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見的說話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自從在院牧聯會「工作」以來,每年大概會到四十多間教會講道,但到聾人的教會講道,最近才是第一遭。當日出門時,心中不自會想,他們會怎樣「唱詩讚美」?公禱又如何進行?他們既是聾人,聚會會不會使人納悶不安?

準時到了教會,不多的地方卻顯得整齊雅潔。近百的會眾坐得擠擠的,各人都面帶歡顏,彼此不住用手語「說話」,氣氛愉快熱鬧,是一幅意外的情景。

崇拜開始了,原來他們是用手「唱」詩的,兩位領詩員,一位用捧指著歌詞,另一位用手語帶會眾用手「唱」,近百雙的手,「郁」來「郁」去,我用眼去聽他們的歌聲。他們也有詩班,獻詩也是用手語,詩班員公禱的時候,我故意張開眼睛,原來他們也張開眼睛,看看領禱人的手語,然後一同用手語阿們。

當日我選了一段十分熟悉的經文,就是馬太福音八章一至四節,耶穌醫好大痲瘋的那一段,並特別指出當中的重點是「伸手摸他」。我說︰說話並不單憑聲音,正如用手語也可以說話,並且借此指出,行動是耶穌的手語,這樣的「說話」聲音更真實,更有力,是看得見的說話。

這次聚會使我更實在的體會到殘不等如障,只是我們帶有誤解,才以為聾人的教會可能會使人納悶不安。原來,他們當中的歡樂,並不比其他的教會少,以我的經驗看來,不少的教會甚至比他們不上呢!

因為「工作」的原故,我總是很容易把所遇上的事情,連繫到院牧事工之上。故此,我又把這間教會連到醫院。醫院豈不也常給人一個不幸的感覺?我以前的印象中,住醫院的人都不會快樂,他們所要的只是別人的憐憫關懷。但自從加入了院牧聯會之後,才發現醫院原來有不少感動人心,令人興奮的人與事,就是病人,也有不少十分精采,他們的見證與經歷,甚至可以振奮人心。

所以,我們若以為醫院單單是一個受助的地方,那就大錯特錯了。正如這一間聾人教會,她有自己身份角色,他們不單克服了自身的障礙,更加是別人的祝福。如果你曾身處其中,我相信也可以因他們得到鼓勵。這樣說,並不是要鼓勵大家去參觀這間教會,只是想指出,不要以為殘障的人,或醫院中的人只需要別人幫助,原來他們甚至可以鼓勵我們,使我們對上帝有更真切的認識。

在耶穌的事奉之中,宣講天國的福音和醫治百姓各樣的病(太四︰23),可說是同等重要,相輔相承。事實上,如果只有宣講,沒有信心和愛心的行動(醫治),天國的福音恐怕亦難以傳開。或許,我們從來只會著眼在耶穌身上,以為多講耶穌,天國的福音就可以傳開。然而,若換個角度,卻會發現耶穌往往都著眼在那些病人身上。祂不單走近他們,甚至會伸手觸摸他們。這除了他們實在需要關心之外,耶穌必然是知道,若然他們經歷上帝的醫治,天國的福音必然會如火點著,隨著他們傳到四處各方。

因此,我相信在耶穌的眼中,他們並不只是弱者,也不單是等待憐恤扶助的人,他們也是等待差遣的傳道者,將要激勵人心的見證人。因此,耶穌一次一次的走近他們,用「手語」向他們傳講天國的福音,結果人們都用眼「聽」到,天國的福音也如火一樣點著起來,隨著一個又一個蒙恩的人不斷傳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