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依然在

 馬鴻盛(馬仔) 

今年剛好踏上三十一歲,回想這五年患上精神病帶來的痛苦,但又從病中得著人生的改變,令我深深感受到假若沒有主耶穌救贖及幫助,現在我絕不能向讀者分享以下見證。我生長於一個複雜家庭,漸漸成為一個「完美主義」者。成長中學會了與別人比較,金錢及權力看得很重,加上醜事不出門的觀念,往往將不開心的事埋藏心裏,獨自面對而不會向別人傾訴。因而自我形象看得很重,加上思想趨於兩極化,非黑即白,偏重消極的思想,任何積極的東西都看不見。九七年秋,母親不幸患上癌症,在這期間是我人生最低點。偏重消極的我,只看到負面的事,以偏概全地只看到每種癌症的先兆,如大便出血,那一定是腸癌,否則便是胃癌。因此久而久之我便刻意留意自己身體變化,不知不覺間經常擔憂自己會否患上癌症。每天便過著驚慌及憂心的日子,加上長期失眠,曾經試過體重一星期瘦了十六磅。在這些日子,我每日都像等死般,甚至有一次想跳地鐵自殺,很想了結自己生命。說到這裏,我必需提及那一位又真又活、滿有公義慈愛的主耶穌基督,衪透過教會安排一位基督徒精神科醫生醫治我。當時陳醫生說我患上抑鬱症,需要服食精神科藥物醫治我。當時我接受不了自己是精神病人,加上服食藥物後的副作用令我很不好受,於是我將服食藥物的份量自行減少或停服,期望靠自己意志克服情緒上的不安及早日除去「精神病人」這名字。

可是每當藥性過後,心裏總是又再出現不安及膽怯的感覺,孤單無助感令我沒有勇氣正面面對自己是精神病人及這個新世界,但我覺得舊有的世界亦不能有我的存在。我經常問神為何讓這個痛苦臨到我身上呢?每晚我祈禱求神幫我,帶領我走前面艱難的道路,並幫我接受承認自己是精神病人和我的心真的受傷了。於是我去接受心理輔導,透過輔導員讓我趟開內心世界,使我知道問題的起因。經過一年的雙重治療後,病情已好轉,陳醫生還建議我可以停藥及不需覆診。當時我很開心,成功感又再重燃起來。

可是,不足一個月,因工作壓力加上沒有改變的價值觀,我的精神又經常出現焦慮,病情更比上次嚴重,未婚妻建議我再次看陳醫生。踏入診所,昔日的成功感換來的就是徹徹底底的失敗感。回到家中,望著手中藥物,自責加上挫敗感困擾著我。服食藥物後我平靜下來,我再次想到我的病情,思想到藥物可幫助我平靜下來,輔導員可幫我瞭解自己過去成長,但兩者都不能給我出路及本身的價值。我承認藥物可治標,但不能治本;輔導可以使我找到內心的傷口,但不能包紮和醫治我內心傷痛的經歷。當時我明白到必須要正面面對和處理,再不能逃避。我再次禱告神,但這次禱告不再如昔日含糊空泛和籠統,我求神赦免我的罪,除去我羞愧和罪咎感,我向衪求智慧和教導我學習不要期望改變外在環境,只求改變內心的我,讓我學習接納改變不到事情。我每日閱讀聖經,從聖經上我真的找到出路,神說:「衪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我終於明白到安全感是必須建基於神身上。我再沒有和別人比較,因我明白主從十架上重價買我回來,現在是神的兒女,尊貴無比。我明白神為何讓我經歷這苦難,衪讓我認識到人是很微小,不可能控制一切,遇到挫折不要問為甚麼發生在我身上,因這樣問我反會帶出挫折和不憤感覺,但現在我會問這事為何不能發生在我身上呢?衪令我明白到過去經歷已是過去,像過期支票不能再用;明天憂心的事也像期票不能用,今天就是現金﹐應該學習活在此時此刻的重要。

現在我每天也要學習將憂心的事,以信心地交託給神,讓衪處理,上帝更讓我明白到聖經從不強調成功,只重視蒙褔,我明白到藥物是中性,幫助到我的就是良藥,如心臟病和糖尿病人也是需要藥物治療,我也明白食藥並不等於失敗,不需要食藥也不等於成功。因此看見自己是何等蒙褔,從這病中得著神要我學習價值觀,苦難觀和死亡觀是要徹徹底底的改變,否則人活著痛若是在所難免的。

在這裏,我想跟一些現在同樣面對失意、挫折及憂心前景的朋友說,縱使現在天空烏雲密佈,但太陽依然在雲層之上,只要我們願意相信耶穌並接納自己和忍耐到底,並尋求專業人員的幫助,上帝總會給我們一條出路。而我也相信改變舊有的我是十分困難,但總要踏出第一步,最後定必可以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