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是牧場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不把這九十九隻撇在曠野,去尋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呢!( 路:15:4 )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拾命。(約10:11)

歡迎各位院牧參加今日的迎新會。盧牧師以「召命中的召命」作今日的主題是有他特別用意的。院牧,其實也是傳道人,有一些更是牧師。但院牧卻又不是一般人印象中的傳道人或牧師,因為他們是被呼召到醫院當院牧,這是得了當傳道人的召命之後,再得的召命。

醫院是牧場

教會喜歡用「禾場」的比喻。「舉目往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約4:35)是最常被引用的經文。其實,耶穌講過不同的比喻,當中有尋羊的比喻(路15:4),祂更說自己是好牧人(約10:11),亦有叫人要得人如得魚(太4:19)。不同的比喻,可以引起不同的思考和聯想,因此會產生不同的行動模式。

以禾場作比喻,聯想到的會是撒種或收割;以魚場作比喻,聯想的會是撒網和收網;以牧場做比喻,聯想到的會是尋找,牧養和醫治。因此我一直建議用「牧場」比喻醫院和院牧的服侍,而且更要避免把教會的「禾場」觀念帶進醫院。因為院牧(Chaplain)是在一個特定的地區、範圍,牧養服侍特定對象。學校、軍隊、警隊都可以有校牧、軍牧和警牧,醫院的就叫院牧。

有人以為院牧的事奉比較簡單,因為只是探訪病人,而不需要講道或處理複雜的教會問題,其實這是一個誤解。因為院牧在病房之中,一舉一動,全都在醫護人員和病人的眼中。耶穌說,羊是認得聲音的,院牧的聲音和身影,是否被認得和受尊重?我們必須認真對待。

醫院是撒瑪利亞

除了以禾場和牧場區別醫院和教會,我還喜歡用耶路撒冷和撒瑪利亞的異同思考教會和醫院的位置與關係。我常常公開的說,有兩個地方是人最容易遇見上帝的,一個是教會,另一個是醫院。教會是人走進去,坐下來聽上帝的道;醫院是他們卧在床上,我們走進去,聽他們的心聲。但這兩個地方上帝同樣看重。我也常以耶穌在山上宣講天國的福音,在山下醫治百姓各樣的病;比喻教會是山上的事奉,醫治和憐憫就是山下的事奉。

我將耶路撒冷比喻教會,撒瑪利亞比喻醫院,在過去的《慈聲》也就這個觀點寫過幾篇分享。每當我越深入去看,越感到這種關連的真實。猶太人重視耶路撒冷(基督徒重視教會),但耶穌卻念念不忘撒瑪利亞,祂甚至親自去到撒瑪利亞(約4章)。因為撒瑪利亞本來就是以色列的一部分,它和耶路撒冷不能分開,也不應該分開。這點我們看大使命就更加清楚——要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主的見證(徒1:8)。

醫院不但是一個能夠幫助人認識上帝的地方,它更是幫助基督徒有更好學習、侍奉和成長的地方。試問又有那一個地方可以有這麼大的空間,開放那麼長的時間,有那麼多的機會可以讓基督徒向人分享信仰 / 生命(我不喜歡用「傳福音」這說法)和關懷人的身心靈?

在福音書中我們看見耶穌透過撒瑪利亞人活化猶太人的信仰,十個長大痲瘋的,只有一個撒瑪利亞人回來歸榮耀與神(路17:11-19),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更是家傳戶曉(路10:30-37)耶穌甚至選擇在撒瑪利亞說出:「你們拜父,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祂。」(約4:21-23)。如果福音書中缺少了撒瑪利亞的記述,相信一定會乏味許多了。作為院牧,我們不單要進到醫院,更要把醫院帶到教會;讓教會擁抱醫院,讓醫院活化教會,這才是院牧的大使命。

不容易的侍奉

如果其他人以為院牧是比較容易的侍奉,這還不太重要,但如果院牧自己以為病患關顧是容易的侍奉,那問題就大了。

在醫院中,院牧是與醫生、護士、物理治療師,臨床心理學家、社工……這些專業的人士一起「工作」的。院牧和他們一起幫助病人,所以院牧「專業」的資歷與能力絕對重要。當院牧踏進病房往往要「即時取信」、「臨危不亂」、「靈活變通」、「融合矛盾」……,院牧的事奉又怎可能容易呢!

如今醫院非常重視「心靈關顧」服務,並且主動引入不同宗教團體進入醫院,因此醫院將會成為一個「宗教比較」的地方。這比較不是學術的討論,而是在醫護人員、病人和家屬面前,不同宗教的院牧,將會得到怎樣的評價?這樣的關注,不是由於恐懼,更不是心懷抗拒。因為這不但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機遇。但如何把握這個機遇,迎接這個挑戰呢?院牧服務,不是看昨天,還看明天—和你﹗

*2013年4月16日在院牧迎新會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