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良好關係 – 讓教會成為最大的支持

專訪:新界西院牧事工主席趙汝廉先生

盧:盧惠銓牧師 趙:趙汝廉先生 整理:余靄明

盧:趙先生參與院牧事工已有一段日子,可否請你分享一下,你是怎樣接觸院牧事工?你如何看院牧服侍?

趙:從前在教會,有機會與牧師一起去探訪,開始接觸院牧事工。大約五年前,教會需要委派代表參與新界西院牧事工委員會,剛好當時我在教會原有的事奉崗位退下來,於是教會邀請我成為代表,自始我便加入了新界西院牧事工委員會。為承傳事委會主席一職,2018-19年度委員們推選我擔任副主席,然後2019-2020年度起擔任主席。

對院牧事工的印象,就是教會與機構很不同。我自小在教會長大,參與的時候感覺很自由;亦因自己在教會事奉的崗位,不時需要做決定。在事委會則有很大分別,這裡有來自不同教會的代表,從中認識不同教會的文化,亦學習與不同持份者多討論、溝通,關心他們不同層面的考慮和情況。

盧:適逢今年是新界西院牧事工三十周年,可否與我們分享一下當中的發展?有哪些較深刻的體驗?

趙:依我的觀察,近幾年都有一些新的發展。首先是事委方面,經驗豐富的事委開始退下來,新任的事委加入及承接,兩者銜接之間需要學習和適應。較新的事委從他們服侍的崗位和群體中將較新的經驗帶進來,這些需要時間作更多磋商,是否適切於本區院牧事工。另一方面是事工的發展,因著過去在區內醫院一直有美好的服侍,因此在新設的天水圍醫院,新界西院牧事工有機會與醫院合辦「歇一歇地帶」,然後逐步預備,至今已開設駐院的院牧服務。新界西團隊與地區教會亦有良好的關係,不少教會一直參與院牧事工,所以當天水圍醫院預備開設院牧服務時,已經有義工可以擔任醫院親善大使。

盧:作為事委會主席,趙先生如何看自己以及事委會的功能與角色?你會如何形容院牧團隊與事委會的關係與合作?

趙:作為新主席,我相信院牧同工面對自己時沒那麼大的壓力,我亦會詢問同工們的做法,然後回應或給予意見。事委與院牧會有不同角度去看事物,所以需要溝通和磨合。由於大家都是主內弟兄姊妹,即使有不同意見,但是大家都很有愛,願意溝通、磨合,事委藉此瞭解院牧的想法,院牧又會考慮及採納事委的意見和做法。

在主席的崗位,我仍然在學習中,包括如何表達及推動事工。面對不同情況,我學習先收集大家的意見,然後才討論、商議,再作出決定。過程中,感恩有好的同工及有經驗的事委去表達及分享意見;我亦很欣賞主任院牧是會經過深思熟慮才去回應事情。我看主席的角色是去綜合及融和各方意見,而不是一位「話事人」。

個人認為,事委與院牧是同行的關係。雖然事委身在後方,但也知道身處前線的院牧其實是很辛苦的。除了關心院牧們的情況,為他們代禱,事委會亦希望簡化現時的行政,減輕院牧們的勞苦。

盧:你怎樣看教會與院牧事工的關係?你認為可如何有效地推動堂會和弟兄姊妹持續支持和參與院牧事工?

趙:個人認為,教會是院牧事工最大的支持者,例如聖誕報佳音、步行籌款等,均需要教會動員弟兄姊妹參與和支持。然而,很多教會對院牧事工的認識不多,有些人覺得只需要奉獻金錢便足夠。如要更好的推廣院牧事工,建議院牧可以多一些到教會講道,甚或於地區教會內進行義工訓練,藉此幫助教會明白可怎樣具體地參與院牧服侍。不過因為人手所限,這方面較難經常進行。

盧:院牧同工都需要不斷裝備、反思與整合,你如何看持續進修的意義與院牧的專業發展?如何支持前線同工的在職進修與學習?

趙:我們絕對支持持續進修的理念,新界西團隊更於去年夏季首次開設臨床牧關教育(CPE)課程,為院牧提供進修的機會。我們鼓勵院牧進修,並按情況及需要給予進修時間津貼,因為相信持續進修對院牧的牧養服侍會有幫助。院牧是很專業的,不但需要具備CPE的訓練,同時亦包括要有良好的心理質素,太過理性或太過感性的性格都未必適合;因此面試時,即使應徵者是擁有高學歷,我們也會努力從對答中感受到對方的心理質素是否適合成為院牧。

盧:可否給院牧團隊欣賞和勉勵的話?對未來的院牧事工又有甚麼期許?

趙:個人一直欣賞院牧的服侍,他們很委身於這事工之中。我記得太太分享的話:院牧很可能是病人最後一次接觸福音的機會。所以,我很欣賞院牧事工。我祈求神能賜予更多合適的同工,特別是希望有更多神學院畢業生願意加入。另外,我也希望院牧義工可以有更加專業的訓練,有助探訪服侍,例如我遇見有些義工也具備信徒神學訓練或其他技能訓練。院牧事工需要不同群體聯合起來,成為背後的支持者,才能帶來更廣闊的服侍。正如以賽亞書54章2節提到:「要擴張你帳幕之地,張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長你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