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人醫治:抑鬱症(2)

 司徒國威 青山醫院護士 
抑鬱者的護理

抑鬱(depression)對大部份現代人來說都不是一個陌生的經驗,當我們經歷到疲倦、疾病、錯折或失意時,都會感受到一段日子的納悶、無助和氣餒。幸而大部份人都能很快地從這些心情回復過來,不致被這些情緒吞滅。但可惜總是有些人不能靠自己勝過這些障礙,積年累月地被綑鎖在這些鬱悶、愁苦、自責和絕望中。這些人的身體日漸摧殘、言語寡少、自尊低落、罪疚深重、甚至產生尋死的念頭。這時候就應尋求專家的幫助和治療。

抑鬱(depression)對大部份現代人來說都不是一個陌生的經驗,當我們經歷到疲倦、疾病、錯折或失意時,都會感受到一段日子的納悶、無助和氣餒。幸而大部份人都能很快地從這些心情回復過來,不致被這些情緒吞滅。但可惜總是有些人不能靠自己勝過這些障礙,積年累月地被綑鎖在這些鬱悶、愁苦、自責和絕望中。這些人的身體日漸摧殘、言語寡少、自尊低落、罪疚深重、甚至產生尋死的念頭。這時候就應尋求專家的幫助和治療。

長期的抑鬱會對患者在身體、智能、思考、社交、靈性等各層面上做成破損,短期內,最重要的是確保患者生命上的安全,找出導致患者陷入低潮的主因,對疾下葯。若患者存有輕生的念頭時,要留意他/她是否已有周詳的計劃,如立下遺囑或將心愛的東西轉贈送他人等。一些曾有多次自殺行為的患者,就更要提高警覺。一些帶有危險性的物品,如殺蟲劑、清潔劑、生果刀等都應盡量遠離患者可隨時找到的地方。還要注意的是,一些患者在經過一段時間治療後,動力稍為回復,這時候決不應放鬆對他們的留意和觀察,因為在最消沉的時候,他們連尋死的動力也沒有,但當他/她的體力回復後,對問題又仍未能看通時,尋死的決心就會更強烈。所以對這類病人更要多留意觀察。

除了安全外,寧靜舒適的環境還可令患者早點回復心情。如室內的光線要充足,減少患者留戀在黑暗和幽悶的角落裏。傢俬的佈置可以簡單一些,周圍環境也不要太嘈雜,應減少對患者做成刺激和壓迫感。

此外,充足的休息和營養對抑鬱的患者同樣重要,沒有足夠的休息,患者的精神思想都會顯得混亂和不切實際。一些患者雖然終日躺在床上,但他們未必會有良好的休息和睡眠,相反,因白天太多臥床,引致睌上不能入睡,更加胡思亂想。所以應減少他們白天臥床的時間,安排一點活動給他們。臨睡前也不要吃太飽或喝些刺激性的飲品,不要作太激烈的運動,安靜的環境和合適的室溫對入睡都有幫助,對一些長期失眠的患者,可由醫生為他/她們開些安眠葯,助以入睡。

食物方面,患者通常都會忽略自己的飲食和個人衛生,有些或會想透過絕食來輕生的意圖。所以護理人員應計算好患者每日所需的的營養或由營養師安排為出現嚴重營養失調的患者補充他們所的需要,避免對身體器官受到嚴重的傷害。

除了要注意患者營養的均衡外,患者的排泄方面亦要留意。日常應多作活動進食高纖的蔬果,一些有排便困難的患者就要使用輕便劑以保持出入的平均。當患者的生命威脅受到保護後,進而我們便應幫助患者重建他們個人的自我價值系統和以正面積極的思想方式去宣洩心中的情緒。

建立良好的關係和溝通是治療抑鬱重要的一環。在嚴重抑鬱的時候,患者可能很少或拒絕和外界接觸,此時我們不必強行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但若情況威脅到他們的生命安全則作別論),只需靜靜的表達出我們的接納和願意幫助的意向。有時即使單單安靜地陪伴在患者身邊也可以起一種治療的作用。希望透過衡常的關懷,和患者建立起互信的關係。再藉著這種信任的關係,成為患者的榜樣,改變他們的自我概念和處事的方法。

在日常微少的接觸和交談中,我們應多對事物帶出正面的態度,尊重患者的意見,對他們微少的進步給予欣賞和鼓勵。但要態度誠懇,在合適的時候說合適的話,不要讓患者感到自卑和自憐。當患者能夠自我幫助的時候,要給予時間和機會,適當地減少我們的參與。

在智力方面,輕度的抑鬱不會導致智力方面的傷害,但嚴重和長期的抑鬱就會令患者失去正確的判斷力和記憶力,此時我們可適當地協助和引導患者對事物作出正確的判斷。使患者對外界問題有較正面的瞭解,增強他們的病識感和發現問題可以從另一正面的角度去解決。

在治療的過程中,患者看為重要的人物和關係(通常為親屬)對他們的接納和鼓勵都十分重要,所以我們不能忽略和他們的合作,使在治療目標上得到共識,使患者得到最有力和長期的幫助。

正因每個人都有情緒,所以我們每人都會面對抑鬱,早點在自己的生活中建立起正確的人生價值觀和強健的關係支持網絡,當我們遇上人生的挫折和逆境時,就可以鬆容面對,不致被抑鬱的情緒打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