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聽見

 盧惠銓  

編按:院牧服侍可溯源自早年醫療傳道的歷史,今年《慈聲》,換上了「醫‧道」這欄目,用以延續闡述院牧服侍的理念,並嘗試配合近代醫療服務的發展,作心意更新而變化的整合,讓讀者對現今院牧服務的信仰基礎有進一步的反思。

「…你如今懷孕要生一個兒子,可以給他起名叫以實瑪利(就是神聽見的意思),因為耶和華聽見了你的苦情。…神聽見童子的聲音;…神已經聽見童子的聲音了。」(創世記16:11;21:17)

「…以色列人因作苦工,就歎息哀求,他們的哀聲達於神。神聽見他們的哀聲,就記念他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立的約。…耶和華說:『…他們因受督工的轄制所發的哀聲,我也聽見了。我原知道他們的痛苦,我下來是要救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他們出了那地,到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出埃及記2:23-24;3:7-8)

神聽見,與神的拯救息息相關。從夏甲、以實瑪利及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敘事裡,可看出「聽見」是神施予救恩的重要基礎。院牧領受了病患牧養的召命後,首要並且最重要的學習就是聆聽,包括聆聽神、自己與別人。這不單是一種必須的牧養技巧,更是一個牧養理念,以及一種牧者的內在生命素質。牧者惟有「聽見」,才能提供適切的牧養關懷。

從個人信仰出發,參考文獻,再整合多年的臨床經驗,我給聆聽定義為「讓訴求者親自聽見自己的訴求,同時經驗到自己的訴求被聽見。」優質的聆聽既有療傷醫治的作用,也有疏導預防的效力。然而,這門藝術卻是易學難精。撰寫關於聆聽的學術文章,主講關於聆聽的牧關訓練,與真正具備聆聽的能力與涵養,原來是不一樣的事。聽來這現象叫人感到訝異,在現實生活裡倒是事實。

若沒有好好聆聽,或許也沒有資格說話,因為沒有聽而說的話,往往言不對題,儘管說話的人自己完全不察覺這點。不願意聽,是聆聽的最大障礙。有時人以為自己在聽,原來只是克制自己不說話,扮著聽。牧養其中的要求是誠實的聽,無論是有聲音的說話,還是身體語言,或是弦外之音。院牧透過不同技巧,引導對象把真正的心聲說出來。這樣,他或她親自聽見自己之餘,同時也經驗到被聽見、被明白、被愛。神向我們啟示與說話之前,祂已經聽見我們的訴求。救恩的啟動,源於神已聽見。

部分中文參考書目包括:
  • Margaret Guenther著,邱珍琬譯,《聆聽我心-靈修指導的藝術》,香港:道風山基督教叢林,2001。
  • Nance Guilmartin著,林雨蒨譯,《療傷的對話-怎麼說才能安慰他》,台北:商周出版,2012。
  • James E. Sullivan著,陳玉儀譯,《傾聽-讓聆聽捉摸生命》,香港:基2018道出版社,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