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謙卑的一根刺

 鄭小媚 瑪、葵院牧事工委員會  

生、老、病、死是大部分人需要經過的人生階段,有人慨嘆地說:「生與老有其時序,但病患與死亡卻沒有必然的規律和時間表。」

記得小時候與友伴玩家家酒時誤吞硬物,令致腸塞,隨後更引發盲腸發炎,人生中就這樣動了第一次手術。這事發生在我四歲時的春節,大家正在歡度新歲的時候,我卻要住上個多月醫院,實在掃興至極。癒後的疤痕更成為生命裡其中的一根刺,為我的人生增添了不少與別不同的經歷。

八年前某天,因為腸胃不適,腹脹如球,便向家庭醫生求診。醫生見狀,溫柔地對我說:「按你現在的情況,我這裡幫不上忙了,我相信你的情況需要立刻動手術,我現在召喚十字車。」
聽到醫生的指示後,思前想後,還是要致電告訴丈夫。電話還未說完,救護員已到達,把我推上救護車,旋即到達急症室,再轉送外科病房等候做手術。

由於事出突然,自己也不知可怎樣回應,家人仍未下班,未能到醫院陪伴,只能用短訊與他們保持聯絡,並請教會的弟兄姊妹為我禱告,而我亦在心中默默向神禱告:「主啊!救我!我真的不想動手術啊!」

到了病房,護士交來一套手術服著我更換,當我換妥這服步出房間時,忽然全身冒汗,眼前一黑,全身無力倒在地上。那刻我只感到很多人用手拉扶著我,又聽到有醫護人員說:「…無脈搏… 34,48。…1,2,3…搓!」此間我意識到死亡離我不遠,心中默默對主說:「主啊!我這樣就要離開了?…我還沒有跟大家講再見啊!….」心中浮現了熟練的詩句:「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感謝主的恩典,不知過了多久,我甦醒了。我看見身旁放了一套急救包,自己身上多了一些管子,護士對我說:「留在床上吧!你的身體若合作,情況穩定,可以考慮不用動手術,管子三兩天後也會拔掉。若沒有進展,明天早上六時便要動手術了,我們會通知你的家人。」我心中嘀嘀咕咕:「主啊!救我!主啊!救我!感謝主,感謝主。」

護士離開後,心中響起了《我受造奇妙可畏》這首詩歌,也在心中默默地細究自己是否有不是之處,向神認罪。安靜後,內心卻響起《親眼看見祢》,「有祢我生命不一樣,有祢我生命在燃亮,…有祢…。」聖靈提醒要憑信心靜候祂的工作。感謝主的恩典,又應允了我和弟兄姊妹的禱告,最終我不用動手術,三星期後我便可以回到教會繼續事奉。感謝主。

每個人都有可能面對病患,但面對的方式和態度卻不一樣。對於我而言,病患是神給我其中一項屬靈的功課,使我重整生命優次,經歷祂的同在,是一根叫我謙卑的刺,免得我過於高抬自己,更是我親眼看見神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