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跌倒的信心

 黃燕芬 播道醫院院牧 

回想十年前在考慮轉換工場的時候,我被院牧事奉的挑戰性所吸引,因為作為院牧,可以在醫院接觸及牧養不同年齡、不同階層的人。當年未曾受過「臨床牧關課程」(CPE)訓練的我,只是憑着一顆不妨一試的心向三間公立醫院的院牧事委會提出申請。結果神為我開路,讓我這個毫無經驗及訓練的新丁得到那打素醫院院牧部的接納,成為了助理院牧。在那段事奉的日子中,最感到難能可貴的,是當時的事委成員及主任院牧給我進修的機會,讓我在三年內修畢了三個「臨床牧關課程」,亦讓我有機會在醫院和護養院去牧養病人、院友、家屬及職員。還有令我難忘的,是與院牧部同工建立了一份深厚的情誼,儘管現在已離開了數年,但仍然感到有一份主內的情誼在彼此之間,為此我感謝神!

2006年是我進入院牧事奉的第二個階段,我現在是播道醫院院牧部的部份時間同工,牧養的對象也如以往,但有所不同的,是在私家醫院的處境。

神給我作為院牧的事奉機會,讓我在醫院及長者中心關愛病人和家屬與及員工。若有人問我對未來院牧發展方向的看法,我會認為進修是十分重要的,因為這是提供服務質素的一個重要環節,亦是讓醫院內外的人士對院牧事奉認同的指標。但院牧事奉過程中,我同樣感到對人愛心多一點、付出真情多一點是同樣重要的。縱使院牧亦只有有限的時間、心力、體力,但在接觸人的過程中,若能以真愛及真情去感動人,再加上「專業」的技巧,相信更能發揮院牧的職事。

在芸芸的事奉經歷中,令我最難忘的是對長者的服侍,尤其是一位與她相處了三年多的寧婆婆,她是一位外表柔弱,說話溫文的長者,從與她認識,與她分享福音,後來她決志信主,過程也是十分喜樂、自然的。但當牧者預備與她洗禮的前夕,她跌傷了,入了醫院治療後的她,不能再步行而要用輪椅代步,對她來說是一個打擊,而我所憂心的,是這樣的一跌,會對她信心造成怎樣的打擊。但出乎意料之外,寧婆婆仍然對神信心不疑,亦如常坐着輪椅出席聚會,連口中一句的怨言也沒有。

過了一段時間,我和牧者與她重提及洗禮一事,思路清晰的寧婆婆仍然十分堅定的表示願意接受洗禮,而她的家人也沒有反對,故牧者再次安排洗禮的日子。但衝擊並沒有停止,在她接受洗禮的前幾天,又再次跌傷了,這次令她要入醫院做手術,手術後她甚至不可以再坐輪椅,而是要大部份時間卧床。這次事件令我更憂心,但神卻讓當時的基督徒同事給我很大的支持,並懇切的為寧婆婆祈禱。自從她再跌以後,寧婆婆已不能出席聚會了,但她對神的信心仍然不動搖,當我和牧師再向她重提為她洗禮一事,她仍然以堅定的態度表示願意接受洗禮,而她信主的女兒知道她母親想洗禮的時候,亦表示贊成,寧婆婆終於在眾人面前洗禮,見證神的愛及恩典。

其實,像寧婆婆這樣既樂觀又堅強的人,其實並不是太多的。作為院牧,經常接觸不同的病人,那些能夠有機會康復出院的,或者感到治療有效的,大家都容易「有信心」,但對於長者,特別是身體多病的長者,或是臨終的病人,我們卻不容易「有信心」。因此寧婆婆的見證,實在是對我很有鼓勵。我也希望自己像她一樣,無論經歷多少次的跌倒,但對神的信心,仍是依然站立得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