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合才能有共識 — 事委會看院牧註冊

 編輯室 

繼八月份「在職院牧研討會」,與眾院牧同工就院牧註冊資格及程序作出諮詢後,院牧聯會於9月27日晚上特別舉行「院牧專業發展—事委諮詢交流會」,當晚有來自十一間院牧室共十多位事委會代表出席。

諮詢會有兩個主要目的,一方面促進與事委會的溝通,讓他們對整個院牧專業發展與註冊制度有更清晰的了解;另一方面聆聽事委的意見和解答他們的疑問,從而讓他們對院牧專業發展有更多的認同和支持,並且能鼓勵更多院牧同工參與註冊。

諮詢會先由院牧聯會總幹事羅杰才牧師作簡短歡迎,並由專業發展及牧關教育督導兼專業發展籌備小組召集人盧惠銓牧師,介紹院牧專業發展的核心概念及註冊院牧的級別和資格等。盧牧師重申,院牧專業發展必須達到兩個終極目標—提升院牧專業質素和深化院牧專業服務質素。因著院牧身處醫院這個獨特的工作環境,他們除了要有一套服務標準外,更要遵守專業守則,而隨著醫院對院牧身份的肯定和認可,如榮譽委任和服務評審,更顯示了院牧服務有著朝向專業發展的需要。

簡介後設有答問時間,事委會代表都踴躍發言,並由專業發展籌備小組成員輪流作出回應。雖然他們表達了一些意見和疑慮,但大體上事委會對於院牧專業發展是表示認同和支持的。以下是事委所提出的一些主要關注。

「註冊」是否等同「專業」?

對於院牧專業發展的核心概念和兩個終極目標,事委們均表示認同,但他們卻擔心「註冊」與「專業」兩者未必有著必然的關係。我們並非否定註冊的意義,但若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要提升院牧和整體服務的質素,只有註冊程序是不足夠的,而是必須同時有監察和評核機制,這樣才可確保註冊了的院牧能持續地滿足所設定的專業要求和資格。而監察和評核的工作又是否有合適的組織來實施?若院牧的專業或註冊資格一旦被否定,事委會又能否繼續聘用該院牧?

專業發展籌備小組回應時指出:這些問題其實正正反映了院牧界的現況,就是院牧的個人質素、專業服務水準,以及院牧服務在個別院舍內的發展情況仍存在頗大的參差。若回顧過去多年來院牧事工的發展,對現時參差的現象絕對不難理解,其中因素包括同工年資、訓練背景,以及個別院舍的處境及給予院牧事工發展的空間均有所不同。所以小組絕對同意,「註冊」與「專業」兩者不一定能同步掛鈎,但註冊正是作出規管及改善的第一步,目的就是要把院牧的服務標準邁向更一致的專業水平。

經過數年的努力,專業發展小組制定了【專業院牧事工—在醫療護理中的角色及重要性】及【院牧專業守則】兩份文件,其中亦已列出基本的服務範疇和問責制度;然而這只是始創階段的藍本,日後仍需繼續補充和修訂,以求成為更詳盡和完善的指引守則。在整體專業發展中,院牧持續進修是一個很重要的理念,所以必定要求註冊院牧持續接受適時適切的在職培訓,以確保院牧的服務水平能持續提升。此外,評核監察制度對所有專業界別都是不可缺少的,聯會亦將會制定適用於現階段的評核監察機制。若院牧違反了專業操守,則會按機制進行研訊,有需要時更會把研訊結果通知有關事委會,但事委會日後仍否聘用該院牧,則在乎事委會獨立自主的判斷與決定。

「專業」會否帶來「淘汰」?

邁向專業、提升水平,這些都是正面的;但我們會否走得太快,或不知不覺間出現了一種汰弱留強的情況?「我們都知道院牧室的同工編制不一,有部份院牧室聘用探訪幹事,這些同工有事奉的熱忱,只是他們未有機會接受正規訓練。他們在專業發展的過程中,會否被淘汰了?這樣會否造成同工的不安,甚至牽起一種恐懼的情緒?我們豈不應該把這一類同工也同時納入註冊制度之中,而不是採取一種令他們知難而退的手段。」

專業發展籌備小組回應這一點時重申兩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整個院牧註冊制度是採取一種循序漸進的方式;其次是以「包容」而非「排斥」現職同工的態度。因此,小組特別為現職探訪幹事設立「輔助院牧」註冊級別,目的就是讓他們有一個過渡期,並且鼓勵他們在未來數年,接受相關的神學及CPE訓練,以便提升他們的專業水平至註冊院牧。實際上有關的建議已考慮到現時不多於20位探訪幹事的事奉年資、個人及訓練背景。而專業院牧需具備神學及CPE訓練也是合理的要求。所以我們更積極的期望,「輔助院牧」只會在專業發展過程中扮演一個過渡角色。

其實進階的概念同樣應用於其他註冊級別,所以分別設有註冊院牧(二級)、註冊院牧(一級)和檢證院牧三個級別,因為同工需要時間進修和受訓才能提升水平。與其把級別的要求定得太緊或太寬,不如採取一個循序漸進方式,讓大部份同工都能納入較初階的級別,然後再按步進階,這樣不單更能配合現實處境,同時鼓勵院牧有更大的動力前進。所以整個註冊制度的精神是鼓勵和包容。況且這個註冊並沒有法定約束力,乃採取業界「自發、自願」而非「強制」性質,所以只會鼓勵事委會和業界同工進入註冊制度之內,並盡量支持及配合院牧進修的需要,循序漸進地提升他們的專業水平。

「註冊」會否影響「聘任」?

既然註冊院牧某程度是肯定和促進了院牧的專業資格,事委會也應該聘請註冊院牧,因為一方面有更高的認受性,另方面也是支持整個專業發展。但這是否真的能夠配合現實的情況?「現實上未必有足夠的註冊院牧,若事委會聘請了非註冊院牧,同工的專業水平會否被質疑?會否很尷尬?事委會又應否考慮聘請非註冊院牧?另外,既然註冊院牧有著不同級別,是否意味著薪酬也可能按級別而有所不同?聯會又可否提供具體的建議?」

專業發展籌備小組就上述問題回應:較早前曾經提過,專業註冊往往需要一個過渡進程,所以事委會不必擔心非註冊院牧的定位。以其他專業界別為例,如醫護人員或輔導員,他們都必須經過累積臨床經驗的工作階段,而不會一下子就具備註冊身份。即使北美的專業院牧檢證制度也採用類似做法。既然院牧註冊制度是導向業界提升專業質素,一個循序漸進的註冊制度豈不更顯出我們的嚴謹和認真嗎?事委會當然可以考慮聘任註冊院牧,但也可考慮聘任符合申請資格而尚待累積臨床工作經驗的新晉同工。

至於註冊級別應否與薪酬掛鈎,若事委會認為可以開放地討論,聯會絕對樂意參與,並且提供一些具體的薪酬建議。但由於事委會是各自獨立的,而且資源運用也有個別的政策,所以要達到一致也絕非容易。但若業界期望在走向專業的同時,一併將內部的行政程序,如薪酬級別、定期評估、監察機制等也趨向劃一和標準化,聯會也樂意與事委會共謀共策。

總結:

專業發展籌備小組表示對事委會的認真關注十分感謝,並會就所提出的疑問和意見再詳加考慮及討論。小組明白事委會對整個專業發展也有一定期望,所以在推出註冊制度之前,必定會再三審視和修訂。然而,小組不能期望有一個完美的方案才踏出第一步,因為整個專業發展是需要不斷的磨合才能有共識,不斷的修正才能夠完善,這樣才更能切合實際的情況和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