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SARS的餘震

親愛的關心者:

今年六月下旬,曾經到過新疆喀什去年六點八級地震的災區。當地的縣長告訴我,地震是六點八級,但破壞程度卻是九至十級。換言之,是覆巢式的破壞。造成這樣災難的原因,不是由於一次的地震,而是之後連續的餘震。

自從立法會發表了SARS調查報告,一場SARS餘震已經出現,楊永強醫生首先倒下,梁智鴻醫生亦隨後下台。何兆煒醫生、高永文醫生,連同多位醫院行政總監會否下馬?相信在你收到這一封信時已有結果。

我們同意《明報》七月十日的社論,「現在應是SARS風波畫上句號的時候,好讓香港醫療隊伍集中精力,汲取教訓,重新上路。如果醫護行政人員和康復者及死者家屬繼續糾纏在情緒化的互相指責之中,結果只會造成『三輸』的局面,因為除了爭吵雙方都輸之外,無辜的六百多萬市民亦會受影響。」

作為旁觀者,或可抽離的議論。但作為院牧,我們關心的正是病人、病人家屬和醫護人員。SARS一疫,已造成了「三傷」局面,今日的餘震,亦必然波及三方。作為關顧者,我們最大的關心是治療與重建,而不是不斷的尋找理據,以示對方罪有應得,或是自己如何有理。因此,我們期盼這一場「餘震」可以盡快過去,好讓重建醫療服務的工作全速進行。

時間竟然如斯吻合,八十年代中期,教會提出院牧服務,透過政府進行醫療改革(結果是成立醫管局)。今年是院牧服務二十年,醫管局及整個醫療政策又要再一次面對大改革。二十年來,神帶領院牧服務在醫院中有一個橫向的發展,在「量」方面,我們已取得美好的成績;但今日如何在「縱」方面發展,進一步有「質」的增長,正是「院牧服務廿載情」之後我們要認真面對的事。

明天的路,很可能比昨天的更難走,但有了今天的經驗,並靠著神和你的支持,相信可以走過去。我們如是,整個醫療服務也如是。祝

生活得力!

你的弟兄
羅杰才
2004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