期望著「每個神學生都能修讀此課程」。這想法一直藏在心底,當我修讀第三個CPE單元時,竟然有同儕對我說我有「成為」督導的潛質,這夢便開始了,也從此踏進了「白老鼠」過程。我得到當時的主任院牧,也是我CPE課程的督導袁麗芳姑娘的鼓勵,在職期間繼續完成道學碩士課程(M.DIV),以達到「成為」受訓督導的基本要求。終於在2000年12月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孕育我成長的浸信會醫院,踏上一條不知之路。

“我體會到從「我是」到「我作」的重要,醒悟牧者的生命如何影響牧養。”

種植時期

離開了浸信會醫院,帶著戰兢的心情接受大埔那打素醫院的培育。這三年間,讓我有機會接觸外籍督導,透過不同風格的督導,讓我感覺到這是一處遼濶的學習空間。2003年因沙士緣故,我有機會以院牧及CPE督導身份轉到北區醫院服侍。上帝讓我經歷政府醫院、私家醫院和有基督教背景和無宗教背景醫院的不同,以及讓我學習與天主教牧靈同工的合作。透過有機會在不同背景醫院的服侍,我醒悟到作為督導要留意每間醫院的獨特文化,院牧事工的獨特發展,以致我督導學員時也同時要留意每間醫院的特色。這三年的學習,擴濶了我的視野和胸襟,遺憾的是當我埋首於撰寫理論文章時,卻深感自己的無能為力和限制。在這困局中,我懷疑自己的寫作能力,於是暫停了訓練,讓自己稍作休息,才再決定是否繼續上路。

“我醒悟到作為督導要留意每間醫院的獨特文化,院牧事工的獨特發展,以致我督導學員時也同時要留意每間醫院的特色。”

灌溉時期

休息過後,上帝沒有忘記愚昧的我,在祂的帶領下,我重返浸信會醫院繼續接受督導訓練。這兩年間,我重新整理我的督導理論,反省自己是誰,並採用以整合個人背景與信念的教育理論、神學理論和人格理論來督導學員,這專業的訓練真的一點也不易,除了面對理論的挑戰,也面對自身的限制,不單要反思我如何在限制中督導學員,也學習如何善用自己作為督導的資源。我體會到「學習成為督導」的過程,竟是上帝對我的拯救。上帝先拯救我回復成為祂愛女的身份,讓我醒悟要發揮上帝所賜予的潛質,並要成為敢於冒險的學習者,投靠在上帝的恩手中。

“我體會到「學習成為督導」的過程,竟是上帝對我的拯救。”

初成時期

經過多番心靈掙扎和艱辛的預備,終於來到副督導檢證那天,心裏有微小的聲音對我說:「是時候上路了」。這聲音使我感到不單是人對我的肯定,更重要是上帝對我這軟弱和無信心的女兒的肯定和賜福。經過兩個多小時的面談,得到檢證委員們的祝福與確認,我獲取了副督導資格,這使我體會到上帝明白祂女兒的需要,我需要得到上帝的確認,我才有信心面對前路。隨後,便繼續學習運用屬於自己的理論,我看這仍是起步階段,是探索和實踐的學習過程,有時仍會感到有心無力,有時會感到理論上仍有所欠缺,但有時也會感到理論讓我能幫助學員成長。然而,這過程中我深感上帝才是學員的督導,我體會到理論雖有灌溉和除草的作用,但人的成長最終是上帝的工作,作為督導,原來是與上帝同工的僕人而已。

“人的成長最終是上帝的工作,作為督導,原來是與上帝同工的僕人而已。”

邁向成熟

來到預備檢證為督導的時刻,這「白老鼠」仍要繼續學習,學習實踐自己的信念,因此我的學員也「成為」白老鼠,我和他們都是在實驗室中成長。沒有一套理論是完美的,每套理論也有其限制,每個學員都是獨一無二,有不同需要。若督導愈能明白自己的「所是」,然後才作自己的「所作」,並透過不斷改善自己的「所是」和「所作」,藉著與學員坦誠相遇,便愈能發現上帝在其中,教學相長也隨之出現。我認為成熟是指更能整合熟練自己的理論,明白其中的優點與限制,能合乎中道地承認自己的「所是」和「所作」。此刻不單是我邁向成熟,也是本地CPE督導訓練邁向成熟,但願未來有更多合乎資格的督導,成為上帝的僕人,承擔這事工,讓這課程能訓練更多的牧者。

“但願未來有更多合乎資格的督導,成為上帝的僕人,承擔這事工,”

總結

成為督導是上帝的恩典,能取得督導資格是源自上帝的幫助,是上帝不斷在我內心作出確認,以致我能有信心繼續向前行。我體會督導其實只是學習過程的中間人之一,將學員與上帝連結,學習與上帝同工。成為督導是上帝的呼召和拯救,使我活出原初的我,將我領受的與學員分享,並一同領受上帝的恩與情,並高呼: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