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程的祝福

 陳玉瑛 屯門醫院院牧 

當我在末期癌症病房探完了受轉介的病人之後,無意之中,看到有一位比較精神的病人,心有感動,就走到他的床邊,問候他及與他傾談。當時這位病人表現出頗不友善的態度,不耐煩地敷衍我幾句,明顯是想我走開。按照一般正常做法,我會客氣地表達,瞭解他心情不好,希望以後有機會才再探望,然後禮貌地離開。但當時我卻有感動去關心他,於是應用「同理心」的方法將他內心的感覺表達出來。當說到他對患病的不甘和無奈時,他開始願意向我講出心事。在傾談之中,知到他與家人的關係並不太好,一生盡力,但卻得不到家人的體諒。今天更患上末期的癌病,要等候死亡,感到是多麼的痛苦、不公平和無奈。

他最初是不想人打擾,因內心的煩燥,令他對人並不禮貌。但當我以真誠的態度,給予真摯的關心並明白他的感受之後,卻帶來了他心底裏很多的渴想。我們終於傾談了很久,在離開之時他連連向我致謝。

在跟進的探望中,我用心聆聽他的心聲,耐心地回應他的感受,並且表達對他的支持,結果他接受我為他禱告。在以後每一次的探望中,我們都有禱告。我將他的心聲,在禱告中傳達給上帝,而這些禱告都帶給他很多的安慰。為了可以幫助他更具體地體會神的同在,我送了一個由義工做的十字架給他。在這些探望的日子,我有機會就講解主耶穌的救恩,最後他亦欣然接受了主耶穌作為救主。

記得在我們禱告時,我感到他很需要實質感受到支持與被接納,因此打破了自己一向的界限─握著中年異性的手,為他禱告。在他的面容上,我看到那種得到支持與安慰的神情,我實在為他能經歷神的愛而感恩。

因為知道他在世的時間不會太長,在他及家人的同意下,我們為他安排了床邊的洗禮。他在女兒面前,充滿歡愉的接受洗禮,女兒們亦開心的見證了父親對神的信心。後來他的身體也日漸轉弱,不久之後就離開世界。他臨終的時候,手上仍然持著我所送的十字架,並且放在心口上。在家人的陪伴之下,他安祥的返回了天家。

與這位病人相處的時間並不太長,但短短的接觸,卻給我有不少的反思及體會。

1‧隨時敏感聖靈的引導

在過往,若病人對我的態度不好,我會覺得那不是合適探望的時候。但這一次,我卻堅持留下,我相信是有聖靈的帶領,祂讓我感覺到這位病人很需要有人明白。加上我知道他的不禮貌,不是因為我,而是受心情影響著,所以讓我不再介意他對我的態度。

2‧表達愛是需要真誠、體諒和具體

真誠的態度和對人的尊重、體諒,能帶來關係的扭轉。在這短暫的時間裏,他改變了態度,而且可以接納我成為他的聆聽者及支持者,這個體驗十分寶貴。

3‧神看重人的理性,也看重人的感覺

我看到神的愛是透過人具體的愛去表達,而且需要具體地去讓人感受得到,單單在理性的層面上對祂的認知並不夠。神亦讓我在這次的經歷中,明白到在某些處境中,是需要突破自己的界限,握手這個行動,對於一個很少感受到被愛與被接納的人,也許是一個很具體的表達。

4‧象徵性的物件,也能發揮它的功效

透過一些表徵性的物件,亦是具體地傳達神的同在。一個細小的十字架,卻在人面對孤單與死亡時,發揮很大的效用,感受到神的同在,是病人很大的安慰。

5‧神的愛能溶解人的隔膜

從病者家人口中,知道他對兒女的態度是嚴厲的,所以彼此都很少溝通。在當他走到人生最後一程時,因著神的恩典,女兒們可以陪伴他走這一程,也看到他能安然面對死亡,而且可以安祥地返回天家,得著永恆的盼望,這在信主的女兒心中也是很大的安慰。

patient.jpg

陳玉瑛院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