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她在我身邊

 梁威廉 

在我分享我的悼詞之前,我想講兩個小故事,那是發生在我太太秀珍過身的當日和第二天。當秀珍過身不久,我用數碼相機影了幾張相片。當晚午夜時分,我獨自在酒店房間重溫這幾張相片,看著看著不禁悲從中來,淚流滿面。過了一會,我感覺到一陣好實在和好熟悉的同在,大約維持了一分鐘。在房間裏,我見不到有任何人或東西,但心裏覺得無比的安慰,我所有的悲哀立刻消失,那一刻,我知道她在我身邊。

第二日,我與葉義榮、彩蓮和他們的細女沅晴到沙田白普理寧養中心領秀珍的遺體。我忘記了帶護照,要和葉義榮、殯儀的人再回酒店拿取。彩蓮在白普理的大堂等著,而沅晴就在下層的飯堂一個人坐著。幾個星期以來,沅晴在這個飯堂畫過不少十分漂亮的圖畫,這些圖畫是關於秀珍和天使在一起的。但今次她並沒有畫畫,只是望出窗外的花園。突然間,她看到一個好似天使的物體,發出耀眼的光芒,在花園的上空出現了幾秒,然後飛走了。雖然看上去很像天使,但沅晴知道那是秀珍。

現在讓我分享我的悼詞,而且是直接向秀珍講的,因為我真真正正感覺到她現在和我們在一起,她看到和聽到我們。

秀珍,我很感激你留下多姿多采的美麗的回憶給我。一次又一次,每當我想起你或者我們一起的時候,我覺得無比快樂。我記得我們無數次的對話,互訴心事的時光,我們一起經歷過擔心、恐懼、驚訝和快樂的日子。在漫長的歲月裏,我們一齊分享過笑聲,有趣的故事和笑話。儘管我們有過爭執,有過意見不合,但我總知道最終一切都會OK,因為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動搖我們之間的真愛,以及彼此互相的尊重。

秀珍,多謝你給我留下很多美好的回憶,包括我們一起出外旅遊,在屋企附近散步、一起攀山、行沙灘、逛公園,一齊坐車、坐船、坐飛機、住酒店。我們一起在不同的餐廳、咖啡廳、美食廣場吃飯,或者大家默默地相處。不單如此,在家中,你煮過無數次滿有愛心的食物,大家一齊愉快地享用。所以,我常存感恩的心,你是個廚藝超凡的廚師,能夠煮出千變萬化的中國菜色和湯水。

當我回望這段十八年的婚姻,我十分感恩,因為自結婚後,我個人變得更好。當然我不是完美,但經過這段婚姻,我學曉得放下自己,多點自我犧牲,懂得更加關心有需要的人,就像秀珍你一樣。這段婚姻我是給「造就」的那一個。現在,你在天家成為基督的新娘,與基督合而為一。

﹝這兩篇特別的分享,得陳秀珍的丈夫及弟弟同意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