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充滿愛的生命,承載病者的生命 – 房麗芬

 採寫:余靄明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壹4:19)當我們經歷從神和人而來的愛,就能「以愛還愛」,以愛的生命去關懷和服侍他人,特別在醫院的場景,與病者分享愛、傳遞愛。這正是今次受訪的房院牧的生命寫照。

在充滿愛的環境中成長

兒時,房院牧是一位乖巧、不反叛的孩子。她住在教會附近的一個客家村落——崇謙堂村,村落是很久以前幾位傳教士成立的,不僅是一間傳統教會,大部分村民更是信主的。她的媽媽是村內第一代信徒,因為在一位長老的家打住家工,看見長老的美好見證而信主。媽媽誕下三子一女,作為唯一的女兒,房院牧深得媽媽的疼愛,自小在充滿愛的環境中健康成長,並在兒時已經上教會,參加主日學等等。

中五之後,房院牧到英國升學達六年之久。雖然人在彼邦,她仍然繼續上教會,更因著堂姊的影響,房院牧參與教會舉辦的中文班的教學工作,吸引華人子弟,藉此向他們傳福音。回港後,房院牧從事市場推廣工作,後來因為誕下小孩後而辭工,專心照顧家庭。另一方面,她亦繼續在教會事奉,甚至成為執事。

神的帶領印證事奉路向

生活一直平順的她,及後因著家人的情況而經歷神的實在。她的弟弟是病態賭徒,曾經想要自殺,於是房院牧向他傳福音,最後她的弟弟信了主。這件事令房院牧萌生修讀神學的念頭。因為家住大埔,她選擇了最接近居住地點的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作全時間進修,但當時還未想到將來要成為傳道人來事奉主。

修讀神學的最後一年,房院牧選擇修讀臨床牧關教育課程(CPE),為要克服心裡的一個障礙。原來她的伴娘的媽媽在多年前突然離世,伴娘感到很無助,想請房院牧陪伴她一起去認屍。那時房院牧才發現,自己很害怕死亡和見到屍體的。雖然並非帶著「想要成為院牧」的心去修讀CPE,但是房院牧的同儕發現她其實很適合當院牧。於是她就著這一點去經歷和思考,透過在醫院作實習院牧,發現自己有心志想陪伴病人,與他們一起反思生命。有病人更視她為知心友,願意分享很多關於自己的事,甚至表示:「跟你講完好過打針、食藥!」

這些經驗令房院牧對院牧服侍有負擔,於是作出人生唯一一次向神尋求明確印證。實習期間,房院牧負責其中一次晚間當值。與她同期實習的院牧都沒有試過於凌晨接到醫院轉介,唯獨她在當值的那個凌晨接到轉介個案,要回到醫院處理。個案是一位男士突然離世,他的四位子女都是智障人士,當下情況混亂,子女們不懂如何表達他們的情緒。房院牧與另一位院牧到場關懷他們,其後,家屬平靜地離開醫院。那一刻,她有擔心到底家屬將會如何,於是向神祈禱,神清楚地讓她知道,祂會看顧他們,令她安心地完成這次轉介的服侍。

得到這次明確的印證,房院牧在神學畢業後就加入北區醫院院牧事工團隊,最初是以教會差遣院牧的形式,今年起則以部分時間院牧的身分服侍,同時她在母會仍有其他服侍。回想她成為院牧,除了神明確的引領,她也想起兒時的成長經驗。「感恩我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環境中成長,加上媽媽喜歡服侍人的榜樣,讓我也成為一位樂於助人、喜歡服侍的人。自小經歷被愛,讓我可以付出愛而不會斤斤計較,讓我的生命可以承載他人的生命,並期望可以讓更多人經歷愛。」

醫院場景關懷年青院友

現在的房院牧不再像以前那樣害怕面對死亡,因為團隊人手所限,即使她需要獨自負責安息禮拜、主持喪禮等都沒有問題。那麼她的服侍是否常常接觸年長病人?「最初我也以為自己的服侍會較多探望長者,後來我發現,原來自己有不少機會接觸男性或青少年病人。我更加發現,不少男士或年青人在醫院的場景是『很易喊』的,因為他們願意信任院牧,分享自己的感受。」

房院牧表示,她接觸過的年青院友都有不同情況,有些可能因為跌傷入院,亦可能因為患上癌症而要住院,更有些年輕人因為自殺不遂而入院。她記得遇過一位自殺不遂的少年,第一次見面時,因為他未聽過「院牧」,所以以為身穿制服的房院牧是「院長」。後來房院牧繼續探望他,他逐漸願意分享自己的感受:因為自殺不遂,他感到很憤怒,抱怨為甚麼自己沒有死掉。這個少年經歷被關懷後,很感謝房院牧的聆聽與同行,因為他感受到房院牧是用心聆聽他的感受,不會就著他的感受下判斷。他甚至在出院後再次約見房院牧,希望能陪伴他再一次走過那病房,因為他希望自己「在那裡跌倒,就在那裡起身」。現在房院牧仍有機會接觸這位年青人,更得悉他經歷「被聆聽」後,願意成為一位聆聽者,關心其他有需要的人。

另外,房院牧亦曾接到醫生轉介,有機會接觸一位患上厭食症的少女。這少女因為覺得父母只疼愛姊姊,因此自暴自棄下患上厭食症,最終身體情況出現問題而被送進醫院。房院牧一直探望她,不時與她分享詩歌,透過同理聆聽給予肯定,讓女孩子得著正能量,經歷了六個月的關心、同行,更在後期信了主。最後,少女的身體情況逐漸改善,慢慢增多了一些肌肉,終能出院。出院後,少女一直參與教會聚會,其父母亦願意上教會。

自2011年9月起成為院牧,轉眼間,房院牧已經服侍了差不多十年。她在醫院裡見證了神很多奇妙的工作,很多生命被神改變,看見醫院這牧場的需要很大,所以希望自己能夠繼續在院牧的崗位服侍,幫助他人,並希望更多合適的人加入成為院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