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直意──袁麗芳院牧

 思澄 

誰料到同樣是母親的一句話,使袁麗芳下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決定。原來少年時她也是一個貪玩耍、少讀書、怕考試的孩子。一次臨近考試心裏擔憂,母親就安慰她說:「不要擔心,唸《心經》菩薩會保祐。」結果她真的過關合格。但小小年紀已有率直的個性,竟然在心裏反問:「我不用功,卻可以因唸《心經》而合格,那是甚麼神?」那時的年紀當然找不出理據,但就因此疏遠了佛教。

升上中學以後,因信主的同學邀請,間中也參加聚會,但真正信主是在中五那年。也許是童年的經歷影響,又或是執於求真的個性驅使。信主以後,還是尋求不斷。她到不同宗派的教會,尋找合適自己成長的地方,又時常反省自己信仰,不甘作一個人云亦云的基督徒。最後,她扎根在筲箕灣浸信會,更把自己一生奉獻給神。在八一年一次聚會中,袁麗芳被幻燈的圖像和信息的挑戰所感動,立志獻身。直性子雖然果斷,但求真求精的執著,卻教她有耐性去計劃、堅持。為了更好裝備自己,她先在珠海書院修讀大專課程,完成了。在八五年入讀香港浸信會神學院,修讀道學碩士課程。

神學院的訓練,豐富了她神學、聖經、牧養的知識。但在二年級時修讀CPE,卻沒有使她對院牧事奉產生興趣,更想像不到自己不單成了院牧,而且一幹就十四年,更成了CPE的督導。從袁麗芳的身上,可以看見願意事奉和順服的人,神總是會一步一步的帶領。

剛由神學院畢業的她,雖然十分欣賞CPE課程,也因此得到很大的幫助。但卻感到對醫院的氣氛、氣味都十分不適應,血淋淋的場面更是觸目驚心。因此,八八年畢業時,完全沒考慮過要到醫院當院牧。然而,神的帶領卻是奇妙,擺在面前是一份人人說好的工作││在中學當聖經科老師,做宗教主任。但直心直腸的袁麗芳因著心裏沒有從主來的平安,拒絕了。

相反,當她到了香港浸信會醫院,這個從沒有放在心中的事奉工場,卻感到這是神的預備,抉擇的過程中,她考慮到委身與順服的問題。率直求真的本性,使她順服下來,委身在醫院中事奉,並且純一不變。上任後的第四年,醫院的董事會讓她有機會到美國深造 CPE兩年。這趟的經歷使她感到神的奇妙,更體會到醫院董事會願意無私大方的付出,是一種高貴的行為,激勵她在漫長的事奉路程上,要不斷的實踐和回報。從美國回來之後,袁麗芳就一心一意的在香港浸信會醫院中擔任主任院牧和CPE課程督導,在事奉中經歷全人的成長。

一般而言,率直的人多會欠缺耐性,從袁麗芳對女兒的口頭禪:「快D!快D!」就可以大概知她平常的為人作風。但投入了院牧工作之後,她學會了在行政與牧關兩方面兼顧,講與聽並重。「我明白自己急直的個性,所以每次床邊探訪和約談,都會事先安排有充裕的時間,這樣就不會顯得匆忙緊張,就連老人家和小孩子,我也能哄得她們開心。」

平日有院牧部的行政、牧關、教學的工作,週末和週日又要協助教會事工,何況身為師母,是牧師的另一半。「所以,一個禮拜七天,要忙的都可以忙,但若可以偷閒,會看書和聽音樂。牧師喜歡行山,能抽空就一家同行。如果週末早上沒有安排工作,一頓休閒早餐,已是一個禮拜中,最黃金的時間了。」樂於工作,卻又不會過於忙碌,已經是一種成熟的智慧。

談及事奉的理想,袁麗芳期望有朝一日院牧能得到認可資格,能被醫院裏其他醫療職系的專業認同。如今,她首先是著力在香港浸信會醫院,向院內的員工深化「全人醫治」的觀念。短期內院牧部會為員工舉辦「認識病人的心靈需要」講座││瞭解病人的心理需要和同理心的工作態度。希望的就是由院牧部走向員工,由員工廣及病人。由一個院牧部開始,轉化一間醫院。展望前面,或許也有崎嶇難走,但一片真心直意的袁麗芳,還是一樣靠主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