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腎也換心

 蕭港生  

你要認識神,就得平安,福氣也必臨到你。(伯廿二:21)

我深深感受到這次康復是神帶領我度過的,我要在這裏為神作一個見證。回想一九七四年,當時是一位計程車司機,長期夜更工作超過廿載,每天工作超出十二至十四小時。由於工作時間太長,只愛惜金錢,不理會身體,經常宵夜當正餐,食飽就睡,睡起工作,缺乏運動,不知不覺染上痛風症,還不理會,一拖就超過十年以上,自己仍覺得閒事。每次腳底紅腫時,就到醫務所打止痛針了事。最後身體漸漸瘦弱,皮膚痕癢,食飯後就會嘔吐,血壓飆升。結果被家人催促看專科醫生,經過抽血檢查,已經證實患上慢性腎衰竭,建議我到瑪嘉烈醫院腎科作詳細醫治。

一九九五年六月廿七日,當瑪嘉烈醫生證實我患上腎衰竭,需要用腹膜透析醫治方法來維持生命。我聽完之後,腦底一片黑暗,其中最痛苦是我太太,究竟我們一家人生活怎樣度過,在醫院學習腹膜透析期間,醫生建議我叫家人來驗對血型,是否適合施贈手術,雖然有兩位親妹妹自願捐贈,可惜血型不合,我聽了之後,希望都被封殺了。

在醫院學習腹膜透析的日子,認識了院牧同工,特別有一位李德恩先生,時時在我身邊鼓勵,因為醫院還沒有將我的資料在衛生署登記,當我學習腹膜透析完畢,要到醫院藥房領取每月需用的三十箱藥水回家。每箱重量八公升,而我住在唐樓五樓,院牧部李德恩先生知道我的需要,叫了兩位義工租了一部小型貨車,就將三十箱藥水義務搬到我家,不止一次,連續三個月都是這樣,直至我在衛生署有戶口才停止。

在家裏,除了按時腹膜透析,就回憶往事,父母是一對虔誠基督徒,自小八歲就上主日學,一有時間就會參加團契事奉,為甚麼一踏上社會工作,就漸漸離開教會,成為金錢俘虜。現在我明白是受神懲罰時候,本來自殺了結終生,但我回頭一看,家裏有父母、太太、兩個兒子,最大十五歲,最小九歲,就打消自殺意念,要重新振作,我就跪下來禱告,求主赦免我的罪,領我離開死亡幽谷。

感謝神!院牧同工帶領我參加院牧部屬下腎友之家聚會,使我體會到一個問題,當一個人患上腎病,醫生和護士只能用藥物來維持患者生命,並不能解決患者精神上痛苦,對患者來說,是一個漫長的療程,需要家人、朋友支持和鼓勵。可惜現實社會是相反。你的朋友,甚至家人,往往因經濟困難而離開。所以我要感謝院牧各同工,將愛心獻給每一個患者,好像我們得到家人照顧,真心替患者們建立彼此間在治療的過程中心靈上的支持,同心協力,使我們重新建立奮鬥人身。

整整兩年,自己還未有勇氣到廣州辦理登記換腎手術,唯有將這件事交給神,禱告神,求神為自己安排。多謝院牧部,腎友之家的導師,各會友經常禱告。

一九九七年六月尾,宣道會鄭牧師到我家裏探訪,他瞭解我的情況,最後他鼓勵我應到廣州一行。結果七月二日,決定到廣州某醫院,辦好一切登記手續,然後到香港等候消息,一直等到九月廿日,還未有消息。根據以往這段時間,是特別多換腎手術,九月廿五日心裏焦急,當晚就打長途電話到廣州,找那位接洽醫生,對方只是回答說:「適合你的血型的腎很多,沒有時間對腎,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就來廣州等候。」

九月廿六日至十月五日,一直逗留廣州醫院等候,結果答案是白走一趟,回到香港,將這件事放開,由神安排,我想起「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三:5-6) 到了一九九八年五月六日,上午十時,我突然接到長途電話,通知我今天內一定要到廣州醫院報到,預備明天換腎手術,本來是很興奮,細心想起萬一手術失敗,面臨生離死別,心裏懼怕,聖靈感動我。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四:6-7)

隔日我被推入手術室,用了五小時,毫無痛苦,手術非常成功,手術後,第三天就可進食稀粥,中午第一位由香港專程來探我的人,竟然是院牧李德恩先生,在這裏我要多謝他,我住了十三天就平安回到香港。今次神不單為我安排換腎手術,手術費一早為我預備,我的錢從何而來,是由保險公司賠償得有來。只要乎合神的主意,神就會安排,順服是智慧的。

親愛長期病患者們,請放下恐懼憂慮,千古以來只有一條定律,人有一生,必有一死,請你們還有生命時候,將你們的心事交給神,待神為你們安排,多與家人交談,就算生命短暫,還要振作,將來生命完結,亦能生而不活枉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