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能退下來!

 王璇院牧 

親愛的慧珍:

當寫這封信給妳的時候,妳已由護士長的行列退下來,為要在聖經和傳福音上接受裝備,投身神國度的工作,願神恩領妳的服侍。

很多謝妳一直以來對院牧事奉的支持。屈指一數,我們已認識了七年有多。就在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的下午,我獨個兒帶著興奮和戰兢的心情往山下走,向著長洲醫院出發。那時候院中有醫護職工約一百三十人,可住院的床位有九十多張,意思是可服侍的對象有二百多人,以一個部份時間的院牧,確實不足夠。妳卻常常給我鼓勵和建議,甚至自掏腰包購買勵志書籍送贈同事和院友,成為我背後的同工。院中有高薪厚職的人仕,也有孤苦伶仃無依無靠的長期病患者。妳會見到我的事奉在弱群中有一定的果效,但較難接觸到高層人仕,只能在節日時派送他們一些紀念品和福音單張,以表示祝賀和關心。

院內一位姊妹曾經問我:「妳那麼有耐性的關心那些中風的長者,他們真的能夠明白福音嗎?就是信了主又不能參加教會聚會和事奉,沒有任何貢獻,只成為教會負擔。為甚麼妳不考慮牧會,有很多姊妹需要關心和栽培呀!」

慧珍,當時我只微笑著回答她:「很多謝妳的欣賞,是神把他們的需要放在我面前。他們老弱衰殘,在社會上已沒有任何價值,有些連家人也沒有,然而神沒有遺忘他們。神曾藉先知說:『直到你們年老,我仍這樣;直到你們髮白,我仍懷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懷抱,也必拯救。』我相信他們是神所寶貴的,願意他們有得聞福音的機會;他們已走到人生最後階段,就是走到永生和永死的分叉路口。」

回想自己的父親也是在病患時,得到院牧探望禱告時接受主。人就是這樣,在病患時才肯想想人生去向問題,才肯放下一些自我傲慢。無論貧或富、智或愚、長或少都有患病入院的可能。故此,在醫院可接觸到的群體很廣,有的被丈夫虐打重傷入院、有的未婚媽媽流產入院、有的黑幫仇殺血傷入院、有的跳樓半死入院。那些是牧會時不能接觸到的,而院牧就是延伸教會的牧養範圍,回應主所看見「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

主內

2004年 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