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息忿怒的情緒

 韋啟志 沙田區醫院院牧/差遣院牧 

woodenfigureweb

這幾年我在沙田醫院的腫瘤紓緩治療科病房,遇見不少癌症病人,特別是男性,他們心中隱藏了不少忿怒的情緒。

患病初期,病者可能都會否認或拒絕接受自己患癌的事實,但一般開始治療過程後,病者都會無奈接受,但隨之而來的,往往就是不甘和忿怒的情緒。有些情況,更是病者既會否認,又同時有忿怒的情緒。

癌症病人忿怒的原因和表現是多方面的,他們可能是責怪(忿怒)他人,包括他的家人、同事、老闆,認為自己的病是他們導致的;也可能是醫生、醫療制度,若不是他們耽延,自己就不會變得不可救治。病人也可能會責怪自己,悔疚自己往日生活上的不自製和壞習慣。廣東人把忿怒說成「嬲」,實在是一個生動的形容詞。

曾經有一位女病人,她是一位基督徒,雖然她患了癌症,但身旁的人都說她非常有信心,她在所有人的面前表現也的確如是。但我們知道病人往往會把真正的感受收藏起來。一天,院牧趁著沒有其他人的時候去探望她,經過了深入的交談,院牧引導她表達內心真實的感受。那時她才流露出心中的忿怒,原來她「嬲」神,但她一直壓抑著自己。當壓抑的堤壩崩了,她就有如歇斯底里的號啕大哭大叫,她甚至咒罵神,為何丈夫這樣好,家庭這樣好,自己一生努力做好,但卻容許她得到這樣的絕症。

院牧靜靜的待她哭罵完了,並沒有給她甚麼答案。只是回應她認同她的忿怒,並且願意依然的與她同行。這樣,她的情緒得以慢慢平伏下來。經過這一次之後,院牧發現她與親人能夠坦誠的分享病情和感受,而不是只有一些「信仰」上的鼓勵,而她的忿怒亦因而平息了。

我們怎樣知道一個表面上是滿有信心的病人,原來內心中卻裝滿忿怒呢?如果病人表現缺乏了耐性,甚至有一些想「攻擊」的言詞舉動,或是一些自私的行為,即使是他們立刻就收斂了,也表示出他內中可能有忿怒。但如果我們想要求證和去幫助他,就要在沒有其他人在場時探望他,與他談及內心的問題,但重點是聽和適切的回應。當然,我們要是一個有耐性和得到他信任的人。

不少的癌症病人和他們的家人,未能好好把握人生最後階段,也錯過了珍惜最後的陪伴時刻。其實病人的忿怒正好是表示了他生命中的遺憾、不甘。因此,即使他表示出攻擊或是抗拒的態度(有一些會用沉默表達他的忿怒),但他們心底,最終是希望被幫助、被諒解和被接納。所以無論他的過去和現今如何表現,這都是最珍貴的時刻。

平息病人的忿怒,情況就有如救火一樣,沒有救熄火,又怎能埋身呢!至於救火的方法,以下是我的一些經驗。

1. 要接納和明白病人的忿怒情緒。不需和他爭辯對與錯,也不需叫他體諒別人,鼓勵他適當地表達憤怒。當他能表達了他的忿怒之後,他的心才可以有力量去寬恕自己和他人。

2. 幫助病人承認自己的忿怒,並且幫助他找出導致他忿怒的原因。當病人面對自己忿怒的源頭,他就有機會看見別人和自己的責任。這就是一個轉向的時機。

3. 協助病人坦誠和接納自己和別人。如果他要向人坦誠道出心中感受,要充份的給予支持,如果他有心願希望完成,盡可能的協助他完成。

病人的忿怒原因是他心有不甘,覺得被虧欠了。癌症病人因為無奈地面對疾病的來臨,日子無多,而且又怕面對將來未能預測的,所以就更容易產生忿怒。但無論他是有理或是無理,作為家人、弟兄姊妹、朋友,我們仍是在這最後時刻,讓他可以平靜坦然的走完最後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