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聖徒相通

 范晉豪 香港聖公會諸聖座堂牧師 

「我信聖徒相通」是歷代大公教會信徒在崇拜中以《使徒信經》宣認的其中一個信仰重點;然而,信徒誦讀信經這段宣言時,到底是否清楚箇中的含意?又是否發自內心的相信?還是不求甚解的「唸口璜」?這句看似毫不起眼,並不涉及三位一體上帝觀的信仰,被一般信徒視為對信徒生活並無實際意義的認信宣言,事實上,卻發人深省的表達了基督徒的世界觀、教會觀及生命觀,為我們揭示一個超越時空,亡者與生者同在基督裏相聯神聖愛的團契。

復活的聖像 亡者的橋樑

同是源於古代教會的東正教,他們以不同類型的聖像(Icons) ,刻記了關乎基督信仰的實在與豐富。聖像畫師不像西方文藝復興風格般以圖象展現此時此地的人和事,他們要把聖像作為天國的窗戶(The Windows to Heaven) ,展示基督信仰諸聖相通的真像。其中,筆者認為在《復活》(Resurrection)的聖像中,最能為我們展現出藉基督的復活帶來超越時空的亡者團契。

《復活》聖像展示復活的耶穌帶領亞當和夏娃離開死亡的境況,進入同樣充滿光照的臨在。耶穌站在中央,他的腳下踏著地獄那被破壞了的門戶,門內還有被毀壞的枷鎖及掛鎖散落的碎片,這道門把死亡營造成一個黑暗無光的洞穴;但復活的耶穌到來,不但把阻隔亡者跟基督的門戶打破,還將門內的撒旦綑綁起來。在聖像中耶穌伸手把在墓穴裏年邁的亞當拉出來;亞當拿著卷軸(記載著彼得前書3:19節中對那些在監獄裏的靈的福音),耶穌另一手拉著夏娃。而在側邊兩旁,大衛、所羅門、施洗約翰及一些先知列隊見證基督復活的救贖大能。

亞當、夏娃、大衛、所羅門、以賽亞及施洗約翰這群生在不同時代的聖徒,在復活基督的大能下連在一起。死亡雖然一度緊緊的操控著他們,但當復活主的手觸碰一切亡者的代表亞當夏娃時,一切又重申展現了生機。這復活聖像刻劃了上帝「進入」死亡的行動,就是進入人類對死亡的沮喪及無力感,透過耶穌的死,死亡本身失去了阻止我們與主聯繫的能力。如此,亡者可以繼續在基督裏成長。

道成肉身的延伸 生者在世的使命

在世的信徒要參與上帝的使命 (Missio Dei),便要深明聖道成人身的真義。道成肉身的基督為要以活生生的生者之軀,將上帝的神性及三一上帝的真實生命與一眾生者分享。基督道成肉身,為要教導在世的信徒透過他的榜樣,轉化為基督的身體中健康的肢體(林後12章保羅對教會的比喻) ,藉著這肢體努力將上帝生命向他人延伸出去,這正是信徒的使命,也是普世教會共同的使命。

十九世紀聖公會神學家哥爾(Charles Gore) 將教會定義為「道成肉身的延伸」(The extension of incarnation) ,正要指出在世基督徒群體同時「在世」及「在基督」裏作為兩者橋樑的使命。生者與基督聯合,為要參與使一切被造的與基督聯合的神聖計劃中。

如此,基督不單藉著其復活克勝死亡對亡者的威脅、也不單藉著其降生教導和指引生者參與上帝的使命;基督更是萬有的聯合者,正如歌西書3章11節背後的精神:惟有基督包含一切,又住在一切之內。因此,基督建立了創造者與被造的一切之間的橋樑,也建立了人和其身處的自然與文化之間的橋樑,更建立了生者與亡者之間的橋樑。因為一切在基督裏面的也可同歸於一。

聖徒相通 超越生死的團契

 整個世界,其實包括可見的和不可見的,生者與亡者亦皆在基督裏聯合,因而得著生命與使命;如此,生者與亡者便不是在永恆的阻隔中;信經中「我信聖徒相通」,想要表達的,正是無論生者與亡者,若是基督裏的聖徒,也可以藉主相通相契合,理論確實如此,但實際上在基督裏,生者和亡者又如何相通呢?

遠在早期教會時代,在世信徒向在基督裏亡故的先哲前賢表示尊崇,他們深信在世及亡故信徒可以藉著彼此代禱,延續彼此的連繫,他們深信聖徒相通不會因死亡而隔斷這一由基督設立的團契。這個超越生死相通的團契所以為神聖,因為所有信徒也在上帝神聖生命中一分,這不是源自自身的任何德行能力賺取回來,乃是由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愛中得來。我們效法為我們代禱的基督,藉著禱告的力量,人脫離自義和自我中心的生活,投向愛上帝及將愛延伸開去的生命方向。

 透過禱告,信徒走出自我,投向上帝及他人的生命,以上帝及他人為念,從而跟上帝與他人相連。如此,代禱的操練不獨適用於現世的教會團契內,在更宏大無形,包括生者與亡者的團契內,我們仍可與亡者共禱(pray with the departed) ,或為亡者禱告(pray for the departed) ,若我們相信亡者與生者在與基督聯合的狀態存在著不同階段的差別,正如信徒請求一些在世的屬靈導師代禱一樣,信徒也可以邀請過去的聖徒為我們祈禱,因他們或許更清楚我們的真實需要。

以上談論到生者與亡者彼此代禱的傳統,其實是大公教會歷史裏寶貴的信仰財產,只是香港信徒較受美式福音派信仰主導,而遺失了這優美的屬靈傳統。但請不要誤會我在鼓勵信徒迷信地向亡者祈禱(pray to the departed) 。筆者只是想指出,教會內信徒彼此代禱的邏輯,絕不應限制在現世局部的教會裏,也應包含歷世歷代諸聖前賢,在基督內超越生死的神聖大公教會團契中的彼此代禱,不是更能引證基督愛中聯合那無與倫比的威力嗎?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無論是生或死,基督的愛也可以將兩下合而為一,聯合在這愛的團契裏,與至親的分隔,未必如我們想象般遙遠。在去年,我寫了一本書,名為《Faith一般的信》。這本書由十五封信組成,是我寫給已忘故的恩師沈宣仁教授的信,書中我寫道:「我們都相信《使徒信經》所謂的「聖徒相通」,教會不獨指現世可見的教會組織,她更是超越時空地域及生死的信徒群體,在這「無形的教會」(invisible church)內,死亡不能阻隔開彼此的交通。這些信件所寫的內容,我真的盼望把我對你的印象、在你身上所學到的和被你激勵而發展中的,一一與在天國的你分享。」的確,在基督裏的信徒應有如此的自信,能透過禱告、寫作或其他不同模式,跟亡故的聖者相通相交(請不要誤會這是交鬼,亡故的聖徒得著基督的生命,他們絕不是鬼!) ,因為我信聖徒相通。